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一百一十七章奇怪之处
    “九王爷可是极为关心我的珊儿的,不然又怎么会将这天下间都是难寻的奇药给了你呢!”

    水阑珊别的没听见,只听见了一件事!

    治好了自己的奇药,是九王爷费尽千辛万苦为自己找来的?

    水阑珊瘦的只剩下皮包骨的手紧紧的抓着申氏的袖子,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欣喜若狂的追问道:“真的吗?这药,真是九王爷亲自为珊儿找来的吗?”

    申氏得意的笑了笑:“那可不是吗?当时我去买药的时候,那个卖药的下人听见受伤的人是我的珊儿,差点吓得心神俱裂呢!”

    嗯……

    当时行二有没有心神俱裂不知道,但是若是她现在听见申氏这番论调怕是要直接晕倒了过去!

    他那时候明明是被这个女人的不要脸额口无遮拦吓到了好嘛!

    哪里来的听到水阑珊生病了会心神俱裂?

    他他妈又不是有病!

    “还有啊!这般珍贵的奇药,九王爷居然只,只要了五十万两就买到了!你说是不是对你另眼相看?”

    申氏这是为了安抚水阑珊的情绪,都不管自己正在滴血的心了。

    水阑珊眼睛越来越亮,到最后几乎变成了变态的痴狂,就是九王爷当时甩在自己身上的腿脚都是觉得不痛了……

    甚至还升腾起了变态的快感!

    九王爷也算是与自己亲密接触了呢!

    真是……羞死人了!

    水阑珊越想越是这么一回事,九王爷定然是对自己情根深种的,但是就是不知道水月弯那个贱人拿住了他的把柄,才导致他有爱说不出口!

    还强忍着心痛踹了自己一脚!

    想到这个,水阑珊捧着胸口,仿佛心口中那个顶天立地的男子也是微微点头,冲她笑得温柔霸道,将所有的辛酸无奈全都说给她听。

    “母亲!九王爷这般被水月弯欺骗,这般对待珊儿,他心里定然也是不愿的!”水阑珊苍白的面上浮现了一抹羞赧,身子居然是不由自主的微微有些扭动,双眸迷离,道:“待我扳倒了水月弯,珊儿定要去好好伺候九王爷,好好补偿一番……哪怕是九王爷要……要……”

    说到最后,直接是微微轻喘着气,身上的薄纱褪去了半分都不知道。

    一副少女的媚态,看的角落里伺候的小厮瞪直了双眼,贼溜溜的往那柔滑白皙的肌肤上瞟,嘴角的口水若隐若现。

    这大小姐,大病了一场居然变得这么……

    勾人的小荡妇。

    申氏看着自家女儿那不知哪里来的妖娆风流媚态,不但没有感到奇怪,甚至还在心中暗暗的赞了一句,点了点头。

    比起水月弯的平板不知风趣,有那个男人不喜欢这样的尤物?

    自己的珊儿此刻还是云英未嫁就已经知道要发挥自己身体的长处了!

    真是不愧她的教导!

    心情极好的她,又是叫人将那药汁给热了热,随后一口一口温柔细致的喂水阑珊喝下。

    一边喂一边还教导着水阑珊怎么追到男人,甚至还拿着自己当初勾引丞相的手段做例子,尺度之大,就是一旁伺候的丫鬟都是撇嘴红了脸,小厮也是一脸尴尬的往后缩身子。

    只有水阑珊,听得一脸用心,还频频点头……

    ……

    水月弯在水华居的日子过得极为舒适。

    但是就是谁也进不得她的房间,并且还放出了话去,就算是炎破天来这里,也得现出形来,否则日后就再也休想进她房门。

    这警告可就严重了。于是**几人就是极为忍俊不禁看到在外威风八面的九王爷乖乖坐在院子中等着自家小姐出来,分明脸黑的不能看但,心情极度不悦,就是不敢直接冲进去,怕惹恼了小姐。

    虽然说九王爷很可怕,但是这么一副受气包的吃瘪模样还真是意外的可爱也!

    这一日,九王爷又是在傍晚时候来报道了,见了那像是门神一般在门口守着的男子,黑眸燃起簇簇烈火。

    “为什么这男人会在这里!”还守在他女人的房门前,“不是说在盯着那个女人吗?”

    那个女人,指的是水阑珊。

    那谁知道啊,也就是前几天,苏警回来之后,那脸色简直像是屯了直苍蝇一般的恶心,随后就是拼死都不去看着水阑珊了。

    问他他也不说,真是叫人不解。

    正在此刻,水月弯开门,出来了,见了炎破天,半点意外都是没有的样子,命**去准备晚膳。

    “小姐今日早出来了三刻钟呢!”

    **看着自家越见缥缈、气质却也更加柔冷的小姐,笑道。

    水月弯双眸的清冷之色微微化去几分,无奈扶额,看着那一脸高冷满脸不快的某人,道:“我怕我再不出来,你们会拆了我的水华居。”

    话落,又是瞟了苏警一眼,顿时某人脸色更差了。

    苏警抱着剑,半个眼神都没给那个一见他就炸毛的男人。

    水月弯刚刚修炼异能出来,长发飘摇,眉目似画,双目清澈明灵,黑白分明,一袭雪白的素衣非但没有将她衬托的黯淡无光,反而是更加凸显了她出尘的气质,周身仿若有着淡淡的仙雾缭绕似的,一颦一笑间都是难掩的高贵优雅。

    真是……将他都给迷死了。

    炎破天几步跨上前来想拉住小女人的手,还没说话就被她身上有些寒凉的气息给骇了一跳,当下就是将她整个人都抱进怀里,眸光微沉,有些担忧道:“室内没有点炭火吗?”

    水月弯似是知道他在担忧什么,但是真是知道他在担忧什么才是让她一阵好笑。

    现今,暑日都快到了,就算是晚上出来,加一件薄衫都是可以自由走动的。

    现在这男人问她有没有点炭火?

    是想烤死她吗?

    正在水月弯哭笑不得的时候,炎破天已经是将她包进了自己的披风中,如铁似的双臂将她箍得紧紧的,男人身上的温热炙烈传递到了她的身上,叫她不舒服的扭了扭。

    炎破天一阵吸气,轻轻掐了掐她的侧腰,警告道:“别闹。”

    这二人的互动,在**苏警行一行二阿纹看来就是**裸的打情骂俏!

    不过就是从三不管回来一趟,怎么觉得这二人的感情这么迅速的就升温了?

    原本小姐还是非常的排斥的说。

    **心中有些担忧,但看着小姐微微掀起的唇角以及有些柔化的侧脸坚冰,最终还是什么都没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