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九十四章救治
    破破烂烂的竹门摇摇欲坠的,总觉得吹上一口气都能把它吹散了,此刻阿纹轻轻一推就开了。

    “婆婆!”

    跟在最后边的行二都还没有跨入房门,门内已经响起阿文的惊叫声。

    水月弯视线极快的扫了一眼室内。

    简简单单的木板床,一桌一椅,不远处的地面上是一张破烂的草席,上面还有一床削薄的被子,一看就知道是阿纹平日里睡的地方,没有任何多余的家具,也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真真是一贫如洗。

    而此刻那张小小的木板床上,正躺着一名年逾花甲的瘦小老人,静悄悄的,哪怕是这么多人一同进来都是没有表现出动静来。

    难道说!

    阿纹顾不得身后的水月弯他们了,扑到床前嚎啕大哭。

    即便是吃过再多苦楚,但是阿纹依旧是一名少年,而不是每一名豆蔻年龄的少男少女都像水月弯这般沉着冷静,看透人心的。

    就像**,此刻看着这一副堪称是悲剧的一幕,已经是有泪水在眼眶中打转转了。

    行二瞥了**一眼,走上前去探了探老人家的脖颈。

    “姑娘,还有救。”

    水月弯微微点头,行二得了首肯,直接是走上前去,将扑在床边的阿纹给生拉硬拽了起来。

    “快起来!”

    “婆婆,婆婆你怎么能就这么离我而去啊婆婆!”婆婆是对他最好最好的人了,从小将他拉扯大,他还没有在婆婆膝下尽孝就已经是阴阳两隔了!

    “你别拉着我!”

    阿纹直接是对着行二怒吼。

    “不拉着你?你很碍事知道吗?”

    行二本就看不爽这个少年,此刻也是没有了什么好脾气,也是,在九王爷手下做事的人,你那个是有真正的好脾气的?

    “阿纹,相信小姐!”

    小姐?

    阿纹有些茫然的转头,正巧对上了水月弯有些凉薄的双眸,直接是膝行到水月弯面前开始拼命磕头:“小姐!请救救婆婆吧!”

    随着一下一下的扣头,阿纹的额上马上就是出现了一道道的伤痕,再加上那哭的满脸鼻涕眼泪的模样,看上去是真真的走投无路般的惶恐。

    水月弯看一眼床榻上的老人,又看一眼跪在自己脚下的阿纹:“你若是再跪下去,我便不救了。”

    顿时,磕头的碰碰声戛然而止。

    阿纹双眼有些红肿,满脸希冀的看着水月弯,但是水月弯依旧是不动,过了一会儿,阿纹双眸间燃起的希冀之色又是缓缓的黯淡了下去。

    小姐未曾把脉,也未曾施针……

    这是已经放弃了吗?

    还是觉得对一个死人,压根就不需要做这些无用功?

    阿纹有些自暴自弃,所以也就忽视了**在一旁拼命的给他打眼色!

    直到最后,**实在是有些无语了,索性就是上前一把将身材瘦小的少年拽了起来,随后涨红着小脸就是往外拖,阿纹面如死灰,也是不准备反抗了。

    到了门外。

    “阿纹你真傻!”**看着面前站都有些站不稳的少年,几乎是有些恨铁不成钢了,“小姐还没放弃,你倒是先放弃了!”

    阿纹意识渐渐回笼,抹了把面上的泪珠,茫然道:“什么?”

    “你!你个傻子!”**一根指头戳上阿纹的肩膀《》“小姐给人诊治的时候,是不准有人在边上看着的!”

    “你还傻乎乎的把小姐走到床边的那一条路都给挡了!”

    阿纹眨了眨眼:‘这么说,婆婆有救了?”

    **重重点头:“就是说啊!”

    “那,那为什么小姐这么久都不说话?”阿纹又哭又笑的,手上有些脏污还是拼命的往脸上抹,知道那张脸脏的都没眼看。

    **索性是翻了个白眼。

    “姑娘是嫌你太蠢。”行二抱着剑,收起了面上的笑容,微勾着唇角补充道,“懒得跟你说话。”

    阿纹那张尚有些稚嫩的小脸,瞬间涨的通红,看上去极为的不好意思,可爱极了。

    好萌哦……

    **双眼冒桃心,一双贼手爬了上去,这边扭扭那边扭扭,嘴上还理直气壮的道:“有小姐出马,就是死人也能救回来!安啦!”

    话刚说完,一把长剑就是将**的双手打了下去,行二一张笑脸不知为何有些阴:“别吵到姑娘诊治!”

    只要扯到水月弯,**那是一万个小心,当场就是收回了手,乖乖的等着。

    ……

    门内。

    水月弯轻轻在床边坐下,双手交叠这放在双膝上,优雅大方,冷然淡漠,与这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老人家,醒过来吧。”

    也不知过了多久,水月弯的声音淡淡在屋中响起。

    床上的老人没有半点动静。

    “小智极为聪明,若是卖做奴隶,定然能有几分好价钱。”

    老人枯老的眼皮子地下,眼珠子微微转了转。

    “算了还是不了。”

    那眼珠子又不动了。

    “听说菊开园是个好去处,还是去那边吧。”水月弯也不看那床榻之上的老人家的动静,直接就是起身,脚步轻轻,却是极快,只肖一会儿就能走出了这小小的房门。

    “等,等等……”

    听得这苍老的声线,水月弯即将要推门的手顿了顿,转身望去。

    老人家依旧虚弱,但是却是已经睁开了双眼,神思也是尚且清楚,是被病痛折磨的形销骨立的模样,却没有先前那垂死之态。

    水月弯微微弓了弓身,淡淡唤道:“见过老人家。”

    那老人家微微瞪大了眼,像是有些醒过神来了,挣扎着从床上探出半个身子来,看着面前清雅高贵,气质出尘的女子。

    “你,你是谁?小智呢?”

    水月弯上前几步,将那枕头垫在老人家背后,微微扶了一把:“小智如今唤做阿纹,是我的伙伴,此次来,是向老人家你告别的。”

    老人家瞪大了双眼,有些浑浊的双眸只能隐隐约约看到水月弯的形容,只知道这是一名极美极美的女子。

    “告别?难道真的……”

    水月弯抿唇,微微笑道:“那脏污之地,小智不会去。”

    闻言,老人家微微放下了心,有些无神的双眸直直的盯着水月弯看,似乎是想要看透面前女子的心性。

    自己是活不了多久了,但是小智还有大把大把的时光好过,不能让自己一个老婆子给耽误了。

    水月弯双指并出,搭上她的脉搏,只是片刻就是收回了手,红唇轻启道:

    “绝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