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一百四十二章将军府
    这是什么?

    难道这条白骨之路才是真正的重头戏?

    水月弯就这么试着顺着这条道路走下去,一步一步的极其小心,因为不知道这条路到底是通往哪里,又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片刻之后,水月弯唇角抽抽的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石门,一脚就是踢了上去,口中低斥道:“这凶地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千万别告诉我我踹这么一脚这门就开了!”

    只是这不忿的骂声才刚落下去……

    轰隆隆!

    那看起来就是上吨重的石门就这么没节操的开了!

    水月弯:“……”

    只是下一刻,水月弯马上就是闪到了一边,鼻尖微动,嗅着空气之中传递而来的血腥味,几乎是下一秒又是扯了身上的一块布料,将自己的面容遮住。

    自从进来这地方,没有什么危险,但不代表着其他人看见自己半点没有受到伤害的模样不会起歹心,水月弯掩饰好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就是要提步跨入这大门。

    这边的石门一开,几乎是瞬间那对战的二人就是察觉到了,随后就是有些警惕的看了过来,双眸之中防备之色极为浓郁。

    水月弯一眼看去,并没有发现什么熟悉的面孔,当下就是没有了兴致,就打算绕过他们离开。

    但是她想走,还有人不愿意她走呢!

    “你是谁!从哪里出来的!”问话的那人眼中全都是惊惧。

    方才这里可是没有这一扇石门的,但是现在却是突然出现?还走出来一个女人?

    而且这个女人身上,居然是半点都没有伤痕与打斗的痕迹?

    看上去还是个瞎子!

    那帮人彻底的愣住了。

    要知道这里可是云雾凶地的内围范围!其山精野怪,毒花毒草,凶猛野兽遍地都是!

    他们这一行人原本是有上百个的!

    但是现在就只剩下这寥寥十数个了!

    就算是这样,他他妈身上也是各种伤**叉错乱,狼狈的不行。

    现在这个女人……是来观光的吗!

    那两方人马看向水月弯渐渐离去,看样子是毫不设防的背影,在心中同时冒出这么一个想法:

    这女人,有云雾凶地的地图!

    绝对的!

    必须的!

    因为从来没有人进入云雾凶地之时还是这般整洁干净,更甚至于连粗气都没有喘上一口!

    若是能够将这女人给留下为他们所用……

    当下就有人上前道:“姑娘请留步!在下是一水国侍郎府之人,看姑娘孤身一人,在此地却是极为危险,不如与我等同行?”

    “不好意思,没兴趣。”水月弯连头都没回,只听到淡淡的语声传来,身影却是走的一点不慢,几乎就快要转过拐角了。

    “呸!你们侍郎府的人还要不要脸了!人家一个人走的好好的,凭什么要跟你一起走?”那对面之人也不知是不是侍郎府的对头,听了这话就是毫不留情的讥讽,“不就是看上了人家手里的地图嘛,还装腔作势的演给谁看啊?就欺负人家姑娘眼睛看不见不成?”

    那侍郎府的人的真实面目被揭穿,顿时就是炸毛的刺猬似的怒吼道:“胡说八道!大将军府的人都是这么不要脸吗?你敢说自己不想要?”

    “嘿嘿,老子如果想要,直接说就是了,干吗这样费事情的耍心眼?”

    那五大三粗的汉子像是将军府之人,身上伤痕流出来的血几乎就要把他的衣服给染得通红了,连左手手指都是齐根断掉了两支,饶是如此,那人还是龇着一口铁牙,手中的长刀握得紧紧的,对面前的人是满脸的不齿。

    “我将军府的大小姐就是你侍郎府的那个大小姐害死的!臭不要脸的娘们儿,害死了人还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连带着把小小姐和小公子也害到了那步田地,果然侍郎府的人就是蛇鼠一窝,一样的卑劣!”

    “休要血口喷人!分明是那安美素横刀夺爱在先,抢了大小姐的夫君!现在死了那是受不了我侍郎府的福泽,死了都是活该!”

    “你他妈放屁!”

    那将军府一群人瞬间就是大怒,那领头之人更是一把扬起大刀就是劈砍了上去,双眼怒红的模样极为渗人。

    见对方果然怒了,侍郎府之人顿时就是哈哈大笑,扬剑也是迎了上去,但是将军府之人在急怒之下,竟是被气的连招式都没有了章法,眼看着那刀剑都是齐齐的冲着他的脖子横切而来!

    正在这时,一道漆黑光影飙射而来,强大的力道直接就是将那刀刀剑剑一把卷起,随后那捆成一团的重兵器顺势朝着侍郎府的人狠狠丢了过去!

    轰!

    十数柄刀剑捆成一团,还是很重的,顿时那头先冲上来最为积极的那人就是遭受重击,脸胸膛都是塌陷下去一块,喷出几口鲜血之后就是头一歪,失去了声息。

    这一下子,来得猝不及防。

    将军府那帮人几乎傻掉了,木愣愣的转头看去。

    黑暗的石穴通道中,阴暗又潮湿,间或还有些许几只蝙蝠叽叽叫着仓皇飞过,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水月弯将黑带缓缓缠绕在手中,一身黑衣的出现在将军府之人面前。

    漫不经心的瞥过这些人狼狈的样子,水月弯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们是一水国将军府的人?”

    “哪个将军府?”

    一水国因为有炎破天在,所以军事实力极为强盛,将军也是有着好几位,但是要说起其中哪一位最让人扼腕的话,那就只有安斯安大将军了。

    为国征战多年,可谓是鞠躬尽瘁,忠心耿耿,几年前却不知为何渐渐式微,,现今威势已经大不如前。

    而且,这姓安啊……

    那人虽然是个莽夫,但是能够进到这里来就代表着对方并不是满脑子肌肉的傻蛋,看着对面将自己的面容遮掩的半分不露,甚至还有些滑稽的女子,却是不敢肯定对方的善恶。

    即便是对方刚刚才救下他。

    但是他们不说,不代表着对面那几人不说啊!

    现在还不知这厉害女人是敌是友,但若是将军府的敌人……

    “姑娘可是与将军府有仇?那么就太好了!”那侍郎府中有人兴奋的出声,“他们都是安斯那个老匹夫的手下,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