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一百三十三章受伤的男人
    行一行二对视一眼,行二小心翼翼的唤道:“姑娘?”

    水月弯应道:“没什么,想让果儿感受到瘦的威力。”

    瘦的……威力?

    几人几乎哭笑不得。

    姑娘啊,小公子如今也才七岁啊!

    七岁的孩子胖胖的这也正常吧?

    “减到两碗!”水果儿深处两个手指头,试探的道。

    面纱下,水月弯唇角轻扬:“成交!”

    夜已深,赶路的人们都已经是精疲力尽,众人都已经歇息。

    ……

    骄阳升起,暖暖融融。

    大道上,一辆马车始终都是控制着不快不慢的速度,驾驶的稳当极了。

    普通的马车之后,吊着一根粗粗的麻绳,麻绳另一头绑在一个孩子的腰间,随着马车的跑动,拉力拽动着孩子往前跑。

    孩子微闭着眼睛,眼头都是汗水,呼哧呼哧的喘气。

    水月弯懒懒的歪倒在车厢中,手上捧着一本医书,时不时的翻过一页,因为是在马车中,所以水月弯并没有戴上面纱,白皙娇美的容颜上,丹凤眸淡淡的,偶尔瞥向马车帘子外间,会闪过一丝满意之色。

    从那个客栈出来已经有约莫七日了,只要过了今天,明天就能进入云雾凶地外围之界,不知为何,行程比她想象中的顺利的多。

    那小家伙,居然也是坚持了这么久的时间。

    水月弯直起身子,微微掀开侧帘,含笑的清冷嗓音就是缓缓传了出去:“可要歇一会儿?”

    水果儿被阳光刺得有些睁不开的双眼顿时一亮:“要!”

    水月弯微微一笑:“还有一炷香。”

    “姐你这是虐待!”

    身后即刻就是传来水果儿不依不饶却中气十足的喊声。

    “好了苏警,一炷香后,找个地方歇息下,在这荒郊野岭的,怕是找不到客栈了。”

    苏警低低的应了一声是。

    一炷香很快就到了,几乎是马车一停下,水果儿就跟着停下了,狠狠地喘了几口气,连腰上的绳子都是来不及解,气鼓鼓的跑到马车前头,水月弯正含笑注视着他。

    刚才还嚣张的气焰,现在就刺溜一下跑没了。

    小家伙还有点扭捏:“姐,我想吃你做的烤肉。”

    水月弯微微蹲下身子,给他松开绳子,半点不嫌弃的摸摸他的头,应下道:“这有何难,今天就当是奖励你的。”

    “果儿很棒哦。”

    水果儿跑动后的小脸原本是红扑扑的,放才消下去了一些,闻言又是蹭的一声,几不可见的又是红上了几分,稚嫩的眸中,浅浅的依赖之色微微波动。

    原本第一天跑的时候,是很难受的嘛,但是第二天,第三天之后,就觉得不难受了些,接下来的几天,那种速度,自己很轻松的就能跟上。

    而且他发现哦,姐姐似乎很担心他的,一直在马车上偷看他,明明嘴上说不管他,但是还是亲自下厨给他做吃的。

    不论是漂亮小哥哥,还有行一行二都没有的!

    而且自己现在也不会像在丞相府一样,跑一会儿就会累……

    水果儿双眸明亮,那眉宇间微微的骄纵之气也是化去了些。

    水月弯自袖间掏出面纱戴上,看向正在忙碌着的几人,道:“我去打些猎物回来。”

    “姑娘不可!”行一冷着脸制止。

    “山林之中,若是遇到什么歹人……”行二担忧道。

    苏警虽然没说话,但是双目之中明明白白的就是拒绝的意思。

    水月弯几乎是哭笑不得。

    这帮人将自己当成瓷娃娃了是不是?

    他们当初还是在自己手下吃过亏的好不好?

    水月弯手间出现了几枚金针,微微笑道:“要比划比划吗?”

    顿时,三人闭嘴。

    果儿留在营地,水月弯身影缓缓没入林间消失不见。

    行一突然皱了皱眉,不确定的道:“我总觉得日后,王爷会砍死我们。”

    行二抖了抖:“为什么?”

    “不知道。”

    ……

    与那时候三不管之外的小林子不同,这里的树木更加巨大些,也更加茂盛些,而且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靠近了云雾凶地的缘故,水月弯总觉得有几分诡异。

    连空气都更加潮湿一些。

    但是现在还是在林子的外围不是吗?

    难道……是因为昊天水镜改变了这里的环境?

    不过暂且是没有什么危险就对了。水月弯摇摇头,决定暂且不去想这件事。

    捕猎对于她来说是很简单的事情,前世在出任务的时候没少自己亲自动手,白影在林间急速奔跑,不时几枚金光闪现而出,只是不一会儿就抓了一些山鸡,还有两只兔子,哦,还有一条蟒蛇来着,先前它想攻击水月弯,结果自己倒是成了她的食物。

    任务达成,水月弯准备打道回府,正要路过可大树之下,却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正在急速接近,顿时就是豁然转头!

    入眼之处,什么都没有。

    水月弯微微皱眉。难道是幻觉?

    不,以她的耳力,不可能听错。

    水月弯清灵耀眼的丹凤眸淡淡的,双眸微动,异能在这么久的休养生息之下已经恢复了不少,所以她能清清楚楚的听到那七点钟方向大约三百米处的低低交谈声。

    “这女人出现的真诡异,也不知道是不是跟那个人有关。”

    “不可能,那人已经是单身一人,所有的护卫都被杀,自己都深受重伤,哪里还有别的帮手?”

    “但是她好像发现了我们的存在!”

    随后似乎是有数人不屑的笑了笑:“这女人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不过就是抓了条和几只鸡就吓到你了?”

    “快去找人,主子说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人没有再说话了,水月弯便也听不见了。

    有趣有趣,按照这个套路,随后自己会不会就捡到他们嘴里说的那个受伤的……男人?

    水月弯拐过一个拐角,脚下却突然一停,旋即纤细的眉间就是一皱,心下纳罕。

    微微走进几步,水月弯看清了那绊住她的东西之后,就是忍不住的挑眉。

    很明显,那是只男人的脚。

    倒在地上的男人倒是选了个好地方,三棵树长得极为茂盛,也极为粗大,巧巧的能将他全部包围起来。

    更何况还有丛生的灌木,将他遮得严严实实的,又是在拐角的死角,难怪那几名杀手都是没有发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