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一百零九章顺从
    晨光渐起。

    水月弯被透进来的光芒闹醒,双眸似阖非阖,缓缓睁开眼来,有些迷蒙。

    低调大气的装饰,宽阔干净的殿宇,淡雅却华贵的松墨香气缓缓沁入鼻尖,水月弯一个激灵,终于是彻底的醒了过来。

    这里是九王府。

    水月弯敲敲脑袋,随后从脑海深处浮现出一些令她羞愤欲死的画面。

    帮他纾解……他性感压抑的低吼声,血脉膨胀的热情,最后连她自己都是有些迷失了……

    水月弯捂着脸,只从指缝间露出寒星一般的双眸,恐惧的发现几乎不会去在意什么的她,昨晚居然牺牲了自己,就为了他一句难受。

    简直是!

    水月弯心头有些惶恐,急忙掀被下床,拉开了殿门就想冲出去,但是却在刚要出门的时候撞上了一个人,砰的一声又重又响,水月弯控制不住的就是飚出了几颗眼泪星子,摸着通红的鼻尖像是小兽一般的嘤咛一声。

    来人身体一僵,随后就是有些哭笑不得的将她纳入怀中,大手温柔的抚摸上水月弯的脸,声带笑意的道:“可还好吗?”

    水月弯娇躯一僵,几乎是瞬间就想起了某些限制级画面,欺霜赛雪的小脸瞬间升腾起一片火热的绯红,看着炎破天炽热的眸中就像是世上最浓烈的春药一般,让他不想抗拒。

    昨晚只是稍稍的收了点利息,现在见她这般模样,炎破天马上就想起了昨晚的美好滋味,当下就是下腹一紧,双手环紧了她。

    “不好好休息,跑出来做什么?”

    水月弯没说话,甚至根本就是没抬头,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与他脚尖相碰的赤足,眸光慌乱又无措。

    炎破天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当下就是眉头一皱,直接是将她打横抱起,脚尖一踢就是关上房门,将她放到床上,而那双**的玉白小脚则是被他珍爱的捧在手中。

    大手的温热缓缓传递出来,水月弯恢复了些许神志,缓缓的抬头看向炎破天。水眸漆黑而幽深。

    炎破天似是心情极好的模样,神俊的面上像是镀了一层柔软的华光,那眉眼,那唇瓣,无一不像是上天精雕细琢出来的绝美珍品,此刻专注在给怀中女子暖脚的模样,就是神女也挪不开眼。

    “怎么还像个孩子,鞋子都不穿?”

    炎破天似乎是觉得手中小脚的温度回复了,所以又是拿起下榻处的一双素白缎鞋,轻柔的为她穿上,水月弯极为顺从的抬脚,用力,一双水眸定定的看着他。

    炎破天唇角勾起一抹弧度。

    “好了,早膳已经摆好了。”炎破天笑着抬头道,“可是饿了?”

    水月弯摇头。

    炎破天像是没发现水月弯的异样似的,大手穿过她的膝窝,半点不费劲的就将她抱了起来,春某看向她,对上那双漆黑灵透的双眸:“就是不饿也得吃,不然本王会心疼。”

    看这架势,是想直接抱着水月弯去用膳。

    水月弯于是开始挣扎!

    她不知道昨天自己是怎么回来,何时回来的,但是若是让九王府的下人们看见自己被炎破天抱着就这么从殿内出来,只怕每个人心里都是在偷偷笑吧!

    太丢人了!

    但是水月弯有心挣扎,力气又是比不过炎破天,双手打不开门,那男人索性就是一脚踹了过去,双手动都不动,直接是将那大门都给踹坏了!

    巨大的响声几乎都是惊动了暗处的暗卫!

    完了……

    水月弯索性就是把自己埋进炎破天怀中当了只鸵鸟,感受到男人胸腔中的震动,清冷之色又是褪去几分。

    双颊微红。

    赶来的暗卫一愣一愣的看着姑娘被自家王爷抱在怀中,还羞涩的将脸都给藏起来了,片刻后就是肃然起敬。

    不愧是自家的王爷啊!

    这么快就把姑娘追到手了!

    主子就是主子!

    不远处的一棵树上,苏警眸光缓缓暗淡下来,身形后退,美艳的面容缓缓隐入叶片之间。

    在九王府下看稀奇动物似的目光中,水月弯如坐针毡的用完了早膳,而期间,炎破天拼死拼活的就是不让她自己动手,把她当个废物似的一口一口喂。

    水月弯也真是无奈。

    “带我去见掌柜的,还有郝大夫。”水月弯经过一场斗争,终于是得到了能够自己走路的权利,一下地就是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劫后余生的小模样看的炎破天那张俊脸都黑了。

    怎么?在他怀中就这么不舒服?

    整个国都,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抱还抱不到呢!

    不知好歹的小女人!

    但是小女人问的话,不能不回答。

    “在地牢。”炎破天满目的溺宠柔和半点都不掩饰,“怎么,想亲自动手?”

    水月弯扯扯唇角:“不许?”

    “许!怎么不许!”

    炎破天想都不想的回道。

    开玩笑!好不容易等到小女人对自己的态度好了些,睿智的九王爷怎么会放过这样刷好感的机会呢?

    但是看着水月弯那赶往地牢,将自己都是抛到脑后的模样,炎破天还是满脸幽怨,像个被抛弃的小狗似的,吓着了九王府一波暗卫。

    很不巧,水月弯去的时候,正是那二人受刑的时间。

    “王爷,姑娘。”

    炎破天淡淡挥手,低低应了一句什么。

    九王府的地牢里面,什么刑具都有,几乎是把战场上逼供俘虏的那一套都拿出来了,鲜血淋漓倒是没有,但是惨叫声却是不绝于耳,这声嘶力竭仿佛是从地狱传来的声音若是让一般的男子听见了,都是会脸色白上一白的。

    水月弯恍若没听见似的,跟在一名暗卫身后,身边则还是一脸怨愤的炎破天,面无表情的看向那被绑在绞刑架上的两人,唇角噙着一丝冷笑。

    “原本这样的东西,是用不着带回九王府来的。”炎破天漫不经心的挑起她的一缕长发,在修长的之间绕着圈圈,“但是谁叫他们对你不敬,还暗害于你。”

    只要是对小女人有什么不轨之心,意图伤害她的人,就算是小女人凭着自己的能耐躲了过去,他天涯海角都会抓回来好好折磨。

    敢伤害他放在心尖尖上的人,胆子大发了。

    水月弯没去理会在自己脑袋上摸摸的炎破天,微眯的双眸看向那浑身血迹的二人,见他们进气多出气少的模样,颇有些不满。

    “你都快把人弄死了。”你都搞成这样子了,还叫她怎么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