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一百二十章拿微姨娘开刀
    “小姐!这申氏的嘴巴是不是吃了屎啊!怎么那么臭啊!”

    水月弯倒是还没有表现出怒气来,但是身后的**却是已经咬牙切齿的磨牙了。

    苏警的面色亦是有些青黑,而暗处跟着的暗卫耳中也是收入了那泼妇的恶毒诅咒,一个个身上的气息都是不稳了,怒气勃发。

    就那一句谩骂姑娘的话,这女人就是死上千百万次都是难以恕其罪过!

    要是王爷在这里,老早冲上去将这女人给砍死了!

    真当众人都是气愤不已的时候,水月弯却是幽幽的低笑出声,在无人见到的暗处,瞳眸之中,幽幽光焰如同鬼火森然跳动:“申氏,怕是已经忘了自己是怎么进来这丞相府的了。”

    **与苏警对视一眼。

    苏警不知道,但是**知道!

    当初申氏不就是在安夫人怀着小姐的时候勾搭上的丞相么,更何况他们的女儿水阑珊比小姐的年龄都要大!

    这两人早就是勾搭上了,还珠胎暗结生下了水阑珊这个野种才对!

    申氏这般骂自己,可不就是**裸的在诅咒自己吗!

    **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自家小姐已经跨步出去,顿时就是急忙跟上。

    水月弯推门而入。

    入目的情景与自己想的差不多,再将双眸看向那被丞相大人抱在怀中如珠如宝的女子,水月弯微微挑眉。

    “水月弯!你进来干什么!谁叫你进来的!还不快滚出去!”

    申氏急急忙忙从地上爬起来,那一双沾满尘土的双手在脸上拼命的抹啊抹想要把眼泪抹干净,但是她显然忘了,自己的双手先前在地上乱抓了一通,现在比起她的脸是干净不到哪里去的,一抹,只留下了黑黑的印记还有脸上花掉的浓艳妆容。

    五彩缤纷的跟个调色盘似的,就像是戏子一般的搞笑。

    水凌波看在眼里,鼻尖似乎又收入了那股艳俗的香气,再看看一旁没说话的水月弯冷笑的模样,深深觉得甚是只能说太丢人了!

    “申氏!还不退下去!叫人看了像是什么样子!”

    申氏原本是使出浑身解数打扮自己然后想好好伺候水凌波一番的,但是现在事情变成这个样子,那个贱女人就要被自己的丈夫娶进门来了!

    这时候叫她走?

    想都别想!

    “叫我走?我偏不走!我就要看着你们这两个奸夫淫妇到底要怎么给水月弯一个交代!身为父亲,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说!”

    身为长辈,在小辈面前说这些东西,原本是不和礼法的,更甚至于会对女子的清誉造成影响;而若是站在这里的是水阑珊,只怕是申氏老早就叫她回去了。

    但是很可惜,现在在这里的是水月弯,。

    申氏相信,水月弯早已经知道了那贱女人怀孕了,以水月弯那睚眦必报的性格,怎么可能不在意?怎么可能会让这个贱种生下来?若是男丁,最后利益受到损伤的还不是他们两姐弟?

    所以申氏,想要把水月弯推出去,逼水凌波打消娶这个女人的念头。

    但是她也知道,这个孩子,若真是丞相府的,那么是定然要留下的,到时候这贱女人被赶了出去,这孩子还不是得记在自己名下?

    男丁的话,就当做自己的摇钱树,拿着去对付水月弯;若是女娃……

    那么是不是拉出来折辱出气一番也是个极好的选择啊!

    申氏简直被自己的聪慧给惊到了,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想出这么好的一箭三雕的办法!

    “水月弯,你先回去,这里的事情,交给父亲来解决。”

    与申氏不择手段不同,水凌波还指望着水月弯将丞相府带到圣上面前呢,怎么能够有这样的污点?

    水月弯漫不经心的弹了弹白衣上不存在的灰尘,完全无视了申氏眼中病态的狂热,红唇微微扬起一道弧度:“女儿此次来,不是想要做什么的。”

    “只是想来告知丞相大人一声,女儿不日要离开国都一段时间。”

    水凌波皱着眉头,刚要出口反对,那边申氏却是已经怒吼出声:“水月弯你是傻子吗?你走了这女人怎么办!”

    “到时候等你回来,你以为还会有你的立足之地吗?”

    申氏气的脑袋嗡嗡的响,冲着水月弯破口大骂!

    水月弯就是脸一个眼角都是没有撇过去,从头到尾的将申氏给无视了个彻底,还是半点都没有犹豫的无视。

    申氏气糊涂了一下子就要扑上来!

    苏警横剑,一双美艳动魄的凤眸带着些厌恶,长剑已经拔出一半。

    苏警表示那一天在监视这个女人和水阑珊的时候实在是恶心到他了,搞得他现在一看到这半老徐娘就是有种想吐的冲动。

    水月弯清冷的双眸闪着残狞的光,迫人的冰冷气势从身缓缓散发开来,让水凌波在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面前的不是自己的女儿,而是九王爷这个杀神!

    吞吞口水,水凌波身子抖了抖:“水月弯,你是闺阁中的小姐,怎么能日日在外抛头露面……”

    “啊!”

    水凌波话还没有说完,顿时怀中的女子就发出了一阵短促却包含痛苦的尖叫。

    “老爷!好疼!好疼啊!”

    微媚微微扯着自己胸前的领口,似乎是想要用手抚摸上去,但是手刚放上去就是一阵猛然的剧痛,几乎叫她瞬间就惨叫出声。

    “媚儿,你怎么了!”水凌波有些慌了。

    媚儿肚子里可是有他的孩子啊!

    可千万不能出什么事情的!

    “媚儿你说话啊,到底怎么了!”

    但是微媚根本就说不出来话,一双手几乎把胸口的衣服给扯开了,白花花的胸脯裸露出来,倒是极为养眼。

    “闭上你的眼睛。”水月弯淡淡的道,“容易长针眼。”

    他身后就只有**与苏警,而这句话到底是对谁说的,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苏警乖乖的闭上双眼,手中的长剑却并未收进去半分,一片黑暗中耳力比平时更加灵敏。

    “老爷,真的好疼,啊!媚儿是不是要死了!”微媚哭喊着,美人落泪的模样叫水凌波心疼的不要不要的。

    “水月弯,你到底动了什么手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