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一百四十一章友善的凶地
    没事!

    接下来,那两人就看见了他们这一生至死都不会忘记的一幕。

    那绝美容颜的女子,直接就是无视了那脚下翻滚的毒沼泽,一步一步半点没有迟疑的往前而去,没一会儿就被雾气遮掩了身形,只能看到一团黑影,正在不断远去。

    他娘的,他们是出现幻觉了吗?

    顿时那两名寻宝者中的其中一人就是小心翼翼的推了推身边的人,问了:“你看到了没?”

    那人傻愣愣的:“我看到天上的仙女了……”

    “原来不是错觉啊……”刚开始说话那人满脸兴奋,“是不是云雾凶地的毒退了?”

    说着,这人试着将脚伸进沼泽中,但是下一秒,从沼泽中传来的吸力直接把他的脚给拉了进去!

    灭顶的毒素在瞬间侵入!

    “啊啊啊!虎子救我!”

    那作死的人被旁边的人手忙脚乱的拉了上来,痛的眼泪鼻涕起飞,看着脚上被腐蚀的只剩下一层薄薄血肉的腿脚,白眼一翻,直接是昏了过去。

    这一些,水月弯全都不知道。

    她觉得这地方很是有些诡异!

    嗯,树木有毒,水月弯上去,原本想取些汁液存着,但是刚刚靠近,金针都还没取出来呢!

    水月弯目瞪口呆的盯着那树梢上缓缓渗出来的绿色液体,眉头都皱的紧紧的了!

    而且!

    水月弯又是看向自己脚下。

    这沼泽之中,似乎生存着什么生物,不大,但是数量绝对极多,就像现代的食人鱼。

    只有手指粗细的鱼,不过是五分钟的时间,就能把一头成年黄牛给啃成骨架。

    水月弯刚才试着丢了一块干粮下去……

    不用五分钟,几秒钟就已经连渣都不剩了!

    但是水月弯的脚,现在碰到哪里,哪里的沼泽就是固化了,那些噬人的东西居然根本没有办法跑到她身上来!

    水月弯有些郁闷的蹲下身子盯着这沼泽,倏地探出一根手指,蹭的就戳了下去!

    发出一声轻轻的砰声。

    水月弯唇角抽搐。

    一根手指这么大的地儿,也固化了。

    正在这个时候,一条似鱼非鱼,满口利齿几乎占了身子一大半,长相怪异渗人的胖鱼,突然一下子从沼泽中跳了出来,长大的嘴巴泛着森寒的厉光,冲着水月弯的小手噬咬而来!

    水月弯方才在想事情,居然真的没有注意到这一指长的小鱼!

    “糟了!”水月弯急急的收手!

    但是貌似有些来不及。

    砰……

    像是什么东西一头撞上了玻璃的声音,水月弯呆呆的看着那条长相古怪的鱼满眼蚊香圈的掉回泥里,而那硬生生撞晕的身子,则是被它的同伴当成了尸体,呼噜噜的一下子啃了个干净!

    水月弯看着自己小手上溅到的一些毒泥,眼睁睁的看着这粘性颇大的泥,像是滚落在荷叶上的露珠一样,刺溜一下就从自己的手间滑落了下去!

    水月弯几乎抓狂!

    这云雾凶地,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不是说没有完全准备绝对不能轻易进入吗?

    不是说进十个死九个吗?

    自己难道是进了假的凶地?

    在她看来,自己就像是被什么东西隔离开了的模样,这凶地中的万事万物知道自己在这里,看得见自己也闻得到自己!

    他们还想攻击自己,但是就是碰不着自己!

    为什么?

    水月弯抓了抓为了方便而绾在头顶的长发,及其不解。

    “难道是……昊天水镜知道我来了?”水月弯喃喃自语。

    那也不对呀,据炎破天所说,这昊天水镜可是三百年前就已经在这里了,自己穿越过来才多久?

    况且,昊天水镜即便是逆天,又怎么可能在这么远的距离保护住她?

    在前世可都是没有这么大的威能!

    却想越是无解,而心中那道召唤的波动却是越加的旺盛了,连带着异能都是有些不受控制,双瞳之中幽蓝水波若隐若现。

    在昏暗的林间就像是鬼火一般灼灼闪光。

    水月弯微微拿手挡住眼。

    似乎来到了这里,连异能都不受控制了,眼睛的异变也是越加明显,这云雾凶地,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这凶地之中没有多少人烟,但是也不乏像刚才那样的寻宝者,所以自己这一双眼若是让然看到了,只怕是又要生一些事端,所以水月弯着急忙慌的,直接是撕下了一块黑衣布料将自己的眼睛给蒙上了!

    有的时候,双眼看到的,还不如异能的感知来的精确。

    所以水月弯现在看上去,就是个盲眼的黑衣姑娘,不小心进入了这里。

    沼泽虽然宽广,却没有对水月弯造成了什么阻碍,所以水月弯很快就进入了凶地的中为范围。

    这地方,总该是有些危险性了吧?

    然而水月弯发现,自己还是想多了。

    外围地区跟中围地区的气候简直是相差迥异,外围阴暗潮湿,但是内围……水月弯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这一片辽阔的大草原,微风习习,草香怡人,硬生生的止住了那想要躺下去好好享受一番的冲动。

    水月弯觉得这云雾凶地无时无刻不在给自己惊喜!

    直到现在水月弯的脑袋还有些懵懵的,甚至想转个头回去,抓个人问问自己是不是走错了!

    踏出一步,落下,半点事情没有,一步一步,直到某一个时间节点,水月弯脚下一顿,被脚下异常坚硬的触感给摄取了心神。

    “这是?”

    水月弯蹲下身子,瞳孔微缩的看着那露出泥土之外的些许森白颜色,小手将之扯了出来。

    人骨!

    这赫然是一块不知在这儿存在了多少年,有些发黄腐朽的人骨!

    这么说,这里的确是有危险的喽?

    水月弯抛开手中只肖看一眼就知道还留有余毒的人骨,继续走,但是走着走着,水月弯终于是发现了不对劲。

    看着转了半天又是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块人骨,水月弯有些激动。

    “迷阵?还是幻术?”终于有点小危险了!

    水月弯站在一处稍高一些的坡地,放眼望去,瞬间差点没给跪了!

    “有没有搞错?”

    水月弯崩溃的看着那条一溜儿拿人骨排成的小路,深深的无奈了。

    水月弯不懂幻阵,所以不知道怎么破。

    但是这大大小小的骨头,排在半腿高的青草间,远远的往一个方向延伸出去,是个人都看得见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