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一百三十六章隔阂
    苏警垂首,半句话不言,只是用几乎能杀人的目光盯着那已经被削去了一只手的男人,并不辩驳。

    只要想起那肮脏的男人会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苏警就很是不淡定。

    这帮人,该死!

    微弓着身子,苏警刚想窜出去将这帮人全部杀光的时候,水月弯却是突然将小手伸到苏警与水果儿的面前,小巧的掌心之间,滚落着一颗圆溜溜的药丸,隐隐间有淡淡的芳香气息传出。

    “服下。”

    苏警与水果儿二话不说,拿过药丸直接吞入腹中。

    水月弯水眸微含笑意,转向那微微退后了几步的人群,随后小手轻扬,自耳后揭下面纱。

    云雾镇与其名字一样,不知为何这空气中总是淡淡的浮着一层雾气,朦朦胧胧的,看上去极为梦幻。

    而这等梦幻在遇到一个犹如梦中走出来的仙子美人之后,就好像陈年美酒一样,那般动人场景是真的可以将人醉死的!

    眉目如画,精致白皙,双眉双眸,都如同是一笔一划勾勒成的一般,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已经明媚了整个云雾小镇。

    在场一片安静,紧接着其中唯一的几名女子就是看向了她身后的男人,顿时几道压抑的低低惊呼响起。

    她背后那个男人,先前太过惊骇没有看清楚,现在看去,绝代容颜居然是完全不输于数天前突然出现在这里杀伐可怖却俊美无匹的男人!

    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最近云雾镇没有什么大事,为什么有这么多看起来就不一般的人来到这里?

    “是不是觉得,我很美?”水月弯唇角勾着一丝笑意,看着面前这一帮乌合之众,残酷之色快速自眸间略过。

    苏警将视线落在她的侧颜上,双眸不自觉的略微火热了些。

    在场的也有个把女子,却是个个都将火热的视线看向那一看就让人想犯罪的男子,有心想要说几句酸话,但是对上那双冷眼却是半点都说不出来。

    这女子,的确是美到无法用言语言说。

    在场众人都是不自觉的点头。

    水月弯轻轻一笑,遮住水果儿的双眸:

    “既然这样,你们可以去死了。”话落,先是抱着小家伙,又扯着苏警,迅速闪到了一边。

    几乎就是这句话落下的瞬间!

    砰!

    离水月弯最近的那名男子,就是被砍掉手臂的那名男子,离得最近,也看的最痴迷,身体毫无预兆的就是化成了漫天肉沫!

    “怎么,怎么回事!”

    “爆炸了!居然爆炸了!”

    “好恶心!”

    ……

    漫天血雨夹带着肉沫,洋洋洒洒,血水还带着丝丝温热,喷溅到在场之人的脸上身上,呆傻傻的,似乎不敢相信面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砰!

    第二场血雨……

    众人心中不可抑制的升起一股寒气。

    砰!

    第三场……

    到了最后,几乎就是砰砰声连成了一片,几乎在一声爆响之后,紧接着就是另一声!

    这下子,再傻的人都知道是为什么了!

    剩余之人皆是将视线转向那站的远远看戏的女子,更有甚者已经是狂奔着向那边去了,随后就是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求爷爷告奶奶的。

    水果儿被蒙住双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还是听得见声音,差不多知道发生了什么,当下心里不但没有恐惧,居然还有点点的骄傲与过瘾!

    让你欺负姐姐,活该!

    自家姐姐是最棒的!

    那些满身鲜血,满目惶恐的人们跪在地上,水月弯却不知为何有些恍惚,仿佛是这样的场景,本就应当……

    水月弯晃晃脑袋,将这奇怪的想法抛出脑海,理都不理那帮人,转身便走,而就在水月弯刚刚走出一段距离之后,那砰声依旧是响个不停。

    数十人之多,全数都是如同水月弯之前说的那样,看到了她的容颜,就可以消失了,就是其中的几名女子都是没有放过,真真是红颜销骨。

    两人加快脚步,丝毫不管身后已经是怎么样一副人间炼狱。

    “中了这个药,只要见到尚且美丽之人的容貌,就会像刚才那样。”水月弯边走边道,“不论男女。”

    苏警半天才憋出来两个字:“好药!”

    “那就,送你一包。”水月弯看着苏警那容貌,认为是在有必要在身上藏点这样的药粉,“还有这个,是解药。”

    苏警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心态,木愣愣的抬手接过了。

    两人继续闷头往镇口赶,苏警像是憋了许久似的,又是开口问道:

    “为什么抛下行一行二他们?”

    水月弯脚步依旧是很快:“为什么要让他们跟着?”

    苏警默然。

    可是他们是炎破天的人不是吗?炎破天又是你的……男人不是吗?

    水月弯到底在想些什么?

    纵然知道可能是妄想,但是苏警心中依旧是升起了几分对于这份妄想的渴望。

    “我只是不想有太多人去罢了。”水月弯淡淡的道,摸了摸水果儿的头道,“那枚令牌倒是有用,拿出来唬唬人倒是不错。”

    “也不知道这城镇之中有没有药店,我还可以去多配置一些药物。”

    苏警不知为何有些怒气:“我问的不是这个!”

    水月弯脚步一停,眸光莫名的反问道:“那你说的是什么?”

    “是为什么要瞒着炎破天的人进入凶地呢,还是好奇我与炎破天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这不是你该管的,苏警。”

    水果儿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拉拉苏警的袖子道:“漂亮小哥哥,姐姐不喜欢九王爷大大。”

    苏警倏地看向水果儿,皱眉又看向水月弯。

    可是,那天他们明明……

    “不对不对,也不是不喜欢,反正是……反正是……哎呀果儿也不懂啦!”

    都说孩子的心思最为敏感,最为纯洁,现下水月弯可算是见识到了。

    却是也没什么,只不过是不信任罢了,对他的不信任,也是对自己的不信任。

    他知道什么秘辛,而且是与自己相关,但是他却不知为何不说,只是在暗中观察她,试探她,这才是水月弯在意的地方。

    就好像现在,她敢打赌,炎破天他一定就在这城镇之中,更甚者,已经进入了云雾凶地。

    却不告诉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