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九十二章三不管
    小智见了水月弯,几步小跑就上前了来,学着丞相府中的下人弯腰拱手,恭恭敬敬的道:“见过小姐。”

    一旁的**笑嘻嘻的道:“得了吧,小姐不喜这些。”

    水月弯松开微微皱起的眉,微微一笑:“的确。”

    “可是……”

    “跟了我,就不能再叫小智这个名字了。”

    小智闻言抬头,看向这个几乎可以说是救了他性命的女子,深深的点头:“随小姐取名。”

    水月弯想了想。若是让她杀几个人倒是简单的很,但是取名字这等事情,也却真是做不来,不过,她不会没关系,边上不是还有一个人呢吗。

    “**,你来取。”

    “啊?我?”

    水月弯淡淡点头。

    **也是个极为爱闹的性子,此刻有这么好玩的事情,当真是皱着小眉头苦思冥想了起来。

    “不如叫……阿纹?”

    阿纹?

    水月弯笑容微微深了些:“这名字着实有趣。”

    “哈哈!”**得了水月弯的夸奖,一仰小脖子极为骄傲,“一个是**,一个是阿纹,连起来就是波纹,多好啊!”

    “不错,那便叫阿纹吧。”

    小智没有异议,但是此刻却突然有一道男子声音插足进来,清清朗朗的极为柔和。

    “阿纹未免太过土气了些吧。”

    水月弯微微偏头看向行二,这人还是那副低着头的恭谨模样,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说的;若不是这声音确实是从水月弯身后传出来,说不得倒是会错过了去。

    “哦?你有什么见解?”水月弯小手摸上下巴,似笑非笑的打量行二。

    行二干咳一声,有些不自然的躲避着水月弯的视线,但是面上依旧是淡定的道:“阿纹听来就像城西卖肉包子的。”

    “你,你瞎说什么!”**跳脚!

    水月弯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现在还是叫小智的小智面上有些尴尬之色,尚有些稚嫩的脸上有些无措。

    **面色涨红:“阿纹多好听!正好与我的名字凑成一对!”

    行二微微抬头瞥了**一眼,上下嘴皮子一碰:“不好听。”

    “哪里不好听了你倒是说啊!”

    “土。”

    “哪里土了啊啊啊!”

    “哪里都土。”

    **气的跳脚,转头就寻求水月弯帮助:“小姐你看这个人!跟那个行一一样讨厌!”

    “嗯,是挺讨厌。”

    水月弯挑了挑眉,极为捧场。

    “就是嘛!小姐都这么说了,你就叫阿纹,不许改。”

    小智,哦不,阿纹乖乖的点头。

    **见他同意,嘿嘿的笑了两声又是对着行二挤眉弄眼,一脸的我厉害吧哪里难听了的表情,整个就是一小人得志。

    “阿纹谢小姐赐名。”

    水月弯摆摆手。

    阿纹嘴唇掀动几下,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正在犹豫间已经是听水月弯问道:“你的婆婆可还好?”

    说起婆婆,阿纹原本还有些喜意的双眸就是有些暗淡了下去。

    “大夫说,大夫说婆婆已经……”

    水月弯了然。

    当初在药坊见到阿纹的时候他就说是为了婆婆而来的,只是没想到他的婆婆已经病重至此。

    小智垂着头,微微低着眸子,脚尖有些不安的在地面上刨了几下,过一会看一眼水月弯,又低下头去,过了一会儿,看一眼又低下头去,满脸纠结的模样就差在脑门上刻字了!

    小姐!我有事找你!但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水月弯就这么颇为有趣的看着这名少年脸上的郁闷表情,欣赏够了才道:

    “走吧。”

    走?

    去哪?

    **与行二倒是一脸糊涂,但是阿纹却是听得明白,在心中暗暗感叹小姐料事如神的同时又是多了一层无言的感动。

    小姐的医术在那天他已经看到了,原本他来,就是想求小姐出手救救自己的婆婆的,但是话还没说出口小姐就已经洞悉了,并且二话不说的就要同他一起去!

    真要说起来,自己就是小姐无意间救下来的罢了,但是小姐却愿意为了他亲自出手救人,哪家的下人有这样的好命?

    阿纹揉揉微微泛红的双眼,在朦胧的雾气下捕捉到了那道已经往门外去的背影,纤细娇小,但是却拯救了他的整个人生。

    “还不跟上。”

    “来了!”阿纹响亮应道。

    ……

    阿纹的家,在城西的西边的一道巷子中,可以说是全国都最贫穷的地方,乞丐遍地就不说了,因为没有当官的愿意管这里,所以这里的不法之徒,小偷小摸也是极为猖獗,朝廷在几次派人来都没有收到成效之后,索性就放他去了,这里也就变成了那三不管地区。

    不管生,不管死,只管活。

    为了活,什么都做得出来,像小智这样,还知道去药房工作的少年,在这三不管是凤毛麟角。

    是以,当一身青衣,冷艳迫人的水月弯缓步进入三不管的时候,周围就是渐渐的围拢上来了一群人,衣衫褴褛,满脸脏污,眸中浑浊而无神,如同病弱的残狼,隐隐的凶气渗透而出。

    水月弯脚步一顿,双眸沉下。

    “哪来这么漂亮的小娘子,跟我回去做我媳妇可好?”

    行二不知从哪里搞出来一把剑,几步上前挡在了水月弯身前。

    “呦呵!还有剑啊!唬谁呢!”

    说话的人满脸猥琐,身上穿的也不知是什么衣服几天没洗了,破破烂烂的露出了一大片的胸膛,枯黄干瘦,盯着几人中间面无表情的水月弯直吞口水,偏偏此刻还用那手咣咣砸自己胸膛以示自己的强壮。

    “小娘们儿识相点跟大爷走!这瘦鸡一样的小子能满足那你吗?”

    那矮子用手一指,指中了阿纹。

    阿纹气的浑身颤抖,涨红着脸低吼道:“闭嘴!”

    “小子!胆子大发了啊!居然敢对老子大呼小叫的!”那矮子跳脚,撸着袖子就想冲上前来,行二二话不说一直是长剑出鞘,锋利的长剑在昏暗的阳光中折射出森寒的光,一剑划下!

    “啊!”

    那矮子惨叫着倒了下去,胸前血流如注。

    “啊!杀人啦!”

    “杀人啦!”

    “快跑啊!”

    这个时候,也不知是哪里传来了一道冲天的怒吼声,接着是轰轰的脚步声,声音大的让水月弯错以为是有熊跑了过来。

    “哪个敢对老子的弟弟下手!不想活了吗?”

    不远处卷起漫天黄沙,那巨大的物体在水月弯微微眯起的丹凤眸中越变越大,直至跑进十米范围之内,也由此得以看清那东西的真实面貌。

    那是个人,但是身高将近两米二,就是炎破天在他面前都矮上一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