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一百零二章可怜的水果儿
    水果儿鼓着腮帮子,一阵的咬牙切齿,红扑扑的小脸气的软乎乎的,呆萌可爱。

    水月弯瞟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指尖,又是漫不经心的道:“既然你的珊姐姐这么好,不如去找你的珊姐姐?”

    话中已经有了隐隐的不快,炎破天双眸微动,微微有些怜悯的看向还是一脸不服气的水果儿。

    这小子,还真是胆子肥。

    水果儿跺了跺脚:“谁要去找她!”

    上次珊姐姐掐他,把他弄得那么痛,他的气还没消呢!

    但是现在水月弯又是这样对他!

    他可是丞相府的小公子,是唯一的继承人!

    母亲和珊姐姐都是这么说的!

    凭什么一个又一个的都这么对他!

    水果儿鼓着腮帮子,表示很生气!

    “你又不想去找她,又不想同我一起上路,不如回去三不管可好?”

    水月弯看着那只到自己腿部的小人儿,伸手往一个方向一指,水果儿回头,正是他们刚出来的方向。

    水月弯出来的时候约莫午时,同炎破天胡闹了那么一阵,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所以那来时的路,黑黢黢的就像有妖怪在其中潜伏似的,水果儿只是看上那么一眼就已经是转过头缩着脖子,小嘴瘪了瘪。

    “那,那地方那么可怕……呜……”水果儿嘴巴扁着扁着,越想越是觉得自己十分可怜,抱着膝盖,也不管地上的泥尘,直接就是一屁股坐了下去。

    反正一天追着九王爷来,那衣服早就脏的不能看了,回去也是要丢掉了。

    “呜呜呜哇哇哇哇哇哇……”水果儿哭的那叫一个伤心啊,属于孩童还有些奶气的哭声远远的传了出去,引来回声一片。

    “呜呜,谁都欺负我,你也欺负我……呜呜。”

    “果儿不喜欢你们了!不喜欢你们了!”

    水果儿哭啊,哭啊,直到最后哭的嗓子都快哑了都没有一个人来搭理他,好容易揉揉眼睛把眼泪抹干净了,先看向九王爷之前坐的地方……

    没人!

    然后再看向当时离他不远的水月弯站的地方……

    还是没人!

    水果儿把那肿的核桃似的双眼揉了又了揉,腾的跳起来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上上下下看了个遍之后,终于是相信了一个事实。

    九王爷,还有他刚刚承认的姐姐,真的在这荒郊野外的就把他给丢下了!

    四周黑黑的,原本还有那两个侍卫点起来的火把,现在就连火把都没了,树枝簌簌的响,树影呼呼的晃,小小的人儿还没有身边一棵树高呢!

    感觉那一蹲下,就像是地上的一块小石头罢了,渺小的几乎看不见。

    “水月弯,你出来啊!”

    “水月弯,本公子命令你出来!”

    “水月……呜呜,姐!姐!我知道错了你出来好不好!”

    四月近五月的天气,在外界已经是有些暖意的了,但是在这林子中,是天然的湿润,所以夜晚还是有些冷的,水果儿就这样抱着自己肉肉小身子呀,原地跺脚啊跺脚,颤抖啊颤抖。

    轻微的抽泣声传了出去。

    约莫百五十米远的地方,水月弯手中拿着一根熄灭的火把,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一直在原地转圈圈的水果儿,双眸紧紧锁定周围。

    “小姐,你看小少爷,他一定很冷!”**在一旁想要上前但是又惧于水月弯的威势不敢上前,纠结的很。

    行一行二二人,手中亦是一根熄灭的火把,互相对视一眼,皆是摇摇头。

    水月弯轻哼一声,将手中的火把塞回**怀中,极为嫌弃的看向那小小的一团:“多大的人了,我们就是都走了又如何?路都不会走了吗?”

    就知道哭!

    还有那莫名其妙的全天下都要听我的蜜汁骄傲是从哪里来的?

    水月弯满满的不满,**却是傻眼。

    小姐啊!小少爷今年……七岁啊……

    咱有啥可以好好教不是,这么凶残做啥?

    看你这警惕四周的模样,到时候真的伤了那儿,心疼的还不是您自个儿啊?

    水月弯身侧空气微微波动,炎破天的身形在下一秒出现。

    “周围倒是没什么东西,只不过,有个把小东西。”某人黑衣几乎融进黑暗,声线也是有些低,若是叫胆小的见了,定然会吓得半死。

    水月弯眸带询问。

    “耗子。”

    水月弯扶额。

    也是,这小林子里会有什么猛兽,自己也真是关心则乱,还指使炎破天去看了看……

    想想还真是怪委屈他的。

    炎破天却不知为何又是冷哼一声:“还有个怎么也甩不掉的东西。”

    水月弯好奇了。

    什么东西?连炎破天都是甩不掉?

    炎破天见她这般有些情绪波动的好奇模样,只觉得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来,深深呼吸一口气,噌一声,身影又是消失不见。

    “诶……”水月弯低低喝道,手也是微微探出,但是只是摸到他的一片衣角。

    到底是什么东西?

    炎破天这一副不愿意多说的样子?

    美眸转了转,水月弯突然想到。

    能让炎破天失去冷静的,怕是只有苏警那家伙了。

    那一边,水果儿还是在哭。

    水果儿原本以为自己哭一会儿水月弯就会从什么地方跑出来落到他面前,就像在三不管的时候轻而易举的就将他给救出来一样。

    但是现在他眼泪都快流干了,嗓子也哭哑了,别说水月弯的人影了,就是个鬼影都没有!

    水果儿那个后悔啊!

    早知道,就是叫一声姐姐,多大的事儿啊!叫你嘴贱,就是不叫!

    现在水月弯真的走了,你咋办啊!这里又黑又冷,还有不知道什么蛇虫鼠蚁的爬来爬去,不知道什么虫子叫的欢快,好可怕的说!

    水果儿哭的都快没人形了都。

    就在水果儿担心是不是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在暗处看着自己的时候,原本至于虫子叫和树叶哗哗声的小林子,倏地掠过一道与众不同的凌厉破风声!

    水果儿一个转头,正对上一双黑白分明弧度惊艳的双眸!

    美丽的一双眼。

    但是,大晚上的你一转头对上一双眼睛!

    你啥想法?

    水果儿翻个白眼,嘴角抽搐,随后就是……

    “啊!姐姐救命有鬼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