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一百二十九章暴力踩断
    !!!

    咳咳咳咳咳咳咳!

    这一句话说说出来,不仅仅是行二掏了掏耳朵,就是那边正往这边走来的苏警与行一都是险些脚下一个踉跄!

    水果儿看看王五那张惨不忍睹的脸,脑子里又想起九王爷大大那张风华绝代的俊脸,险些就是哭出声了。

    姐!你要是敢真的做出这么不靠谱的事情来,果儿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水月弯脊背僵硬,好些时间才缓缓恢复柔软,在抬头时,那双眸中已经是熊熊蓝光,如火焰精灵般,跳跃舞动!

    “啊!”

    客栈中的人早已经跑了个精光,而水月弯这张桌子又是在角落中,所以此刻水月弯面前就只有王五一人,顿时那双流光溢彩却诡异至极的丹凤眸就是毫无阻碍的落入了王五眼中。

    当下就是一声撕心裂肺的咆哮。

    “什么……什么东西!鬼啊!”

    那王五足足有八尺多高,此刻却被娇小的水月弯给吓得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指着水月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翻来覆去就只有这么几个字念叨来念叨去。

    水果儿不解的看着王五突然失态的样子,疑惑的偏了偏头。

    虽然这人说的话确实很恶心,但是他们什么都没做啊?

    身后那三人汇聚到一起,也是面面相觑,眼神交流间,传递着一个信息:

    姑娘水月弯又下药了。

    “姐,他这是怎么了?”果儿拉着水月弯的袖子,往她背后躲了躲。

    “哼!”水月弯冷哼一声,将他往身后塞了塞,袖袍微动间,粉末悄无声息的逸出。

    “原本还以为无聊的能够玩玩,没想到这人说话这么恶心。”

    水月弯皱着眉头,水眸中的蓝光已经隐去,头一次这么见情绪的不满。

    水月弯内敛,话不多。难得像此次一般有了吐槽的冲动,那嫌恶的鄙视,几乎就要满溢出来了。

    “行一行二,你们且去这家伙的老巢,东西全部给我搬空!一个活物都不许留!”

    水月弯那颇有些气急败坏的嗓音传来,行一行二皆是对视一眼,身影如风一般窜了出去。

    居然敢说水果儿是她的儿子?

    这人的眼睛是有多瞎?

    什么叫还爱他?她爱过这恶心的东西吗?

    就连炎破天她都不知道!

    水月弯彻彻底底的表示,自己真的被恶心到了。

    苏警走上前来,长剑已经握在手中,更甚至于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一副要将人抽筋拔骨的模样。

    “不用了,你也一起去,将那恶心的地方给我烧了!”

    苏警沉默,颇有些暗戳戳道:那两人的主子都被人说成前夫了,恐怕早就气的不行了,哪还需要自己来烧啊。

    撇头:“我想不用了。”

    水月弯转头看他,索性也就不再多言,拿下巴点了点那男人,水月弯冷声道:“把他的嘴巴给我扒开!”

    苏警依言照做,手也不知怎么弄的,只听到卡巴一声,那男人的下巴直接就脱臼了,现在是想说话,想尖叫都发不出声音来,支支吾吾的像只被困住的狼狗。

    水月弯手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喇喇的捏了把粉末,准准的一扬,顿时就是全部飞进了那男人的嘴巴里,半点都没有浪费,苏警又随意取过一杯茶水,咕嘟嘟嘟全给王五灌下去,再揪住下巴狠狠的晃一晃,像是直接搅匀似的,然后有力的手往上一抬。

    咕咚。

    那药水就被吞了下去。

    下巴颏儿被人卸了,一只手也断了,原本已经不再疼痛的断臂现在却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痛苦,简直就像是有火在烧一般,并且伴随着时间的流逝,那痛楚还在继续往上涨!

    王五此刻已经是痛的脸部神经都有些抽搐了,但是只能啊啊啊的瞎叫唤,半点实字都是说不出来,满脸狰狞的模样吓到了水果儿。

    小包子哇的一声就哭了,抓着自家老姐的裙摆那眼泪鼻涕一通擦。

    水月弯嫌弃的将他的脸蛋转开,似是安抚的拍拍他的脑袋,最后就是看向那已经受不了浑身的痛麻痒在地上疯狂打滚的王五,唇角勾起一丝残忍的笑意。

    “你说……帮我养孩子?”

    那王五看上去是个强壮的,但是之前被行二那杀人魔一般的样子给吓住了,随后又是被水月弯诡异的双眸给吓住了,所以到了现在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这女人是在玩弄自己,在耍自己!

    她哪里是真的想要自己的钱,她是想顺藤摸瓜把庄子里全部的钱都给顺走!

    原本自己这帮小弟可能还不用死的,但是现在……

    话已经说出,已经成了事实。

    王五嘴边的血沫子越来越多,无法闭合的嘴连口水都是兜不住,流到地上鲜红的一片,粘稠夹杂着鲜红,简直是再恶心不过。

    “你还说要娶我做娘子是不是?”水月弯再次似笑非笑的道,像是没看见王五惊惧后悔的眼神似的,凶残的一脚踏上王五的另一支完好的手臂,狠狠一碾!

    “啊!”破碎的痛吼声从王五的口中传出,刹那间鲜血四溅!

    这一脚难道是跟你开玩笑的吗?

    水月弯脚下发力,更甚至于用上了异能的加持!

    于是那王五的那只手臂,被水月弯一脚踩断!

    不是连肉连筋的,是完完全全与躯体分离的那种,伤口粗暴到像是被人暴力斩断的猪肉,还能看见森白的骨刺倒刺出来,殷红的骨髓若隐若现。

    客栈之中的血腥味顿时就像是发酵了一般,浓重的让人欲呕,水果儿什么时候见过这样可怕的水月弯,顿时连哭都顾不上了!

    转头就是吐了个稀里哗啦!

    吐啊吐啊,脸色都白了。

    水月弯很嫌弃自家老弟:“吃猪肉的时候怎么不觉得想吐啊?”

    “呕……呕……猪肉……能一样吗?”

    水月弯似笑非笑:“怎么不一样了?宰了之后,还不是白花花,红艳艳,软踏踏,皮毛上还连着几丝晶莹的毛发?”

    “呕!呕!”

    水果儿隔夜饭都快吐出来了!

    “水月弯,别说了。”一旁,苏警的面色亦是有些不好看。

    水月弯奇了。

    “怎么,你也想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