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一百零六章太冲动了
    登时炎破天就是将手给收了回来,一脸郁郁的转身又是回到软榻上,看似是微微闭着双眼万事不在意的模样,但是那耳朵却是竖的高高的,直愣愣的听着门外的动静。

    水月弯抱着水果儿,又是拉上了**,招呼上阿纹。黑着一张脸直直的就是往外走,

    那脚步半点停顿的意思都没有,只是一瞬间就快要融入黑暗了,行一行二傻眼了,过了好片刻才反应过来,急急的出声唤到,因此也就有了方才炎破天听到的那句话。

    行一行二直直的跪在水月弯面前,不言不语,只是行二时不时的拿眼睛去瞟**,盼着她快别哭了劝着点姑娘,不然主子怒了他们就得去掉一层皮。

    但是**哭的几乎要打嗝,那泪珠子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啪嗒啪嗒,压根就没看见行二的眼神示意。

    水月弯更加怒了。

    炎破天欺负她,他的手下又来欺负自己的丫鬟!真当她不敢下手对付他们?

    水月弯越想越气,将水果儿放到地上又是微微的拍了拍他,斥责了一声:“小男子汉!哭什么!”

    个没出息的,被那男人一吓就哭成了这个样子!

    实在是太没志气了。

    水果儿被这么一吼,哭的一抽一抽的,倒真的停了下来,只是那双肉肉的小手还是死死的抓着水月弯的袖袍。

    水月弯青衣的袖袍开的极大,只要微微一拂就能带起一阵不打不小的风,再加上她气质清冷幽戾,看着看上去似仙似魔,气质极为复杂。

    水月弯没有拦着水果儿这完全以她为中心的模样,更甚至于还抬手摸了摸水果儿的小脑袋,暗中安抚她的情绪;另一手指尖微动,丝丝粉末被带到空气中,随后渐渐扩散出去。

    黑夜极好的掩饰了一些小动静,等行一行二察觉的时候已经是来不及了,顿时那两人就是扑通一声歪倒在了地上,但是双眼还是睁着,一脸的不敢置信。

    他们这又是中了姑娘的毒了?

    原本二人已经十分提防了,但是架不住水月弯下毒技巧高超,并且药粉无色无味。

    王爷啊!这儿这么大的动静,您老听见了怎么还不出来啊!

    不然姑娘可就真的要走了!

    嗖!

    苏警回来了。

    但是苏警这一身上下,没有水月弯想象的干净。

    她怒气尚还未消,冷眸瞪着苏警身上也是打斗过后的痕迹,没好气的低吼:“你不是跑出去了么!”

    苏警美艳的唇微微抿起,颇有些无辜:“三不管的仇家来寻仇。”

    水月弯:“……”

    今晚还真是多事啊!

    虽然行一行二被药倒,但是话还是说得出口,顿时话最多的行二就是死命的嚷嚷:

    “姑娘!天色这么晚了!您还要去哪里啊!”

    行一没有说话,但是那眼睛中明明白白的透露出这么个意思:姑娘你不能走,你要是走了主子会气死!

    但是还可惜,水月弯只听见行二的话,并没有看见行一的眼神示意,当下就是冷冷的回道:“很晚吗?我怎么觉得亮的很。”

    除去那俩哭的没人形的,苏警与阿纹婆婆皆是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天空。

    嗯,星星很亮,月亮很圆。

    果然不晚!

    水月弯也不知今晚是怎么了,颇有些无理取闹:“天色这么亮,为何我不能走?”

    行二眼珠子一转:“山林中有豺狼虎豹!”

    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就算是水月弯手段通天,那么保护好自己也难以保护好其他人。

    但是……

    水月弯双眸幽幽一瞥苏警。

    “林中没有野兽。”

    行二险些将自己的舌头给咬下来。

    方才王爷都说了这小林子里面没有野兽,那么自己现在这么说,不就是反驳自家王爷的侦查结果吗?

    不管这山林中有没有野兽,自己都没有好果子吃。

    “姑娘!道路崎岖!”

    “闭嘴!”

    “姑娘!路途遥远!”

    “滚!”

    “姑娘!……”

    ……

    一路被拒绝,每一句话都是没用,行二抓狂!

    一直躺在地上双眼看着水月弯带着几人从他们眼前走过,而自家王爷那架马车里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顿时犹如福至心灵一般,当阿纹扶着婆婆从他面前走过时,忍不住的道:

    “姑娘,夜晚寒凉,婆婆怕是受不住。”

    顿时,水月弯停下了,返身回来给婆婆把了把脉,有些抱歉。

    只顾着生气了,倒是把这老人家给忘了。

    气糊涂了都。

    但是刚刚还说要走,现在又留下,岂不是会让马车里那个男人仰天大笑三声?

    水月弯第一次为了这么无聊的事情纠结,也不知道为何。

    行一再一次的给了台阶:“婆婆的身子是禁不起夜里的风的,不如姑娘就暂且留下,属下可以去找些草药。”

    水月弯暗翻一个白眼。行一压根就不会医理,哪里又能治得了婆婆那么棘手的病症?只怕认识个止血消肿的草药就是顶了天了。

    这个时候,**与水果儿也是缓了过来,**看着那躺在地上尴尬的一动不动的两人,惊讶的长大了嘴,被泪水洗涤过的双眸分外清澈。

    “小姐,都是**连累了你。”**泪眼朦胧。

    “小姐,您别顾着老太婆的身子,老太婆皮糙肉厚的,什么什么时候都能赶路!”婆婆苍老的声音。

    “婆婆……”阿纹有些左右为难的声音。

    “姐,晚上走果儿怕……”水果儿糯糯的嗓音。

    水月弯揉揉额头,终于是承认了自己的冲动。

    要是往常冷静的她,怎么可能做出这样有些荒唐的举动?

    “抱歉,是我冲动了。”水月弯深呼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在附近在扎一个帐篷吧。”

    话落就是看向苏警。

    像苏警这样的人,这样的事情应该是手到擒来。

    苏警点点头,当真是又燃起了火把,走到另一个方向,只是不到一会儿就搭了两个漂亮的帐篷。

    显然没有准备他自己的。

    一旁漆黑马车中,炎破天面上还是那一副淡然的模样,任谁都是看不清他的真正心思,只是微微握紧的拳头松开了几分,僵硬的身子也是放缓了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