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一百二十三章一场乱象
    “你,我是你爹!你,你敢对我动手吗?”

    水月弯二话不说,那枚粗的吓人的金针直直的就是往水凌波身上扎,吓得当朝的丞相大人脸色都变了,在那金针的针头已经接触到温热的皮肤,那森森寒芒已经临体的时候,大叫出声:

    “一月半!就一月半!不能再多了!”

    “抱歉,现在是两月为限。”

    水月弯依旧没有收回手上的金针,更甚至那枚金针稳步不动的碰触在水凌波的皮肤上,这时候,只要手轻轻一送,那枚金针就会扎进穴道。

    但是水月弯顿住了,一双幽然的眸子盯着面前吓得有些大喘气的水凌波,小手几不可见的一抖。

    只是这么一抖,差点让水凌波吓掉了魂。

    “我是你父亲,是你爹!你若是敢对我下手,就是大逆不道,灭绝人性!”

    道德绑架嘛,不论是哪个时空的人类,都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但是水月弯唇角扬起一丝笑意:

    “我不介意。”

    话落,水月弯手间一弹,双手成拳,顿时水凌波就惊惧的看到,在那细如玉葱的指尖,足足夹着四根泛着光芒的金针!

    手臂拉伸,水月弯没有半分挺停滞,一双丹凤眸中的深色几乎让人一眼望去就会被其中的狂风暴雨给吞没。

    那金针以迅雷般的速度落下来,水凌波吓得尖叫!

    “两个月就两个月!快住手!”

    金针骤停,过了一会儿,水月弯才缓缓将之收回,目中缱绻的杀意渐渐按捺下来。深吸一口气,水月弯推开两步,眸光深深。

    若是水凌波还不答应的话,方才那个穴道,是真的会要人命的。

    水凌波,你的怕死懦弱,再度救回了你的一条命。

    目的达到,水月弯觉得自己该走了。

    毕竟她没有什么兴趣看这两女争一男的戏码。

    收好金针,水月弯脚步一转又是来到微媚的面前,看着这面容姣好的女子被几枚金针折磨的香汗淋漓满脸惨白的模样,甚至那双眼睛都是不敢正面看着她。

    申氏这时候扑了上来,尖叫着一个巴掌几甩了上去,扯着微媚的头发拼命厮打,微媚也是不甘示弱,扯着申氏的衣服以及头发,腿脚也是不停的往外踹。

    一时间,室内只剩下两个女人尖利的嘶吼声,以及水凌波孽女孽女的叫骂声。

    “啊!别踹我的肚子!”微媚一声惨叫。

    水凌波一怔,顿时就是顾不得谩骂水月弯了,一下子跑到微媚身边,毫不怜惜的就将一脸狰狞的申氏给推开了。

    “毒妇!你想干什么!居然敢谋害我的女儿?”

    申氏被一把推了个趔趄,原本还是一脸的懵,但是微媚这么一叫,还有水凌波的责骂让他一下子就反应过来。

    微妖妇,居然敢诬陷她!

    “我没有打她的肚子!贱人你别乱说,小心惹祸上身!”

    水凌波却是半点不信,刚才这女人泼妇的样子谁没看见啊!

    真当他是瞎的不成?

    “别说了!我以前还以为你是温柔的大家闺秀,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蛇蝎毒妇!居然还想谋害我的孩子!”

    水月弯在一旁翻了个白眼。

    申氏想要杀死那个孩子的心,从一开始就十分清楚明白不加半点掩饰的好吗?

    水凌波是傻子吗?

    “我说了我没有,老爷你怎么能相信这个贱人不相信我呢!”申氏崩溃的哭叫,看着那个登堂入室的贱人在自己丈夫怀里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心里泛起点点恶心,还有微微的痛楚。

    这么多年了,水凌波从来都对自己恩宠有加,为什么一夕之间,好像是一切都变了?

    难道另有原因?

    申氏心底泛起一丝狐疑。

    水凌波方才这么没有脸面的被水月弯我写,现在自己还没出世的孩子又是差点被自己的发妻给踹掉……

    虽然说现在微媚只是哭,也没有要滑产的迹象,但是架不住这蛇蝎女人的恶毒心肠啊!

    在自己面前她就敢这样,那要是自己不在呢?是不是连媚儿都要被这个女人给弄死了?

    水凌波哦只要那么一想,身子就凉了半截。

    若是这个孩子没有生出来,那么……

    水凌波咬咬牙,想起外头的传闻,对申氏又是憎恨上几分。

    若不是她口无遮拦,又怎么会导致现在流言四起,就是连皇帝陛下都是慰问了他!

    还是在朝堂之上。

    水凌波现在一闭眼就是那帮同僚似是同情又似是嘲讽的眼神,只觉得心肝脾肺都被丢到了油锅里炸,郁闷的不得了。

    于是看申氏现在这一身比乞丐好不了哪里去的样子,直接是气了个倒仰!

    “快滚!若是媚儿出了什么事情,我绝不会放过你!”

    申氏一脸受了打击的模样,缓缓的往后退了几步,带着些哭腔,哽咽道:“你为了这个狐媚子……居然这般对待我……”

    “水凌波,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我为你生儿育女,这么多年的青春年华都耗在你身上,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

    “你对得起我吗?对得起我父亲吗?”

    申氏只觉得自己的心哇凉哇凉的,有些丰腴的身子直接就是扑了上去,想要将微媚扯出水凌波的怀抱。

    水凌波一推,申氏就是狼狈的跌倒在地,随后丝毫不管自己头发散乱跟个疯婆子似的景象,又是扑了上去……周而复始,几乎都是有些魔怔了。

    一片混乱中,早就带着苏警**退到一旁的水月弯那清冷的声音响起,除了申氏,水凌波与微媚都是愕然的抬头望去,这一个不慎,就是被申氏给抓破了脸。

    水凌波大怒,一个巴掌抽了上去,吼道:“贱人!”

    申氏蒙圈的摔倒在地,嘴角溢出一丝血迹。

    “姨娘的神志似乎有些不稳定,丞相大人若真是气急了的话,不如先将微姨娘放下,她的情况,似乎不怎么好呢。”

    水凌波看看水月弯,又看看怀中确实是面色苍白,娇弱无依的女子,皱了皱眉,显然是有些不相信。

    他可没忘了,之前就是水月弯将金针扎进媚儿体内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