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九十五章装死的老人家
    老人家似是早就已经知道这结果了,没有便显出半分失望以及奔溃,反而是极为平静的道:“老身知道,多谢小姐了。”

    “阿纹还需要您。”

    一想到阿纹,这老人家眼中就是涌现了几分不舍:“阿纹是个好孩子,只可惜,被我这个老婆子给拖累了。”

    “我看小姐是个好心之人,日后,还希望多照顾小……阿纹。”老人家抬眸看向水月弯,苍老眸中的殷切之色几乎让人无法拒绝。

    可是啊,水月弯从来就不是常人。

    “为什么?”水月弯淡淡的道,“我只是认可他作为我伙伴的身份,可没说要面面俱到。”

    “我要人,不要无能之人,所以像这样需要人照顾的奶娃娃,老人家你且自己收回去吧。”

    老人家张大眼,似乎是有些不相信这少女口中居然会说出这般的凉薄讽刺之言,顿时就是有些激动的重咳了咳。

    咳声传到房门外,让等的心急火燎的阿纹微微的放下了心。

    是婆婆的声音,小姐真的将婆婆救活了!

    水月弯漠然看着老人家咳得上气不接下气,也没有伸出手来拍上一拍,端坐着像是一尊美丽冰冷的玉雕。

    好半天功夫,老人家才算是停了下来,看向水月弯。

    水月弯感受到老人家略带些指责的视线,漫不经心的抬眸迎了上去:“老人家可是觉得我太过心狠?”

    婆婆不说话,但是不说话,很大程度上表示默认。

    另一点,婆婆知道这小姐定然是达官贵人家的小姐,所以,不敢多说占了很大的一部分。

    “在我看来,婆婆虽然嘴上说疼爱阿纹,但是我却半点都是没看出来。”

    这一句话下来,老人家不干了!

    阿纹是虽然不是她的亲子,但是十几年养育再加上阿纹的确懂事又乖巧,这样的孩子,谁会不喜欢?

    她老婆子早就将他当成了自己的亲儿子!

    这小姐,看上去是一副聪明的模样,说出来的话,却是这般的没有根据,简直是胡言乱语!

    婆婆开始深深的考虑,到底该不该将阿纹交给她。

    水月弯知晓老人的心思,但是却并未说破,反而是扬起了一抹笑容,落在不巧正看过来的婆婆眼中,就像是将自己心底的打算全都剖开了放在这女子的面前一样,心间都是微微的颤了颤。

    “老人家,你诈死,到底是如你所说的不想再拖累阿纹呢,还是想让他亲手将你烧死,从此半生火灾内疚痛苦中呢?”

    婆婆浑身一颤!

    水月弯这话是极重的,但是若是不这么说,只怕这老人家还是想要自杀甚至自寻死路半点没有求生**的话,即便是有异能出手,也救不回来。

    而且,不排除她现在之所以没死是因为根本没钱买毒药的情况。

    想死之人,防不住。

    “你,你在说什么……”老人家又是重重的咳了咳,几乎像是要直接背过气似的,从胸腔深处发出的震动闷响让人听了极是不舒服。

    水月弯咄咄相逼:“难道不是?想活就活,想死就死,你有没有将尚且需要你的人放在心上?为他考虑着想?”

    “都没有对吧,因为你只想着自己能够解脱,却从未想过阿纹要怎么生活!”

    “即便是我有心相救,你这般态度,也会让所有人的努力功亏一篑!”

    水月弯说话不拐弯,将婆婆的真正心思都给说了出来,一瞬间,婆婆一口气没喘上来,闭过气去了!

    水月弯指尖光芒闪烁,点向婆婆额间,又是一阵扎上后脑,不多时老人家就是再度醒来。

    醒来已经是泪流满面。

    “婆婆,你有救,但是需要全心全意的配合。”

    婆婆似乎是被水月弯一番话给骂醒了,此刻居然是问都不问水月弯的后续,直接就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水月弯微微倾身:“婆婆,会写字吗?”

    婆婆又是愣愣的点头,在水月弯的掌控下情不自禁地跟着她的节奏。

    “好,那么这第一步,我要求您每日在纸上写‘我有救’三字。”

    这是什么治疗方法?

    婆婆刚开口想问,水月弯已经是开口道:“持续十天,在这十天之内,我会配药送过来,稳住病情。”

    “好。”

    老人家看着水月弯,似乎在等她的后文。

    还有吗?

    不好意思,已经没了。

    水月弯对着门外唤了一声:“进来吧。”

    婆婆似乎是有些懵,就这个?

    没了?

    阿纹一个冲了进来,小脸上满是笑意,而婆婆看着那张狂喜的小脸,却终于是明白了,这女子骂得可真没错。

    若是自己真的就这么死了,那么阿纹怕是再也不会露出这样的笑容了。

    “好了阿纹,没事了,婆婆有救了。”老人家看着阿纹的脸,慈爱的笑道。

    而听闻此言,原本还有些忐忑的阿纹瞬间就是冲着水月弯的方向跪了下去,一下一下的又是扣头,**是拉都拉不住,而水月弯却只是淡淡的道:

    “如今只是暂时无事,我没说她的病能马上治好。”

    阿纹一怔,最后便是重重点头:“阿纹省得!”

    小姐这话,是在跟他讲,婆婆的病难治,需要打持久战!

    但是只要能够治好婆婆的病,就算是小姐要他的命去下药他都是愿意!

    小姐对他来说,犹如再生父母!

    “老人家,小女子先前多有得罪,还希望不要放在心上才好。”

    水月弯想了想,最终还是将这句话给说出了口,对于她这般心性凉薄之人来说,已经是颇为难得。

    毕竟何时,堂堂的子峰组首领需要同人说出这样的道歉之语?

    老人家眼眶含着泪,连道不敢。

    水月弯推出屋子,将空间留给那一老一少,微微背着双手立在屋前。

    行二自身后上前来道:“姑娘,主子正在找您。”

    炎破天?

    倒是有几日没见到他了。

    “何事?”

    但是身后行一却是没有回话,水月弯有些疑惑的想要转过身子去,但是方才转了一半,娇小的身子就已经是落入了一个炙热的胸膛,耳垂被人含住,密密麻麻的亲吻落于其上。

    “炎破天!”水月弯气怒,不过几日不见,这人又是故态复萌!

    咱们的九王爷不知为何,此刻似乎是有着极好的心情,听她全名全姓的叫他也不在意,反而是轻启薄唇,高挺鼻尖微微蹭了蹭水月弯的侧脸,犹如情人在耳边厮磨:

    “本王好想你,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