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一百一十五章虎头蛇尾
    当初也是与她有些过节。

    不过嘛,就算是没有过节,她身为申氏身边的心腹,手上也干净不到哪里去。

    水月弯也是决计容不下她。

    小手往不知为何双颊有些晕红的春雨身上一指,冷冰冰道:“掌嘴。”

    身后的苏警美目冰寒,脚尖一点就是窜了出去,那边的春雨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在自己面前急速放大的男人俊脸就是被一连串的巴掌给打懵了。

    啪啪啪啪啪啪……

    那响声儿,一个接一个压根就不带停的,直到打结束了,春雨还像是风扇似的拼命晃着头,就好像有无形的巴掌在持续抽她似的,滑稽又可笑。

    申氏看着春雨这傻样子,只觉得脸皮一阵阵的臊红,水月弯分明没有半点表情,但是她就是感受到了嘲笑的意味,直接就是一声怒吼。

    “春雨!”

    春雨还是在左右摇脑袋。

    啪!

    好了,世界回复清净了。

    春雨瞬间飙泪,甚至还满眼睛都是蚊香圈,那脸几乎都肿成猪头了,比之一旁的申氏还要凄惨,话都说不清了。

    “啊!二,二小姐!嘶嘶,你为什么打我!”含糊不清的,请大家自行想象

    水月弯低头把玩着自己的小手指,全全无视。

    “夫,夫人……”春雨思思抽气还有些漏风的话传来,叫申氏又是一阵怒气上涌。

    丢人!太丢人了!

    话说打狗都要看主人,春雨是自己的贴身丫鬟!

    水月弯怎么敢!

    “水月弯!你居然敢打本夫人的人!”

    水月弯轻轻拂袖,微仰着头,尖削的下巴延伸出惊人优美的弧度,不屑道:“一条狗罢了,姨娘无需生气。”

    申氏胸膛气的一起一伏的!

    春雨是她的狗没错!但是狗是什么品种,做错了什么事情不重要,重要的是狗主人是谁!

    “春雨是我身边最得力的大丫鬟,就是你见了,也应该叫一声春雨姐姐才对!二小姐!你是什么时候变得这般跋扈不讲道理,简直是有辱丞相府府门风!”

    水月弯噗嗤一笑。

    门风?

    还是这丞相府的门风?

    就好像破相就是整容一般,她辱丞相府的门风是在帮它重塑!

    “姨娘这话好笑,在主子面前,哪里有下人说话的份?她越过姨娘之前开口,就是不敬,这样的下人,姨娘居然还放在身边?”

    更何况,春雨从他们进来的时候就是满眼星光的看着苏警,那满脸的垂涎之色就是她看了都要恶心,真是难为苏警忍耐了这么久。

    如今她给了他机会去教训一下这个恶心的女人,看看,苏警下手多狠多干脆利落!

    春雨满口都是鲜血混合着唾沫,突然呸的一声往地上吐了一口,语出两颗牙,顿时**就笑得更加开心了!

    苏警干得好!打死这个敢觊觎你的丑女人!

    “嗯?”水月弯倏地微蹲下身子,双指在地面上已经许久没有动静的郝大夫脖颈间试了试,唇角缓缓勾起一抹冷笑。

    这郝大夫倒是干脆,直接是咬舌自尽了。

    这下可好了,原本相陪申氏玩玩的,现在倒是没机会了。

    水月弯有些无聊的摇了摇头,随后就是视线转向那一脸狠毒的女人,眉间一挑。

    “死了?”申氏一看水月弯的样子就是道,“什么女儿死了,什么魂飞魄散,简直就是荒谬!真以为别人会信吗?”

    死了好,死了好啊!省的她还担心水月弯手中的把柄。

    申氏第一次觉得郝大夫这条狗还真是好用。

    “小心,人家的魂灵还在这里呢。”水月弯依旧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将什么叫做目中无人个演绎到了极致,“原本想陪姨娘玩玩的,但是现在怕是不行了。”

    申氏看着水月弯那副颇为失望的样子,怨毒的眸光死死的瞪着他,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

    “姨娘可千万不要这么看着我。”水月弯头都不抬,“毕竟也是我救了水阑珊不是?”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起这个,申氏就是气的只有进气没有出气。

    是是是,你这个小贱人是救了珊儿没错!但是你知道她花了多少钱吗?

    五十万啊!

    你这小贱人一辈子都没见过的吧!

    若是水月弯听见这话,怕是再度要气死人不偿命了。

    我见过啊!

    那些钱,就在我这儿。

    “那还真是要感谢你啊!”申氏恶狠狠的磨着后槽牙,想象着水月弯被自己咬死嚼碎吞下肚子的惨样,耳边像是回荡着她的惨叫声一样,居然是叫她的郁气都是少了些许。

    水月弯没空去搭理申氏的意淫,也不理她在背后破口大骂,直接就是带着几人回了水华居。

    身后,似乎传来了春雨带着抽噎的告状声音,轻轻的也听不清,但是随后申氏就是一声怒吼:“还嫌不够丢人吗!居然还敢要公道?小心本夫人活剥了你!”

    更远的,水月弯走远了,也就听不太清了。

    ……

    这场小小的风波,似乎是马上就过去了,几乎是没在任何人心中留下痕迹,除了申氏偶尔想起来那一场不赢不亏的交锋,也不知为何心中就是有点堵,而看着春雨整天顶着一张猪头脸在自己面前乱晃,申氏心中的怒气就是蹭蹭的飞涨。

    随后听说春雨被卖掉了。

    但是这都是府内的事情。

    府外,最近有了些许流言。

    “你知道不知道,丞相大人原来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啊!”有人道。

    顿时就有人好奇了:“啥意思啊!”

    “哎呦,就是那个,那个不行啦!”

    “哦原来是这样啊!难怪这么些年就只有一个妻子!”

    渐渐的传开去,传着传着就变了:

    “听说啊!那丞相夫人可是个悍妇啊!那骂人贼溜了!”

    “大家都听见了对不对!”

    “对对对!”

    “哎呀我还听说那丞相大人可憋屈着呢!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在外面养外室了!愣是一个蛋都没下出来!”

    “好像正好是将军夫人诞下了小公子之后呢!”

    “欧呦真的啊!那现在这相府夫人的女儿……”

    “哥几个都懂都懂的啊!可要保密保密啊!”

    “别说,大家都别说啊!啊哈哈哈哈……”

    诸如此类。

    当**兴冲冲的来跟水月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水月弯却是微微的皱眉。

    “小姐?”**不解。

    老爷对小姐这么不好,现在老爷的名声臭了,小姐怎么还是不开心的模样?

    “没什么,只是这丞相府中,怕是又要进人了。”

    烦得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