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一百一十一章愿者上车
    申氏怒气冲冲的带着几个婆子,脚步直直的就往这边来,满身郁气的模样一看就知道是来找茬的。

    水月弯眯眼打量越来越近的申氏。眼底有些青黑,眼中也有些红血丝,没有了平常那雍容华贵的模样,甚至头上连朱钗都是没有几根,看上去极为惨淡。

    几步之下,申氏就到了近前,连句话都不说,抬起手就是一巴掌落下!

    啪!

    打中了吗?

    怎么可能!

    水月弯淡淡收回手,甚至还甩了甩,寒眸泛着点点寒光,盯着申氏被打偏过去的脸,另一只手又是蠢蠢欲动。

    左一只右一只,对称一点才好看。

    水月弯想到做到,另一只手又是抬起,半点都是不给人反应的时间,重重落下!

    啪!

    申氏几乎被打蒙了,回过神来后,面部的肌肉都是在隐隐的抽搐,瞪着一双眼睛不敢置信的转回头来看着面前一脸淡然的水月弯,片刻后,咆哮声骤然响起!

    “小贱人!你居然打我……你居然敢打我!”

    水月弯眯眼欣赏了会儿申氏的脸,只感觉对称得紧,就是那肿起的弧度都是好看极了,勉强算得上满意。

    申氏捂着脸上的巴掌印,火辣辣的疼,但是又不敢拿手去碰,直到一边的小丫鬟拿了冰块过来,这才敢将它敷在脸上,看着看着在面前晃悠的小丫鬟,不知道怎么的就看成了水月弯了,顿时就是扭曲着脸,一脚踹了过去,怒吼道:“小贱人!滚!”

    那小丫鬟被重重的踹了一脚,飞出去几步远,直躺在地上哎呦哎呦的直叫唤,翻着白眼。

    “姨娘好大的力气,难怪能将丞相大人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一旁,轻轻的讽刺声音传来,清冷幽戾,就是傻子都能听出其中的寒意与嘲讽。

    申氏这般工于心计之人,自然也是一下子就听出来了。

    当下那张被掌掴得通红的脸就是一阵青一阵白,须臾又变成了紫黑色,变来变去像是调色盘似的。

    “也不知姨娘这般气势汹汹的将我堵在大门口是想做什么?”

    水月弯刚进大门就看见申氏一脸杀气的冲过来,索性就是站着不走了,也就是说,现在他们二人的位置只是在丞相府大门的门槛之内,连门都没有关上,只要有路人稍微往里看一眼就能看见她们二人针锋相对的模样。

    至少现在,门外已经三三两两的围了几个人了,虽然不敢光明正大的看丞相府的笑话,但是这般在门口站一站,交头接耳两句,就是丞相府也不能多说什么。

    咋的,你还不允许大老百姓在你家门口站一会儿说几句话啊?

    这路是你家造的吗?

    管得着我们吗你?

    所以就算是现在门口的护卫脸色难看,一脸为难,但是依旧没有做出驱赶的举动。

    渐渐的,人是越聚越多。

    申氏仿佛是没听到越来越响的窃窃私语声似的,阴鹜的眸光瞪着水月弯,那张阳春白雪般的娇媚面容,雪白红润,媚色天成!

    这几日她又不在府中!

    想来定然是将身子都是给了九王爷了,不然怎么会出落得这般娇艳美丽?

    果然是只不要脸的狐狸精!

    抢走了珊儿的夫君不说,还让九王爷将她打成重伤,现在还一脸没事人的无辜模样,装给谁看哪!

    贱人!贱人!贱人!

    申氏心理咆哮怒吼,想起还躺在床上半点没有活力像是快要枯萎的鲜花一般的女儿,心中是一揪一揪的疼。

    让她更想划花水月弯那张娇艳的小脸!

    水月弯眼光漫不经心的一瞟申氏蠢蠢欲动的手,耳边收入门口那起子闲人的窃窃私语,唇角倏地扬起一抹娇媚的笑容!

    少女亭亭玉立,笑颜如花,眼光如泠泠微波,唇红齿白。

    美不胜收。

    门外瞬间陷入了一片寂静,普通的百姓,哪有机会得见这般美丽容颜,顿时一个个都像是傻子似的,就差嘴巴里留下点口水,眸光满是痴迷。

    只是一个侧脸居然就是这般的好颜色,那若是看到了全脸呢?

    若是美人翩翩而舞呢?

    也不知将来是谁有这样的艳福。

    申氏也是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但是下一刻看到水月弯双唇微微开合几下之后,心中就是一阵怒气上涌。

    你真丑。

    水月弯无声的道,顿时就像是丢了个火雷到了申氏耳中,这位半老徐娘了还是极为在意自己容貌的申氏,炸毛了。

    “你美!就你美!还不是被男人给滋润的,这几天不在府中,到哪里鬼混去了?”

    “还有你身边的这个男人,又是你新收的姘头对吧!你说你眼光怎么这么好呢!”

    “随便找个男人都是这样的姿色,难怪就是你就王爷就会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铿然一声,苏警手中的长剑顿时蹦出来一截,闪着森森寒光。

    一双美艳惊心的干净眸子黑白分明,杀气狂飙。

    “敢侮辱你,该死。”

    水月弯依旧是一派淡定,按住想要冲上前去斩下申氏的舌头的苏警,颇有些哭笑不得的道:“住手。”

    真要在这里虐杀了申氏,她还不得被世人的唾沫星子淹死啊?

    “哼!真是不知道小小年纪哪里学来的魅惑之术,就知道勾引男人!”

    苏警的洪荒之力又是有些不受控制了。

    “姨娘这话,好重的酸味啊。”面对着众多怀疑、不屑、下流的目光,水月弯挑了挑眉,“姨娘可是埋怨丞相大人了?”

    这话,嗯……

    骤然一听没问题,但是你细细听一下,再想一下……

    众人脑中不由自主的脑部。

    原来丞相大人那方面不行啊!

    难怪这么许多年,房中就只有这么一个老女人,也没见纳妾!

    就说嘛,哪有男人不喜欢年轻娇软的身子的,这丞相夫人看上去都有三十好几快四十了吧,一身的老皮皱皱巴巴丞相大人也真啃得下口!

    门外的人,此刻已经是越聚越多了,口口相传,顿时很快就传了开去。

    申氏有些慌了:“你胡说!”

    “我胡说?”水月弯瞥了眼苏警依旧没收回去的长剑,哐啷一声一掌给拍了回去,施施然道:“看姨娘这模样,可是想念丞相大人了?”

    水月弯微微一笑,居然是直接在丞相府门口,大庭广众之下,开车了!

    呜呜呜呜……

    单纯的**没听懂,第一个上了贼车:“就是,丞相大人已经在书房中睡了好几个晚上了,都没出来。”

    咳咳咳!

    水月弯一阵轻咳。

    门外咳得翻了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