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一百零八章在野
    **这个傻丫头,将自己的衣物都给脱了下来给自己穿,真是傻的不行。

    那边,行二突然往这边走来。

    一张清秀的笑脸笑得有些谄媚般的模样,十分狗腿:“多谢姑娘手下留情,作为感谢,不如回来可好?”

    水月弯微微的一挑眉。

    方才那药,她的确是留手了,也因此,行一行二二人才能这么快就从地上爬起来,但是这称得上是手下留情?还让她回去?

    水月弯双眸幽幽一瞥那漆黑马车上还有些颤动的车帘,寒眸微微化冻,险些就是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原本她真没打算回去的,就是扎个藤床都是能凑合着过一晚,再不行,就将异能注入他们体内,虽然是有些暴露秘密的冒险,但是他们都是值得相信的人,就是觉察出有些不对劲也是会吞入腹中,半点不会宣扬出去。

    方才她险些就是这么做了。

    看着行二一脸苦笑的模样,水月弯了然这到底是谁的命令。

    但是,水月弯觉得炎破天这人是不是抽风发神经的毛病得治,所以,只要将果儿他们带回去,自己却是不回去了。

    低低的交谈声通过微凉的夜空传递过来,炎破天听了个清清楚楚,面色铁青。

    什么叫将水果儿他们带回去就可以?

    为什么这帮人之中不包括苏警那个小白脸?

    她想跟苏警一起在这荒郊野外露宿都是不愿意回到马车上来?

    炎破天怒啊怒啊怒红了眼,一掌轰上马车壁,顿时坚硬的马车就是留下了一道浅浅的手印,轰炸声传了过去,水月弯紧抿的唇角缓缓漾开一丝波纹。

    苏警一直是盯着她,此刻也是发现了她面上的表情变化,因为时机太过凑巧,苏警双眸暗了暗,手中长剑更加握得紧了几分。

    “我在三不管中有一个兄弟,我可以叫他带帐篷来。”

    水月弯顿时就是转头看向苏警,面上有些怀疑之色:

    “当真?”没办法,实在是被这天然呆的家伙给坑了太多次了。

    苏警一阵气闷,重重点头。

    现在天色已经接近浓黑了,正是最困的时候,不远处的地上还横七竖八的躺着数十具尸体,血腥味微微飘荡,冷风又是呼呼的吹,孱弱如**阿纹还有婆婆已经是面色苍白了。

    现在离三不管还真是有些距离的,等到帐篷送来早就迟了。

    顿时,水月弯当机立断:“不用了,我睡在树上就好,将他们照顾好就行。”

    炎破天这人虽然张扬任性,但总不会拒绝这一群老老弱弱吧,不然的话,水月弯只能承认自己是看错他了。

    水月弯没有给他们反驳的机会,在**与阿纹依依不舍以及行二担忧的眸光中直接窜入黑暗,一瞬间就是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水月弯站着的地方就是多了一个人,镶紫边华贵黑袍在火光的照射下煜煜发光,他狠狠的瞪了苏警一眼,狠厉的眸光中警告的意味浓浓,脚尖一点也是追着水月弯的脚步而去。

    俊美容颜,凌厉气势,除了炎破天还会有谁?

    苏警才刚放下水果儿,刚要踏出去的脚步凝滞,片刻后看了眼参天的大树,脚尖一点,身形拔高,没入叶中。

    显然,这家伙是直接睡躲去树上了。

    **几人担心得很,都是不肯走,行二翻一个白眼,终于是忍不住的出声道:“主子都已经追出去了,姑娘不会有事的!”

    这么个破林子,还能拦住凶残的王爷和姑娘?

    瞎担心!

    水月弯是想出去捡点藤蔓什么的编成绳子绑在树上,凑合过一晚也就是了,但是疾奔的身形过了没多久就是戛然而止。

    对上炎破天猩红的双眸。

    水月弯不知为何,一句话已经是脱口而出:“炎破天,你哭了?”

    ……

    一片安静。

    这话一说出口,顿时只有虫子叫的林子间,现在陷入了一片完全的死寂,连虫子都不叫了!

    而来源,就是与面前这个男人身上泛起的强大气势有关。

    炎破天双眸猩红,眸光复杂难辨,几乎把水月弯看的毛骨悚然。

    “不错。”炎破天死死的盯着她,薄唇抿的发白,“本王就是哭了,那又如何?”

    “若是你再这般与本王闹脾气,本王就真的……”

    “停!”水月弯急急的止住他的下一句话,有些不确定的掏了掏耳朵,“你说什么?”

    别是她听错了吧?

    炎破天居然说,他哭了?

    这么丢脸的事情,他居然还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铿锵有力?

    不得不说九王爷额再一次刷新了水月弯的世界观。

    在水月弯看不到的地方,炎破天耳尖都是红了一大片,但是九王爷面上依旧是那副阴阴沉沉的恐怖模样,高大的身影缓缓逼近,直到来到水月弯面前。

    “你倒是好好看看。”炎破天微微俯下身子,盯着她诱红的双唇,喉结上下滚动。

    他这不是哭了,是想她想的。

    想抱她,想亲她,想将她揉进自己的骨子里,再也不放她离开,他还想要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软萌可爱,会甜甜的叫他父王,叫她母后。

    “你不要靠我这么近!”水月弯有些慌乱的推开他,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眼睁睁的看着炎破天长腿继续逼近,那点点的距离被瞬间拉近,直到零距离。

    水月弯拼命的挣扎,拿出吃奶的力气挣扎!她意识到,炎破天这样不对劲,很不对劲。

    炎破天身子炙热,紧紧的抱着水月弯娇软的身子,纤细柔弱的娇躯上传来一阵又一阵清甜的药草香气,该死的好闻。

    女子扭动的娇躯在二人之间摩擦起了点点星火,瞬间燎原。将脸埋入水月弯的颈项,炎破天本来幽深黑沉的双眸此刻居然已经是红的要滴血一般,与此同时,紧紧贴着水月弯下腹的地方也是传来了一种与众不同的坚硬与炽热!

    这个禽兽!

    水月弯耳尖红润,眉间更是微皱,手中金针一翻就是刺入炎破天的穴道。

    但是这男人似乎是半点没有受到金针的影响,反而是抱的越来越紧,呼吸也是越来越粗重!

    直到下一刻,一声帛裂之声响起,水月弯瞪大双眸,狠狠地又是一针扎上写到,身体也是疯狂挣扎……

    但是女子的挣扎啊,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效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