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一百一十九章水凌波纳妾
    另一边。

    丞相府正堂。

    高座之上,水凌波面色不太好看的捧着茶水,上好的碧螺春原本是极为清冽甘香的,但是细细闻去就好像被另一种更加黏腻的香甜味道盖过去了似的,茶香与媚香交融在一起,居然让人有些欲呕的冲动。

    而与水凌波的座次平行的那把椅子上,却是坐着一名陌生的女子,看上去也不过而是多岁,娇媚的脸蛋,柔滑的肌肤,一双多情的双眸时不时的看向一旁端庄儒雅的水凌波,每一次小意的为水凌波抚胸口顺气都会抛去一个媚眼,艳丽多姿的模样登时就是叫水凌波的呼吸有些粗重了起来。

    申氏站在堂下,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占据了自己座位的娇媚女人,气的差点仰倒。

    “水凌波!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女人是谁!你居然将她带进丞相府?”

    问题一个接一个的抛出来,可见申氏心里是有多不淡定了。

    “老爷,奴家好怕……夫人怎么会……是这个泼妇的样子啊!”那娇媚女子微微往后缩了缩身子,使得胸前那尚且算是包裹的严实的物体挤出来一道深深的沟壑,随着她身体的颤抖,瞬间就将水凌波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顿时就是拉着她的手柔声道:“媚儿不怕,有我在。”

    “老爷,您对媚儿真好!”

    “心肝宝贝儿,老爷不对你好又要去对谁好?”水凌波一个眼神都没给堂下面色已经涨成猪肝紫的申氏,讽刺道,“难道要给某些老女人不成?”

    微媚勾人一笑,眼中满满的都是如水一般的媚意,娇笑道:“老爷!您对媚儿真好!媚儿最爱老爷了!”

    “小妖精……”

    申氏瞪着那两人柔情蜜意,那恶心的**声音,那明里暗里的讽刺嘲讽,几乎快要疯掉了!

    谁能告诉她,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水凌波这几天都没有在丞相府中,说是有公事要忙,但是今天确实突然回来了。

    然后就带回来了这个女人!

    这女人一脸的风尘气息,一看就是个风尘女子,半点都没有她的贤良淑德稳重大方!

    老爷的眼睛是被屎糊住了吗!

    要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看样子还要将她带回府里!

    申氏激动地咆哮出声:“水凌波你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今天不问清楚,她绝对不会罢休!

    水凌波对她这样直呼其名的语气十分不满,也是别着一股火道:“申氏媚儿日后会是我的妾室,到时候你可不要欺辱她!”

    申氏原本就知道会变成这样,但是听到自己深爱的丈夫口中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还是经不住的红了眼眶,声音都是微微的颤抖了:“你说什么……”

    “你当初说过只娶我一个人的!现在为什么又要纳这个狐狸精进门?我们以前的山盟海誓,你全都不顾了吗!”

    水凌波皱了皱眉,不满的道:“年轻时候的承诺,到了现在你都还记得,你是不是傻?”

    “媚儿才是本丞相最爱的女人,你若是做出什么对媚儿不好的事情,就别怪本丞相不念夫妻之情了!”

    申氏脚步有些不稳的往后退了几步,几乎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深爱的男人。

    自己为了能够名正言顺的站在他身边,做了多少努力,手上沾染上多少血腥?

    杀了安美素,成功上位,赶走他身边的莺莺燕燕,还对水月弯下手,为他生儿育女,操持家务,将这丞相府打理的井井有条!

    居然就换来了这么一句话?

    自己的丈夫跟自己说,别碰他的爱人,不然就是夫妻都没得做。

    申氏头一次尝到了那种五内俱焚的感觉。

    “对了,媚儿已经怀了本丞相的骨肉。”水凌波看着已经有些老态的妻子,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厌恶,铁石心肠的又抛出一个晴天霹雳,“本丞相将她交给你照顾,若是有闪失,你这个真是也就别做了。”

    申氏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自己的丈夫,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

    而且那个女人现在还堂而皇之的坐在属于她到底位置上,像是得胜者一般的看着自己,嘲笑自己?

    这让他怎么接受得了!

    “贱,贱女人!毒娼妇!你居然敢勾引来也,还怀上了这个孽种!拿掉他!拿掉他!来人,快去准备一碗红花……”

    申氏常常艳红的指甲拼命刨了几下坚硬的地板,看着那女人一下一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边冲她笑得得意的模样,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市直往脑袋上冲!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这个孽种!肮脏的东西她怎么可能让他生下来!万一要是个男丁!自己和珊儿哪里还有活路!

    申氏顿时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劲,从地上一跃而起,尖啸着一头就往微媚肚子上撞!

    微媚惊叫一声,面上有些惊惧,但是动作倒是一点都不慢,娇啼一声就是哭泣着冲进了一旁一脚踹开发疯的申氏的水凌波怀中,哭的泣不成声。

    “老爷!老爷!夫人这是怎么了!她是不是要杀了我们的孩子!媚儿不要,媚儿不要!”

    那一边申氏一头磕在了椅子把手上,顿时脑袋上就是起了一个碗口大的包晃了晃脑袋,看着那贱人还冲着自己挑衅,理智再一次被冲动嫉妒占据,尖叫着又是冲了上去!

    啪!

    “你疯够了没有!”

    申氏的脸被打偏一边,她几乎已经忘了这段时间自己被人打了多少个巴掌,这段时间的焦虑担忧以及惶惶然不可终日的恐慌终于在此刻全部爆发了出来!

    申氏一屁股,丝毫不顾形象的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

    “一个个都是烂心肝烂肠肺!老娘为了这个家,为了我们的女儿付出了多少心血,做了多少事情!但是我的丈夫却背着我在外面养外室,现在连野种都是带回来了!”

    “不要脸的贱人!贱人!你比水月弯那个小毒妇还要贱!破坏被人的家庭!你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啊!”

    “肠穿肚烂,头顶生疮脚上流脓,你的孩子,绝对生不下来!绝对!”

    ……

    这泼妇的无礼谩骂可谓是恶毒至极,其涵盖范围之广,其不要脸的程度皆是闻所未闻。

    门外,水月弯一袭白衣,双瞳幽幽似是跳跃着莹莹蓝光,倒是也不知道听了多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