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一百一十八章时机已到
    水月弯水眸看着炎破天的衣着,秀眉微簇。

    “你有事情?”

    不怪水月弯这么问,炎破天现在这幅样子,分明就是有事要出去的模样,他今日,是来告别的?

    炎破天一身黑衣劲装,勾勒出劲瘦的腰身,以及宽肩窄臀的好身材,男性荷尔蒙简直爆棚,若不是外面还罩着一层披风,只怕是水月弯都要盯着他的身体挪不开眼了。

    脸微微泛红。

    炎破天邪邪的笑道:“弯弯怎么脸红了?莫不是想起了……”

    水月弯一个巴掌拍在他胸膛上,恼羞成怒道:“闭嘴!”

    那天他们又没有……

    骄傲什么呢这男人!

    炎破天见小猫快要露出利爪的模样,正色道:“本王的确要暂时离开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内,我将行一行二派给你。”

    水月弯一怔:“你要做什么去?”

    “没什么,一点任务罢了。”炎破天棱角分明的俊脸,鼻尖微微蹭了蹭她的,呢喃道,“对本王来说不是问题。”

    但是水月弯是谁?

    这话她会信?

    前几次炎破天离开的时候,哪一次是同她这么告别过的?

    “可有危险?”

    炎破天摇头:“没有。”

    水月弯微微鼓起腮帮子,挣扎开他的怀抱,微眯双眸:“行一,你说!”

    行一唇角有些抽搐,不明白这火怎么就烧到了自己身上。

    “你若是不说,我便将**许配给行二!”

    这一句话砸下来,水华居中顿时就是陷入了一片寂静。

    炎破天颇有趣味的挑了挑眉。

    苏警面无表情。

    行一瞪大双眼,唇角的可疑抽动的弧度再也掩藏不住了,再细细看去还有些急躁。

    行二则是一张嘴半张不张的,秀气的面庞倏地一阵火红。

    至于**丫头嘛,那妞做饭去了,所以不知道自家小姐已经将自己给卖了。

    “王,王妃……”

    “闭嘴!谁是王妃!”

    水月弯瞪着一旁笑得跟发春似的男人,没好气的道:“快说!不然,我是不会让你走的!”

    虽然只是想着要同他相处,试上一试,但心里还是有些不确定的恐慌。

    无法否认在三不管那天晚上的悸动,但到最后自己还是清醒了过来不是吗?

    到了现在,自己都是看不清了。

    自己到底是担心他?还是纯粹不想欠他的人情?

    总觉得他此次要去的地方,与自己绝对有莫大的关系。

    双指一探,两枚飞刀出现在之间,轻轻划过空气都是传出一阵撕裂之声,可见这飞刀的锋利程度了!

    行一额上的汗都出来了,索性就是蹭蹭蹭的往后退,顺便还把自己的兄弟行二给推了上去!

    顿时那刀锋距离行二的脖子就只有小指那么一米米的距离了!

    行二的声音有些抖:“王,王妃,您手可别,别抖啊……不然,不然我行二可就英,英年早逝了。”

    苏警看着这俩人没出息的模样,不屑的嗤笑一声,顿时那难兄难弟额角的青筋就是一蹦一蹦的,一脸抓狂!

    “快!说不说!不然……”

    天,天哪!

    主子啊!

    救命哪!

    炎破天看够了好戏,终于是探手将她揽入怀中,脸深深的埋入她的脖颈,有些含糊道:“不是什么大事情,只是有一些二金国的探子,父皇派本王前去看看。”

    水月弯差点忍不住爆粗口了。

    屁话!

    那么多军机大臣,那么多武将文将,你一个早朝都不上的懒散王爷,这差使能落到你头上?

    肯定是有什么隐情!

    但是水月弯放弃问了。

    他不是想不告诉她自己去涉险吗?那么她也不告诉他自己的去处就是了!

    都是有自己的想法,不想说就不必说。

    水月弯气的真是……

    从来没这么气过!

    推开,转身,关门,砰……

    炎破天摸摸鼻子,不慌不忙的将会阻碍行动的宽袖绑了起来,这么一来,整个人原本被黑金流云宽袖掩盖掉一些的肃杀的气质就更加的凸显出来了,隐隐间还带着一些金铁的血腥之气。

    “准备好了么?”

    “回主子,万事具备。”

    “好。”

    炎破天绑好袖子,看向一脸面无表情的苏警,幽黑凤眸沉沉的:“弯弯是本王的人,收起你肮脏的心思!”

    话说的极为不客气,但是苏警面上半点表情都是没有,整个一木头脸,好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我知道!”

    炎破天没再多说,转身几个跃动就是消失了。

    而苏警,脑中回荡着那一晚,点点星光明明灭灭的暗光笼罩下,男子粗重的喘息声,以及女子褪去冷意的嗔怪,闭了闭眼,再睁眼已经是猩红一片。

    ……

    炎破天还真是不说一句就走了,就好像那短暂的告别是水月弯的错觉似的,直到每一日出门看到行一行二才会恍然惊觉,自己居然又在想他。

    想他?

    哼!

    不存在的。

    水月弯似乎是过上了那般的隐居生活,也不出门,偶尔兴致来了倒是会去给园中的药草浇浇水侍弄一番,接下来就是将自己困在房中,整日整日的也不知道干什么。

    **很担心,但是见小姐的气色越是越来越好,并且园中花花草草的长势也是不知道为为什么比丞相府中别的地方要好上三分,郁郁葱葱的极为喜人。

    看起来,水月弯倒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这一日,水月弯难得有闲情逸致的在园中晒太阳,慵懒懒的模样像只小猫一般,惬意悠扬。

    不远处**双手绞着帕子,面色有些纠结的进来了,想张口又不知道怎么说。

    水月弯丹凤眸掀开一道缝隙,看了看她,翻了个身,懒洋洋的道:“丞相大人的新欢姓什么?”

    “回小姐,姓微。”刚说完**就是捧着自己的小脸尖叫出声:

    “小姐我还没说呢!你咋知道老爷纳妾了的啊啊啊啊!”

    “哦,原来都已经抬进府了?”水月弯继续无波无澜的道:“速度倒是够快。”

    **愕然。

    为什么小姐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模样!

    明明这几天都在院中一次都没有出去过。

    水月弯红唇扯开一丝森寒的弧度:“水阑珊能下地了,申氏怕也是跟微姨娘斗得你死我活,丞相大人也不是个安分的,真是好热闹啊!”

    看来,就趁着这个机会,可以出发去云雾凶地了,再不取回昊天水镜治好徐景,只怕太师府要有意见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