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九十三章凶残的女人
    轰隆隆的脚步声终于是停下来了,大地都仿佛是经过了一场蹂躏,震荡不休方才停止就听到了一阵能够震碎苍穹的哭嚎。

    “小弟啊!哥哥对不起你啊!”

    哥哥弟弟?

    水月弯唇角勾起一抹微笑。

    这哥哥弟弟的尺寸,还真是差了不止一丝一毫,若是不说,谁知道这二人居然会有血缘关系?

    先前围拢来的那些人都是像苍蝇似的飞了个精光,此刻正躲在暗处,只用一双阴暗的眸子看着面前这一幕,捉摸着等等这几个人被土狼打死后自己要怎么做才能捞点油水。

    水月弯微微退后几步,避开那喧嚣而起的灰尘。

    “就是你么!就是你杀死了我的弟弟?”

    行二清秀的面上缓缓带上一份肃杀之气,手中长剑铿然一抖:“这人渣敢轻薄我家姑娘,出言不逊,死有余辜!”

    “你放屁!我弟弟这么乖!怎么会去轻薄什么姑娘!杀人偿命!拿命来!”

    那人说着就是直接扑了上来!

    近两米二的巨大身躯,就是这么轻飘飘的走过来也是一个极大的压迫力,更何况这人还是满脸胡子目露凶光,还从背后抽出来一根极为庞大的狼牙棒!

    虎虎生风!

    行二却是半点不惧,反而是迎上几步,长剑带起的凌厉杀气硬是将那蛮牛似的冲撞之力给顶了回去!

    手下半点没有留情,不多一时,那熊人身上就是多了好几道血痕,滴滴答答的往下滴着鲜血,刺鼻的血腥味道似乎是更加刺激了他的神经,狼牙棒几乎当成了锤子用,一锤一锤的咣咣凿地,隐隐间,地面都是裂开了几道缝隙。

    **双手捂着嘴,眼见着那在熊人的狂猛攻势下有些踉跄的人影,频频惊呼。

    “行二,小心啊!”

    水月弯美目似是随意一瞥,直接是抬腿走去,一掌劈上了一旁的墙面,安静了那么几秒,那墙体顿时在那几人惊骇欲绝的目光裂出了道道细纹,随后,轰然崩裂!

    在漫天的灰尘砖石中,水月弯寒眸幽幽望向那已经呆傻傻坐在墙根下吃了一嘴灰还不自知的两人,声音像是淬了冰泉一般,让的人心中发寒。

    “滚起来。”

    见二人还是半点反应都没有,水月弯索性是脚尖一勾,勾起地面上一块拳头大的砖石,嘭的一声填上了其中一人的嘴,顿时就是鲜血淋漓,惨叫声随着求饶声响起。

    水月弯不耐的喝道:“闭嘴!”

    那两人瞬间闭嘴。

    “那个人,是谁?”

    水月弯原本只是想找个人问问那人的来历,但是没想到这帮人如此不知好歹,那便没有办法,她只能动些粗暴手段。

    这两人看起来是这里的原住民,应当知道那人是谁。

    “他,他叫土狼,是这里出了名的厉害!”其中一人瞟了眼水月弯微微曲起的嫩白小手,抖着声音回答道。

    乖乖,这墙可是他用石头一块一块的垒出来的,这女人居然一拳给砸塌了!

    好凶残!

    水月弯微微点头,旋即脚尖一转,飞身上前,准准的踏上土狼腰胯之间,修长柔韧的双腿如同灵蛇一般勾缠上土狼的脖颈,一瞬间,狠狠用力!

    咔吧。

    “啊!”

    “小姐!”

    “姑娘!”行二大急!

    这蛮人被弟弟的死弄得疯了,就是他一个大男人都是有些吃不消力气,姑娘上来会很危险!

    土狼双手也是沾满了鲜血,死死的掐着水月弯的双腿,交接之地已经是出现了大片大片的淤青,看这架势,是想直接将水月弯的双腿折断扯下来!

    “小姐!”**与阿纹更是急的原地乱转。阿纹更是如此!

    今天是小姐为了他才来到这里的,要是小姐出了什么事情,那么他也就只能以死谢罪了!

    “姑娘!小心啊!”行二急吼吼的,咬牙,长剑一震又是冲上前来。

    水月弯充耳未闻,双目一瞬不瞬的盯着土狼瞪得突出的眸子,冷冷一笑,掌间微弱的光芒若隐若现,蓄满力道就是狠狠一击而出,正中土狼天灵盖!

    “遇到我算你运气不好!”

    顿时,土狼静止下来,片刻后,道道鲜血如同是小溪一般,从土狼脑袋上汩汩流了出来,在那鲜血就要触及大水月弯衣衫之前,水月弯另一腿登上土狼胸口,同时收腿,顿时那熊一般的两米二就像是垃圾一般的被踹了出去!

    顿时,不管是暗中的,还是在场的,都是如同吃了毒药似的,半句话都是说不出来,只顾着滑稽的张大着嘴,风吹过,四下无声。

    行二默默收回长剑。

    他发誓,他听见了颈骨折断的声音!

    还有天灵盖碎掉的声音!

    姑娘实在是……猛啊!

    自家王爷的追妻路,当真是漫漫无涯。

    水月弯轻轻握了握拳,连看都是没看地面上的两居尸首一眼,隐含着凌厉之色的幽眸往四周轻轻一瞟,清清淡淡的声音就是响了起来,像是寒风吹过一般,冻了一地的冰渣子。

    “若再有不长眼的,就是这个下场!”

    过了一会儿,四下无人回声,水月弯也是不在意,领着众人扬长而去,始终都是无人敢拦。

    等到那一行人走出了老远,才有人从暗处,石头后,梁柱后冒出头来,吞吞口水看着地面上一笑一庞大的尸体,惊惧不已。

    “这,这女人到底是谁!下手也太狠了!连土狼都杀了!”

    “不知道啊,从来没见过!”

    “够美够辣,如果能……”

    “他妈的你想死别拉上哥们,没看见那娘们儿下手贼狠吗?”

    “诶钻地鼠,别以为老子怕了你,骂谁呢!”

    “骂的就是你!蠢货!”

    下一秒,俩人就是扭打在一起,你一拳我一脚的极为凶狠的就干上了,而周围的人费但是见怪不怪,反而还你一言我一语的加起油来。

    像这样,一言不合发生口角,继而演变成流血事件的,在三不管地区,每天都是有着许多许多……

    远去的水月弯几人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她们已经在阿纹的带领下来到了他们居住的地方。

    一间摇摇欲坠的茅草屋,夏不遮阳冬不抗风,水月弯怀疑只要这吹过的阴风再大一些,这小小的屋子纪要被吹跑了。

    阿纹面露激动之色,轻轻喊了一声婆婆,率先推门而入。

    但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