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一百二十二章小小金针
    “闭嘴!你这个毒妇!”水凌波一张儒雅的脸气的有些青,简直不敢想先方才那只有下三流的市井泼妇才能骂出来的话居然出自与自己同床共枕的妻子口中!

    “什么九王爷内定的九王妃!你到现在还没看清楚事实吗?九王爷对珊儿从来都没有感情,不然……”不然能一脚把珊儿给踢成重伤吗?

    “老爷你糊涂啊!”申氏满脸的不赞同,“若是九王爷真的表现出对珊儿的喜爱,那么将会有多少明枪暗箭冲着珊儿而来?”

    “九王爷这么做,只是为了给那些小人造成不关心不爱护的假象,到时候什么苦难暗杀都会冲着水月弯去!九王爷用心良苦,这是在用他自己的方法保护珊儿啊!”

    “不然为什么又在最后,命令水月弯将那千年雪莲这么珍贵的药材都是送了上来?”

    “混账!那是去买的!买的!”

    申氏闻言却是满不在乎的道:“不过就是五十万两银子,算得了什么?”与九王爷的用心与爱意比起来,简直什么都不是好嘛!

    水凌波闻言却是差点吐血跳脚!

    “五十万!什么五十万?”当时去买药之时,水凌波并未一同前去,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这价格,还以为还真是稍微贵一些的天材地宝;自己那时又是被九王爷那句话给吓得魂不守舍的,也忘了去问。

    申氏心下一个咯噔,面色微白,暗恨水月弯害得她不小心说漏了嘴。

    反正在申氏心中,有什么不如意的,全都是水月弯的错!

    水凌波连怀中痛苦的美人都是顾不得了:“申氏!你给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申氏双眼躲躲闪闪的,就是不敢看水凌波。

    “你他妈给老子说话!”水凌波气的眼冒金星,那句脏话真是亮瞎了**清澈的眼!

    “没,没什么啊,是我乱说的。”

    水凌波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太激动了,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但是眼睛中依旧是难以掩饰的怒火:“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说了五十万两!是给珊儿治病的钱,对不对!”

    同床共枕十数年,申氏的性子他不是不知道,但是他实在是没想到这女人居然拿着丞相府所有的钱去救她的女儿!

    她是不是疯了!

    丞相府这么多人,他日后拿什么养?

    水月弯低垂的丹凤眸中,幽蓝光泽微微闪动,唇角勾起一丝残狞的笑。

    “想要知道还不简单?去那药坊问问不就知道了?”

    不过那群蔫坏的人,会怎么编排申氏就不是她能知道的了。

    “对对对!快!派人去药坊问,记得要保密!”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岂不是天下人都要嘲笑他丞相府只剩下一个空壳子了?

    “水月弯你找死!”

    申氏尖叫着扑了上来,随后被苏警厌恶的一脚踹开来。

    狼狈跌落在地上的申氏,又是被气红了眼的水凌波一脚踹翻,哎呦哎呦的直叫唤,一时间那边乱的把水月弯给忘记了。

    水月弯细细打量着被粗粗放在椅子上的微媚,那枚金针嗖的一下子就是飞出。

    “啊!”微媚又是爆发出一阵痛叫,胸口的疼痛在扎入了三枚金针后几乎达到了顶峰!

    娇媚的美人怎么承受得住呢!

    水凌波气的有些糊涂的神志被一声惨叫拉了回来,有些慌了,跑回来仔细的盯着微媚的胸口,终于是发现了那几乎全根没入肌肤的金针,尝试着用指甲抠出来,但是结果却只是越推越入肉。

    微媚都痛的快叫不出声了。

    那边,水月弯指尖又是出现了第四枚金针,修长嫩白的指尖夹着极细的金针,顺着微媚的肚腹缓缓往下滑,随后顿在小腹处。

    水凌波惊惧不已:“快,快住手,她是你的,你的母亲,肚子里的,是你的弟弟!”

    水月弯:“……”

    自从进来到了正堂,水月弯似乎都是没有说上几句话,此刻也是一样,葱白指尖微微一抿,另一枚金针又是出现了,而且恐惧的是,那枚金针,肉眼都能看得出来,比之之前的,要粗上约莫**毫分……

    这针要是扎进去,估计着能把微媚的肚子给捅破了!

    水凌波指着水月哇,那双手都快抖成鸡爪疯了。

    水月弯不想说话,但是**却是忍不住了:“什么母亲弟弟的,小姐的母亲,就只有安夫人一个,弟弟也只有果儿少爷一个。”

    水凌波哑然,另一边,申氏阴毒的眸光恨恨的盯着水月弯,无比期待着水凌波能把那个口出狂言的贱婢给拖下去打死!

    当初在丞相府门口,那个贱婢可是仗着水月弯的势,连她都不放在眼里。

    “老爷,媚儿真的好疼,好疼啊!媚儿觉得,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都在心疼媚儿了……”

    微媚当真是知道如何引出男人心底的疼惜,至少这个时候,水凌波是中招了!

    “好了好了!你不就是想要出去吗!”水凌波眼睛都有些红,但是想到自己还没出世的孩子,和至今他都把握不准的水月弯的诡异心思。

    还有态度也是不明朗的九王爷,只感到一阵心累。

    “要出去就出去吧,但是不能超过三日,三日后,必须回来!”

    三日?赶路的时间怕都是不够。

    “一月。”

    水凌波皱眉:“五日。”

    水月弯眸光诡异:“一月半。”

    水凌波:“……”这怎么还往上加的!

    见水凌波那满脸不悦但是又不想答应,还担心自己老来子的模样,水月弯捻起一枚金针,身形微转,来到微媚身旁的桌角边上。

    纤长玉指弹了弹那枚牛毛粗细的金针针尾,将那柔软的还能打晃的金针往坚硬的杨木桌面上轻飘飘的一戳,指尖轻动。

    于是众人皆是吞了口唾沫,眼睁睁的看着那枚金针留在空气中的部分越来越少……

    进去了!!!

    杨木桌面,那好歹也是很硬的,水月弯就这么拿着一根牛毛小针……

    戳进去了!

    微媚险些没有吓掉了魂,连胸口上的疼痛都是不管了,嘤嘤哭着,一下子就扑进了水凌波的怀中,好可怕好可怕的叫着。

    “两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