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一百三十章被吓到了
    苏警不想吐,但是就这么在脑子里过一遍,似乎也挺恶心的。

    “我还想吃饭。”

    “好啊,那回头就来一个猪肝猪心,猪脑猪肠子,煎炒煮炸蒸焗焖炖?”

    苏警那张艳丽的脸上,满是无奈。

    水果儿吐得双腿发软。

    见那两人这样子,水月弯深深反思。

    很恶心吗,没有吧?

    果儿吐成那样也就罢了,怎么苏警的脸色也那么难看?

    这货杀过的人,保不齐比她还要多上几分,装什么呢!

    “不想看的话,最好把头转过去。”水月弯道。

    因为地上那个原本正在蠕动的人,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像是上了发条似的,在地上疯狂的扭动。

    嗯,很疯狂很疯狂!

    疯狂的苏警都快看不下去了!

    王五先前不是被水月弯喂了药么?

    那只是最普通的痒痒粉罢了,当初,水月弯也对太子爷用过,但是那只是皮肤接触,如今可是直接喝下去的。

    药在外,痒在外;药在内……呵呵,你说痒在哪儿?

    王五现在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有几百只耗子,几百只猫,几百只狗……拿那一身的毛去蹭他,不是在皮肤外面柔软的蹭,而像是从身体内部,疯狂的蹭!

    全身的细胞,全身的触觉感受神经好像都被放大了几百倍,几千倍,几万倍一样,由小小的细胞开始,轰然炸开,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蔓延,扩张,继而到整个脏器,整个体内,表外的皮肤反而是最为舒服的地方。

    “啊!啊!啊!”

    下巴被卸了,喊不出。

    双手都被砍了,挠不到。

    王五只能在地上像只肉虫子一样的扭动,期待着冰凉的地面可以缓解一下身体上的痛痒。

    对,不止还有痒,还有痛!是一种难以描述的痛!

    不是剧痛,不是极痛,像是那种……结疤了之后,痒痒的麻麻的,但是当你想要把那个疤印给揭下来的时候,那种难以言喻的钝痛。

    体内奇痒,还有一种想抓抓不着的钝痛,麻痒,构成的效果简直是天塌地陷的!

    王五眼泪鼻涕口水乱飞,面色涨的青紫,双眸几乎要弹出了眼眶去!

    但是又喊不出来!发泄不出来!

    “呜!啊!呜!”

    只是不过片刻,王五那疯狂的扭动就已经磨破了身上的皮,整个人像是刚被扒皮的猪一样,有些诡异的嫩红,恶心极了。

    感觉再这么摩擦下去,那身皮都要烂了。

    水月弯并没有捂住水果儿的双眼,只是缓缓的将原本放在他脑袋上的手收了回来背在身后,身形退远了些。

    她水月弯的弟弟,怎么能不会见血?

    不过这小子,倒真是出乎了她的意料,居然看了这么久还没晕倒?

    水月弯倒真是有些疑惑了,上前戳了戳水果儿,下一秒只看见那小小的人儿砰的一声就往前扑去,亏得水月弯眼疾手快的给捞了回来。

    翻开果儿的眼皮,水月弯扶额。

    果不其然哪,给晕了。

    水月弯几乎是哭笑不得,但是却也知道不能太过,于是便将水果儿抱起来,随后一枚金针就是扎进了其百会穴。

    水果儿悠悠醒来,只是一醒来,耳边就是传入了原本那男人的痛苦嘶吼声,顿时小脸就是白了几分,小小的手臂抓开水月弯的怀抱,一下子就是窜了出去,险些没有摔倒。

    “果儿。”水月弯淡淡唤道。

    那一边,水果儿面色惨白,眼睛也是不敢看向水月弯,更加不敢放在王五身上。

    就像是接受不了什么似的,看上去有点受打击。

    半句话都没说,直接就是哒哒哒的跑上楼了,随后砰的一声传来了关门的声音。

    水月弯揉揉额头,真是颇有些郁闷。

    “苏警,我是不是太突然了?”

    看水月弯难得有些迷惑的模样,苏警半点原则都没有的摇头:“没有,一点都不突然。”

    “哦……”水月弯不信。

    视线又是转回到地面上那个已经把自己磨的惨不忍睹的人身上。

    淡淡丢下一句:“将这店内的地面全都毁掉。”

    “但是也不要震的太平。”

    随着女子轻巧的上楼声音,苏警点点头,丢出一锭银子给那掌柜的之后,脚下就是狠狠一跺,内力一震,顿时在王五的能够滚到的地方,所有的地面都在那一刹那蹦碎,露出了坚硬的菱角以及凹凸不平的地面。

    原本正常人在这样的地面上,即便是站着都难受,但是现在可不一样。

    王五整个身子都是奇痒难捱,但是就是没有办法能够挠到!

    所以现在,这就好像是瞌睡送上了枕头一样,简直是太合时宜了!

    王五满眼都是癫狂的狂热,身子在那些尖利的棱角上拼命摩擦!摩擦!摩擦!

    与平地比起来,只是那么瞬间,王五身上的皮肤就已经碎裂的不成样子了,更甚至于像是感受不到痛楚似的,还在拼命摩擦。

    那血肉,都挂在石尖上拉丝了。

    当然,无关紧要之人,不必要投入太多。

    楼上。

    方才楼下之人因为那一场胡闹已经散了个干净,但是楼上还有人没有受到惊扰的,人迹活动的房间还挺多,所以现在还真是不知道水果儿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难打要一个一个去找吗?

    水月弯扶额,索性就是沟通了空气中微薄的水分子,片刻之后,目标明确的往其中还一个方向走。

    这小子倒是跑得快,而且看起来倒像是睡着了的模样。

    方才还被吓成这样,现在就睡着了?

    水月弯轻轻推门进入,走到床边,水眸微动,等看到水果儿那张红润的小脸之后险些失笑了出来。

    眼珠子还在乱转,这像是睡着了的样子吗?

    “今天我亲自下厨。”水月弯坐到床边,明显看到那个小家伙的双拳握了起来,身子也是倏地僵硬了下来,轻笑一声,“若是想吃的话,那便在晚饭之前下来,不然的话,可就任由你饿着了。”

    闻言,水果儿小手颤了颤,仿佛是默默地吞了吞口水,微微掀开眼皮,入眼的就是水月弯含笑的双眸。

    水果儿赶紧闭上眼睛。

    哼,姐姐居然是这样嗜杀成性、残忍的,这让他果儿怎么接受?

    就不理……

    就不理好,今日完毕!

    豆芽是不是超级勤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