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一百章水果儿的偶像
    紧闭的门被拍得轰隆轰隆响,还伴随着一道道孩子哇啦哇啦的呼喊声,连敲带踹,不见兔子不撒鹰般的拼命敲!

    “姐!姐!快开门啊!”

    “姐!我知道你在里面!”

    “姐!你们都进去多久了咋还不出来啊姐!”

    姐姐姐!

    水果儿这小子,现在怎么叫姐姐叫的这么顺溜!

    谁教他的!

    炎破天黑着脸,听着那门外的拍门声越来越响,越来越重,脸色是越来越难看。

    水月弯也是满头的黑线,顿时就是拉开了门,只见门外,水果儿正瞪着大眼睛在门前呼呼的喘气,小小的人儿插着腰,活像是见着了自己出轨的小情人一般。

    “你跟九王爷在里面干什么!”

    水果儿小小的身躯在水月弯淡然的水眸中圆乎乎的,小脸也是精致的不行,但是就是那张嘴,那个个性,实在是让水月弯想要把他的嘴封起来!

    “我与他在里头做什么,与你何干?”

    炎破天原本是换了件衣物的,正想要出门却听得她这句话,直接是挑了挑眉,好整似暇的靠在墙边上,微微闭着凤眸,薄唇扬起一抹勾人的弧度。

    门外水果儿直接是原地爆炸!

    自己最最崇拜的九王爷啊!

    被水月弯轻薄了啊!

    被那个懦弱胆小,就连看自己一眼都不敢的水月弯给轻薄了啊!

    水果儿泪流满面。

    “怎么?”水月弯似笑非笑的看着此刻在自己面前表情十分诡异的小人儿,那欲哭无泪的模样不知为何叫她有些想笑。

    “什么怎么了!”水果儿声音中都是有些哭腔了,“你居然对九王爷做了这种事!这种事!”

    那种事?

    哪种事?

    同床而眠,唇舌交缠算不算?

    水月弯这么淡淡的想一想,娟秀的小脸先是红了。

    一见水月弯这般模样,水果儿气的吱哩哇啦乱叫!

    “啊啊啊啊啊啊!”

    “你怎么能对九王爷做出这种事情!”

    “你快点去向九王爷道歉!”

    道歉?

    水月弯微微的笑了:“你自己去啊。”

    水果儿更气了:“又不是我的错,凭什么要替你道歉!”

    “谁说要你替我道歉了?”水月弯只觉得平日里无聊逗弄逗弄自家的傻弟弟也是极为有趣的,“真没看出来你倒是这般的喜欢他。”

    “当然了!九王爷那么帅!那么酷!”

    “真的那么稀罕啊?”

    “当然了!九王爷是真正的男子汉!谁不稀罕!”水果儿鼓着腮帮子,想都不想的道。

    “你那么喜欢他,去嫁给他啊!”

    “当然了……”

    诶?

    水果儿一愣,随后就是看着面前坏坏微笑的水月弯,狠狠的磨了磨小牙。

    怎么办,好想咬死这个姐姐!

    但是水果儿却是不知这才是水月弯与你亲近的表现,若真是陌生人或者仇人,水月弯一句话就能将他气的仰倒还不带醒过来的!

    换句话说,水月弯肯开你的玩笑,是给你面子。

    正在这时,炎破天自屋内步出,面带笑意的看着水月弯,一旁的水果儿,直接是石化成了沙子,风一吹,呼呼的散了个精光。

    虽然九王爷还是一身的玄黑,但是水果儿能够敏感的发现,那玄黑衣袍上的绣线,颜色变了!

    自那高贵的红黄,变成了那绝艳的魅紫!

    虽然还是一样的好看,但是……

    九王爷换衣服了啊!

    就意味着……

    水果儿的视线不由自主的看向一边淡淡然负手而立的水月弯,敏感的发现水月弯的衣袖以及领口,都是有些几不可见的褶皱,虽然是十分微小,但是水果儿视力好,又是离得近,细看之下,一下子就发现了。

    水果儿白眼一翻,小身子没任何预兆的就是往后倒。

    水月弯莫名的看着水果儿小脑子瓜子快要撞到地了,这才想起来托住他的小身子,看着那眼皮子底下咕噜咕噜乱转的眼珠子,无奈的扶额。

    “这小子,倒是可爱。”炎破天看着那张与水月弯有几分相似的面庞,赞扬道。

    水果儿眼珠子转的更快了。

    水月弯看看身边的男人,又看看怀中的小家伙,突然觉得这二人才是真正的像。

    一样的幼稚。

    “对了,本王倒是忘了。”炎破天似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对水月弯道,“你的嫡女令在本王这里。”

    水月弯惊讶了。

    嫡女令,她没想着找来着,因为她的目的不是继承丞相府,而是毁了丞相府,为水果儿要回嫡子令也只是为了从申氏手中将他夺回来,并没有其他的打算。

    但是现在,炎破天说,嫡女令在他那里

    莫不是水阑珊给他的?

    看水阑珊对他的迷恋程度,还是很有可能性的。

    水月弯眯眸看向他:“拿来。”

    炎破天魅紫的长袍描边称的他有些俊邪:“可以啊,亲本王一下。”

    水果儿狠狠的颤了颤。

    水月弯掉头就走。

    炎破天赶紧给人拽回来。

    再抬手,已经是在袖间划下一物塞到了她的怀中,轻咳了咳:“这就是。”

    嫡女令是用青檀石所制,在其上勾勒着那一道道复杂的花纹,繁复冗杂,于中间打通了一条长条流苏,串起了上下,于最后结成一条络子,其上刻着大大的繁体女字,而右下角,则是丞相府的标志。

    水果儿的那一枚,大致相差不多,只是那女字,换成了一个子字罢了。

    水月弯接过,道了声谢。

    炎破天微蹙眉头:“你我之间,不需说这些。”

    水月弯明智的保持沉默,突地好奇心一起:“你的呢?给我看看?”

    炎破天怔了怔,修长食指微微遮了遮鼻尖:“我没有那东西。”

    “没有?”水月弯有些不信。

    他备受皇帝宠信,征战沙场……

    但是可惜,排行第九。

    水月弯恍然大悟。

    谁让那个太子是皇后生的,又是第一个儿子,那皇家的储君令牌怕是在他那里。

    水月弯已经在筹谋什么时候让那太子将令牌交出来了。

    “不过那东西在谁那里不重要。”炎破天见她一副沉思的可爱模样,淡淡的道:“只要本王想要这天下,他就必须给。”

    那一身妖紫魅线勾边的黑袍男人,轻飘飘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君临天下一般的气度与狂傲,几乎能让世间所有女子倾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