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一百一十六章九王爷有来看我吗
    很长一段时间内,申氏都是在想着自己的赚钱大计。

    打赏下人要钱,置办首饰要钱,吃饭要钱出门要钱,什么都要钱!没有钱,几乎是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原本她堂堂相府夫人,哪里会没钱?但是最近被水月弯那个黑心又狡诈的贱人给坑了,导致她现在真的是穷的叮当响,兜里怕是只有几个铜板了!

    有心想要变卖丞相府中的极品装饰以及古董去卖点钱,但是被无意中撞见了水凌波给臭骂了一顿!

    万一这要是被人知道了,岂不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人家现在他们丞相府很穷,穷的都只能卖首饰卖玉器了吗?

    就水凌波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尿性,还不如杀了他来的痛快!

    但是申氏一个女人,还是个常年养尊处优的女人,实在是想不到什么好办法来赚钱,所以也就导致申氏守在水阑珊身边的时候都是魂不守舍的模样。

    几天都没有踏出过房门的申氏,自然是不知道最近在国都城中愈演愈烈的流言。

    水阑珊的病,那五十万两的雪花银砸下去不是半点效果都没有的,至少这么重的、换做平常至少需要在床铺上躺上个一年半载的脏腑虚弱的震伤,如今已经可以支起一个上半身,靠在床头说几句话了。

    身体情况好的时候,还能够下来走两步。

    水阑珊此刻已经知道了申氏为了她到底花了多少钱,刚开始还是有点感谢她亲生老母的,但是后来,申氏每次来看她都是这一副死人模样,渐渐地就把水阑珊的感谢之情给磨光了。

    不就是五十万两银子吗?

    用在她水阑珊的身上,就是上百万两都是应该的!

    待日后她将水月弯踩下去当上了九王妃,到时候就算是几百万两都是不在话下!

    水阑珊真是不愿意承认这眼皮子浅的女人是她的亲生母亲,哪怕她几天前才为了自己去跟人低声下气的讨药,还把自己的全部家当都给卖了换钱救她。

    在她看来这是应该的,天经地义的!

    水阑珊还有些苍白的面上因为病痛的折磨消瘦了些许,显得脸更小了,那双眼睛也是更大了,恍然间让人觉得好像是两个大灯泡一样挂在脸上,此刻极快的闪过一丝不耐与厌烦,削瘦的手,抚上申氏的额头,似是极为担忧的道:“母亲身子不舒服吗?为什么这几日见您都是精神不好的模样?”

    申氏从自己的世界中晃过神来,终于是想起了被自己冷落的女儿,随后啊了一声,有些抱歉道:“没什么,只是最近有些睡不好罢了。”

    话落,举起手中的药碗,拿嘴吹了吹,丝毫没有发现那药汁被她捧在手里这么久,早就已经是透心凉了。

    死老婆子!这药都放了这么久了,还能喝吗!

    水阑珊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药汁,目光中几不可见的厌烦化成了厌恶,像是有些孩子气的扯着申氏的袖子撒娇道:“珊儿已经好了,这些药那么苦珊儿不要喝!”

    申氏看着女儿对自己撒娇,将心中的忧虑散开了一些,放下药碗,宠溺的点了她的鼻尖。

    “哪有女孩子家这么任性的,说不喝药就不喝药。”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心中却是叫人将药汁给撤下去了。

    不喝就不喝吧,看起来都快好了。

    而且,这些药也都是非同一般的……贵!

    能省一点是一点。

    水阑珊没去管那药汁,抓着申氏的袖子急迫的问道:“母亲,这几日,九王爷可又来看我?”

    话刚落下,那惨白的面颊上先是浮现了两抹红晕,柔柔弱弱的病美人这般飞着红霞的样子,倒还真是颇为吸引人。

    申氏一笑道:“九王爷是什么人,公务繁忙,怎么会有这个时间来看你呢?”

    “噗嗤……”也不知是哪个丫鬟,一时间没有忍住,一下子就是笑了出来!

    水阑珊嘴边的笑意顿时就凝固了,低垂的眸中极快的划过一抹怨怼与阴沉,随后就是极快的消失,阴鹜的双眼抬起来,盯住那个一脸惶恐和恐惧的丫鬟,阴森森的问道:“你笑什么?”

    “有什么好笑的!你是不是在嘲笑本小姐!你说啊!贱婢!”

    水阑珊有些疯狂,虽然说那一日她的悲惨状况没有更多的人知道,但是这丞相府里看见的人都不少,时候也没有及时将那些人灭口。

    谁知道到底有没有人传出去?

    所以现在水阑珊觉得每个下人都在暗中嘲笑她,嘲笑她被水月弯给踩在了脚下,还被九王爷给一脚踢成重伤!

    都怪水月弯那个贱蹄子!勾引魅惑了九王爷,教唆九王爷对她动手,让她在床上白白的躺了那么多日子!

    “贱婢好大的胆子!是不是看本小姐的样子心里很得意啊?是不是!是不是!”

    申氏惊讶的看着水阑珊的痴态,被她眼中的暗沉无光给吓着了,顿时就是讲自己废了大力气救回来的女儿抱进怀里,心肝肉的喊着,水阑珊极为委屈的大哭出声,边哭边嚎:“母亲,这个贱女人嘲笑珊儿!母亲你要为女儿主持公道啊!将她乱棍打死然后丢到乱葬岗,再放几只野狗进去,好不好!”

    “好!好!好!谁叫她居然敢笑你,有这样的下场也是活该!来人呐,听见没有,将这个胆大包天不敬主子的恶奴给本夫人打死了!然后丢到乱葬岗!”

    那丫鬟满脸都是惨白的颜色,豆大的泪珠一颗一颗的往下掉,一直到已经有面无表情的婆子来抓住她往外拖才反应过来,尖锐的哭喊道:

    “奴婢没有!奴婢没有!奴婢只是打了个喷嚏,没有嘲笑小姐的意思啊!夫人饶命!小姐饶命啊!”

    求饶声堪称是凄厉至极,但是水阑珊她听见这哭喊声,反而是哭的更加伤心了!

    “母亲,你看这个贱婢,在事实如此的情况下居然还敢狡辩!”水阑珊抹抹眼泪,哭的简直梨花带雨,“咱们还是将她买到青楼吧!不然就这么让她死了也太便宜她了!”

    申氏心疼的不得了,水阑珊说什么就是什么,挥挥手就把那丫鬟的下半辈子给毁了。

    心里暗暗琢磨:青楼好啊!卖到了青楼,自己还能多添一份进项,不是两全其美吗?

    “你看,母亲已经帮你教训了那个无礼的丫鬟了,快别哭了笑一个?再说了,九王爷虽然人没来,但是心意可是到了的!”

    “那心意,可是够大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