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一百零四章炎破天撞头了
    小东西?

    看起来炎破天早就知道了?

    “是谁派来的?”

    水果儿肉肉的小手抓紧了水月弯的衣服,清澈双眸眨了眨,本就极为聪慧的他似乎听出了些不对劲。

    炎破天瞥了直往水月弯怀中钻的水果儿一眼,敲开马车中的暗格,懒洋洋的将手探了进去,抽出来一条细细长长的黑盒子,递向水月弯。

    水月弯伸手接过,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在水果儿好奇的目光中打开了,这一打开,她就是有些无语。

    这黑盒子,表面虽然是漆黑一片看不出什么,但是仔细看却能发现其上极有条理的纹路,黑暗中,水月弯只能借着外头的月光隐隐约约的看见,但是鼻尖侵入的香气却实实在在的告诉她,这是百年难见的黑檀。

    这么珍贵的盒子,里面放了个啥?

    小铲子?

    还是沾着些泥屑的小铲子?

    水月弯有些无语的瞪着面前的男人,差点没把这铲子摔他脸上去!

    “什么意思?”

    炎破天听她有些压抑怒意的声线传来,颇有些不解的睁开凤眸,带些询问的看向水月弯。

    什么什么意思?

    这是她以前丢在九王府的铲子,被他收起来了,怎么了吗?

    炎破天凤眸有些迷茫的看着面前的小女人,那迷茫的表情同水果儿很是相像。

    水月弯扶额。

    “你拿这个,是想让我挖坑逃跑吗?”水月弯忍受不住他傻子似的眸光,直接是讲话挑明了。

    闻言,炎破天俊美的容颜微青,轻咳一声,面部有些扭曲。

    “不是。”

    水月弯更加摸不着头脑了:“那你是什么意思?”

    她是真的不理解啊,以炎破天的身份地位,天下间有什么珍贵宝石得不到?

    这普普通通破破烂烂的小铲子,配放在这千金难求的黑檀匣子中?

    简直是暴殄天物!

    炎破天见她一脸看傻子一般的表情,那张风华绝代的脸微微的由青转紫了。

    这女人这是什么表情?

    真是让人想好好的教训一番!

    而事实上,炎破天还真就这么做了!

    忽的站起身来,一把将水果儿提起来丢到一边的软榻上,顺便抄起一旁的薄毯劈头盖脸的盖了水果儿一身,另一手也不知怎么弄的,直接是将水月弯的脑袋给托了起来,随后双唇又是重重盖下。

    落下重,力度却轻。

    水月弯有些惊愕的微张,居然是忘记了推开身上的男人,舌尖闯入,柔软湿滑,水月弯持久懵逼,直到水果儿拼命挣扎的声音传来,水月弯这才有些恢复清醒。

    在她的巴掌就要抬起来的时候,炎破天适时的松开手。

    “这是第一次你来到本王的王府的证据,你居然忘了,该罚。”

    水月弯这才刚刚回过神来,还没来得及羞恼,从炎破天口中说出来的话直接就是让她呆坐当场。

    第一次?进九王府?

    水月弯好好的想了想,终于是想起来那一次误以为**被他劫走而闯入王府的事情。

    好像还直接抢了一株他的草药。

    这件事儿,回想起来就有些尴尬。

    水月弯别过头,探手从他的魔爪下将水果儿放出来。

    “哎呦憋死我了!”水果儿一张脸红出了天际,此刻终于是呼吸到了新鲜空气,顿时拼命的大口喘气。

    而这样大口喘气的结果就是,水果儿眼前一片金星直打转,阵阵犯黑,差点跌下软塌。

    水月弯无奈的将水果儿掰直坐好,但是没一会儿这小人儿又是歪歪扭扭的快要摔下软塌了,口中还迷迷糊糊的喊:

    “哎呦怎么回事,好多星星啊嘿,姐你看有星星啊!”

    这蠢弟弟!

    水月弯索性就是将人放平,让他自己在软榻上打滚消化。

    这边的事情解决了,那边还有一个大孩子等着安慰呢。

    炎破天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她。

    方才她想半天才想起来的样子他全都看在眼里,心中顿时就是有些不是滋味了。

    与本王的初遇,居然还需要想这么久?

    这就好像现在的人忘了女朋友的生日一样,这伤害可是一等一的。

    于是咱们的九王爷大大,就这么弯着腰,手臂搭在水月弯的肩上,阴沉的眸光就这么看着她。

    水月弯一脸莫名。

    她甚至还伸手推了推炎破天,这意思是叫他闪远点,她好出去看看外边的情况。

    在他们插科打诨的时候,外边已经是有些金铁交击的动静了,那些杀手终归是现身了。

    但是这一推,推出麻烦来了。

    原本这有杀手来袭这样的大事,不管是谁都会是极为担心的,想要出去看看也是极为正常,但是,谁叫炎破天不是正常人?

    在他眼里,那帮子喽啰,手下的人可以对付,是压根就用不着担心的,那么现在在他羽翼保护之下的水月弯是更加的不用担心。

    在这种情况下,她还将他推开代表着什么?

    就是完完全全纯纯正正的想要他离远一点而已!

    这还能忍?

    忍不得了!

    炎破天那才被安抚好的情绪,又是明显的有些不对劲了,但是水月弯推开炎破天之后就是想要站起身来往外走。这也就是说,在马车中不靠近还不算,这是要躲到马车外头去的意图!

    而门外有啥?

    一帮杀手,还有那几个人,苏警就是其中一个!

    炎破天不知道什么叫做忍耐,但是当心情不好的时候,自然就是要将罪魁祸首抓起来好好的惩治一番!

    因此水月弯弯着腰还没走出几步就是被人拽了回去,顿时就是落入了那个熟悉的怀抱中。

    那淡淡的松墨香气侵入鼻端,水月弯居然惊讶的发现自己没有那么排斥这个炙热的怀抱!

    这还得了!

    敏感聪慧如水月弯,纵然是看不透深沉的炎破天的想法情绪,但是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变化!

    而这变化,绝对算不上好!

    水月弯一把推开炎破天,而炎破天在不高的马车中本就是微弓着身子压在她身上的,这么一推顿时就是有些脚步不稳,往后踉跄了几步,最后咚的一声,撞上马车坚硬车顶。

    不大不小的声音,时间顿时静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