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把柄在她手里
    申氏背后都是出了一层一层的冷汗,又被衣物包围在其中,别提多难受了。

    水月弯百无聊赖的玩弄这自己的手指,那眼睛去瞥已经陷入了自己恐惧想象中的申氏,微微笑道:“姨娘,我的话,你还没有回答呢。”

    申氏倏地回过神来,条件反射的就是出口道:“不认识!”

    “我怎么可能认识呢!”

    申氏一句话出口反而是奇迹般的冷静下来了。对,没错,只要自己死不承认,谁知道自己卖假药是事情?九王爷也是没有借口能够对付自己了。

    所以,绝对不能认!

    申氏摇头摇的干脆利落,铿锵有力,饶是水月弯再次问了一遍,申氏还是一副茫然懵懂的模样,更甚至于还义正辞严的指责水月弯居然将人打成这样模样,实在是太凶暴了,半点没有相府小姐的气度等等云云。

    就好像真的不认识似的,戏演的那叫一个好!

    水月弯不着急,在申氏滔滔不绝的证明自己与此人的确不认识的情况下,淡然的像是面前压根没有这个人一样,半句话都不说。

    申氏说累了,但是看水月弯半点表情都没有的样子,气的胸口一起一伏的。

    “水月弯,你到底什么意思!”

    水月弯视线幽幽飘过去,又是很快收回来,似乎是怕申氏侮辱了眼睛似的,更甚至于还微微揉了揉眼。

    简直是,嚣张无礼至此!

    申氏差点气的仰倒的时候,耳边却收入了一阵男子的痛苦呻吟声顿时就是顺着声传来的地方看去。

    郝大夫浑身剧痛,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刺眼的光芒让他马上就是闭上了眼睛。

    “郝大夫。”一道寒凉的声线传来,郝大夫浑身一抖,随后就是站起身来想要跑,但是浑身无力的又是摔了回去。

    那个少年!是那个少年的声音!

    他绝对不会听错的!

    他被关在地牢中的这几日,这声音就好像是魔音一样一直在他的脑海中盘旋,他只要想起一次就颤抖一次,那虫子爬过皮肤,即将要钻进脑袋的滑腻恶心触感好像还在身上一样!

    更遑论这段时间来的鞭笞刑罚,掌柜的又是直接被当着他的面杀死了,对于郝大夫这样怕死的人来说,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的下场一样!

    那个时候他虽然是晕着,但是还是能隐隐约约的知道。毕竟掌柜的死的时候,那血就是直接的溅到了他的身上!

    郝大夫那本来就不知所谓的傲气,在地牢中可是全部都被磨平了。

    申氏瞳孔一缩,从心底弥漫出一层杀意,盯着郝大夫的双眼于是更加凶残。

    “郝大夫,可认得她?”水月弯看着这狼狈得甚至有些痛哭流涕的郝大夫,无声的笑了笑。

    郝大夫闻言,不敢怠慢,当下即是将脑袋转过去,看到了申氏那张有些扭曲的老脸,回过头来死命点头:“认得认得!小人认得!”

    他头这么一转,顿时大家都能看到这人的真实样貌,顿时人群中就有人惊呼了:“这不是郝大夫吗?”

    “就是啊,现在怎么变成这样子了?”

    “想必是不长眼的招惹了谁吧,真是活该!”

    众人皆是纷纷议论。

    水月弯眸带深意的看着面色极其难看的申氏:“姨娘不是说不认识吗?”

    “哼!谁知道这人是从哪里知道本夫人的长相的!一看就是贼眉鼠眼的模样,二小姐怎么喜欢跟这种人玩在一起?”

    水月弯还没说话呢,地上的郝大夫已经是大呼冤枉,浑身颤抖的不成样子,血水在他大力的扭动下丝丝缕缕的渗透出来,打湿了地面。

    看上去还真是怪惨的。

    “夫人,你怎么能这么说啊夫人!”郝大夫像只虫子似的蠕动着,声音极虚弱,但是靠的近的几人都是能够听见。

    而门外的看客则是能够看到郝大夫满身鲜血的向申氏慢慢爬过去。

    看这个样子,就是没听见他说的话都是能知道,这二人肯定是认识的,不然为什么在场这么多人不求救,偏偏对申氏求救?

    嗯,既然认识,为什么相府夫人要否认呢?

    难道真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猫腻吗?

    顿时那起子看客,浑身八卦的细胞蠢蠢欲动。

    水月弯微微退后几步,给郝大夫腾出地方来爬,微眯着水眸,光芒明灭带着几不可见的狡黠。

    但是申氏看着那爬过来的郝大夫,心下微微抖了抖,条件反射的就要退后,但是四处躲闪的眸子一对上水月弯深沉的眼眸,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硬生生的顿住了脚,面色泛白的嘶吼道:“水月弯,你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人!想要诬陷本夫人吗?”

    按照申氏的想法,水月弯定然是不知道自己卖假药的事情的,所以这人现在浑身鲜血的模样,就是水月弯特地做来想要栽赃她动用私刑的!

    申氏原本心中啊还有些恐惧的,现在已经全部都被她自己的自作聪明给消除了!

    所以这人就更加的理直气壮了!

    终归自己面前的不是九王爷,而是水月弯这个小贱种。

    她有什么好怕!

    申氏等了半天没听见水月弯回话,但是郝大夫爬着爬着,已经距离她很近了,只要将手伸直了,一下子就能抓到她的裙摆。

    看着郝大夫满脸的血污疤痕还有脏兮兮破破烂烂的衣服,脸色白得像个死人似的,身上还那么臭,直接就是一脚踢了上去。

    “是谁叫你来诬陷我的,是不是水月弯?这身伤也是她打的对不对!”

    申氏阴狠的笑了笑,无形的比了个口型。

    郝大夫武神涣散的双眸一震,不敢置信的盯着申氏的嘴巴,就好像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似的。

    “快说,是不是!不然的话,你的家人都会受你连累!”申氏终于是忍不住哈哈大笑,看着郝大夫脸上的青白之色,难以掩饰心中的快意!

    自己早就已经将他的女儿给扣下了,现在还不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水月弯啊水月弯!你就是死也想不到,本夫人做事从来都有两手准备!

    如今这一仗,你算是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