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九十九章睡,睡着了
    炎破天一点都不温柔。

    唇齿甚至还磕到了她的唇瓣,与方才那隐隐的血腥气不同,浓郁的血腥味道让水月弯觉得自己的唇上一定破了好大一个口子。

    水月弯这么一个冷性子的,都快要被炎破天这时不时的抽风给吓着了!

    “好……痛!你,唔……”

    不理。

    “放手!”

    炎破天我行我素。

    水月弯几乎要抓狂了,就在她想要狠狠的咬下在自己口间放肆的舌尖之时,他居然退出去了!

    退出去了!

    被吃了这么久的豆腐,他说退就退,说走就走?

    水月弯表示不干!

    于是水月弯小手探出,强势的勾住了面前有些惊诧的男人的下巴,在他似喜似忧极为复杂的眸光中,反击!

    炎破天哪会放过这小女人难得的主动机会,直接是主动的张开了双唇,同时罩着水月弯后脑的大手,微微用力。

    水月弯半天才发现自己又是被这个男人抢回了主动权,但是,狼入虎口,水月弯手不得劲,索性,用腿!

    水月弯身子才刚刚一动,炎破天就已经是闷哼了一声,似是极乐又似是极痛,水月弯那聪明的小脑袋瓜子,瞬间当机!

    见她一副蠢萌蠢萌的模样,炎破天低低的笑了两声,悦耳醉人,大手不知何时挪到了她的臀上,随后往下,重重一压!

    “啊!”水月弯这回是实打实的尖叫出声!

    炎破天唇角斜斜勾起,带些微不可察的邪气与狂妄:“本王这个样子,怕是不能放你走了。”

    水月弯面色在瞬息间,红绿青紫转了个遍,最后定格在浓的欲滴的嫣红上,红唇微启,破口大骂:“炎破天你个混蛋!”

    女子愤怒的骂声传出屋外,惊起不知多少鸟雀。

    不得不说,将自律冰冷的水月弯气到这个程度,炎破天也是颇有成就感。

    但是过犹不及,看这小女人咬牙切齿几乎想上来啃一口的模样,炎破天明智的见好就收。

    水月弯恨恨的磨牙,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两枚金针,倏地就要往下扎!

    我让你不规矩!

    居然还敢……

    水月弯只要一想起那触感就浑身都是鸡皮疙瘩。

    现在只是隔着衣服她就已经感受到了那一处的炙热硬挺,那若是……

    呸!她在想什么!

    水月弯觉得在这金针还是扎在自己头上好了!醒醒脑!

    炎破天在金针落下来之前扣住了她的皓腕,唇角是有些餍足的笑意,哪还有先前脾气火爆狂燥的模样?

    嗯,这小女人很是生涩,很是纯洁。

    他九王爷大大表示,很满意!

    “本王已经好了。”炎破天注视这那张依旧是羞恼的小脸,微微笑道。

    炎破天不说还好,一说,水月弯几乎又是要暴走了!

    好了?什么好了?

    你好了的话!那现在在她屁股下面硌得她浑身不舒服的东西是个什么!

    炎破天双手垫在脑后,心情极好的看着她想动又不敢动,甚至是连他的身子都不敢下的小女人,缓缓的闭上了凤眸。

    水月弯瞪着眸子,面色已经恢复如常,耳边却已经传来了他平稳的呼吸声。

    睡着了?

    水月弯凑近看了几眼,鉴定完毕之后,轻轻抬起小屁股,一脚挪下来,又是将另一脚也挪下来,双腿着地,正要去奔赴屋外的大好春光的时候!

    腰间一紧,又被人勾上了床,像是抱着抱枕似的,似是觉得极为舒服,蹭了蹭!

    水月弯那个挣扎啊!

    炎破天眉峰微皱,拍了拍她的后背:“安静些。”

    水月弯继续挣扎。

    炎破天凤眸还是闭着,身子却是微微凑过来,双唇柔柔的轻啄了啄她的脸,有些咕哝着道:“陪本王睡一会儿,到时候不拦着你走。”

    水月弯渐渐的就安静下来了,看着他眼睑下那淡淡的乌青色,默了默,丹凤眸睁得大大的。

    她有些好奇。

    身为九王爷,万民敬仰,不理朝政……为什么他看起来却是这般忙碌的模样?就连那几回,这人一个转头就是跑了个没影……

    似是水月弯打量的视线太过明目张胆,炎破天终于是微微睁开了眼睛,又是如法炮制的将她的小脑袋按向自己的胸膛。

    男人的胸膛炙热而温暖,水月弯如目的皆是他身上玄黑的衣袍,看着看着,也是微微有了些困意。

    和衣相卧,素净的室内,被这一青一黑的两道身影称的明媚了起来。

    ……

    已是傍晚,两人依次醒来。

    炎破天凤眸微微带笑,一手环在她的腰间,另一手支着头,看着她微微蹙眉,迷茫了一瞬间后,又是往日里的清冷模样,那双眸子也是平静无波,对上炎破天的双眸,轻轻一笑,美眸顾盼生辉:“你倒是睡得好,九哥。”

    炎破天脸一黑。

    他们现在睡在同一张床上!

    她这么一叫,怎么好像做了什么禁断伦理的不轨之事似的……

    不过炎破天也是无奈,当初结义宴会上,她虽是男身,但是终究是她本人不是!

    后悔了啊……

    炎破天眸色沉沉,就是臂弯中的人儿退开了都是不知。

    “徐景如今还好?”

    水月弯这一声唤,将炎破天惊醒。

    炎破天双臂抬起微微挡着双眸,对她一醒来就是问那半死不活的家伙很是不满:“很好,都硬了。”

    水月弯手中的动作一顿,幽幽转头看向他,对上一双戏谑的凤眸,随后眸子大大方方的往他身下看去。

    “嗯,还真是硬了。”

    炎破天轻咳。

    双冰峰那么冷,将一具尸体放进去可不是得硬么!

    原本打算再逗逗这小女人的,结果被她给吓着了。

    “保好尸身,不得见水,不得见光,更不得受伤害,日后再……”

    “何时去云雾凶地?”

    水月弯一滞。

    炎破天还是那个姿势,懒懒的仰面躺在床上,一腿曲起:“本王会派人监视水华居,休想自己偷偷去。”

    到最后又是一肚子醋味儿:“更别想跟那个杀手打什么赌!”

    原来他都知道了?

    奇怪,当时又没有暗卫跟着……

    水月弯疑惑了。

    “本王不知道你为什么对那个杀手网开一面。”炎破天睁开眸子,“但若是再被本王抓到你们二人独处!”

    “本王就杀了那个男人!”

    炎破天现在只要想起那一幕就是抓心挠肝的,话语中也是透出了丝丝的狠厉之色。

    水月弯无奈抿唇,正要开口……

    “姐!姐!开门啊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