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九十一章吐血的申氏
    男子眸中划过的一道光芒,极快,是以根本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p>

    “我要是问九王爷借着一笔钱,可以吗?”</p>

    “噗!咳咳咳咳!!!”</p>

    那男子闻言拼命的咳嗽,还是撕心裂肺的那种!</p>

    原本是等着申氏做出决定的,但是申氏徒然爆出来的这句话,还真是让他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p>

    申氏却好似没注意到那男子眼中看神经病似的神色似的,自顾自的道:“现在需要千年雪莲救命的,是你们未来的九王妃!你们不是因该将千年雪莲双手奉上吗?”</p>

    申氏越说眸子越是晶亮。</p>

    对啊!</p>

    九王爷看起来,也不是个无情之人,那么就极有可能看上自己的女儿啊!那么以后她就是九王府的岳母!</p>

    拿自己家的药材,还需要给钱吗?</p>

    若是水月弯知道了申氏心中这一番想法,想来会很是薄凉的夸赞一句:真是天才。</p>

    那男子咳啊咳啊的的,好容易缓过劲来,刚擦了擦脸就看见申氏一双眼睛贼光发亮的,差点唬了他一跳!</p>

    “不可能!”</p>

    不是九王爷没钱不借,而是你这个前提假设实在是太傻太蠢太不切合实际了!</p>

    请恕他行二连想都不敢想这事儿!</p>

    那男子,也就是行二,满肚子腹诽,没地儿说,险些将自己就给憋死。www</p>

    申氏还想继续说:“我说的都是真的!你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吗?”</p>

    行二心中霍霍磨刀,默默道:“知道啊,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要刁难你啊。”</p>

    姑娘可是派第一护卫队的兄弟来吩咐的,必须要忠诚执行啊!</p>

    行二觉得,这女人脑子有点问题,原本还想整治一番给姑娘出个气,现在想想还是速战速决的好。</p>

    智障,是会传染的!</p>

    “你是怎么做九王爷的下属的!这个时候就应该……”</p>

    行二翻了个白眼,皱着眉头扬声喝道:“来人!”</p>

    唰唰唰!</p>

    申氏面色惨白的看着那瞬间出现在内堂中看起来就十分不好惹的黑衣人,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想干什么,我,我可是……”</p>

    “我管你是谁!”行二不耐烦了,**裸的就是威胁,“雪莲爱要不要,五十万两一个子儿都不能少!”</p>

    “你!”</p>

    “怎的?”</p>

    怎的?她还能怎的?</p>

    “你……等着!”申氏咬牙切齿,咯吱咯吱的几乎发出了点点嘎嘣声,显然是恨极了,“我去找卖家!”</p>

    行二呵呵冷笑:“这不就对了!做什么做白日梦!”</p>

    申氏狠狠的在心中骂了行二一通,踩着重重的脚步声出了内堂,顿时门外出来中年妇女仿佛是更年期的叫喊骂声,嘶哑难听:“快让开!让开!肮脏的贱民!”</p>

    整个一个泼妇!</p>

    ……</p>

    许是知道自己前前后后已经浪费了许多时间,所以申氏此次倒是极为迅速的就将银票送了来,但是论起这其中的曲折历程,就算是心计如她都是要摸一把辛酸泪。www</p>

    也不知为什么,分明是旺铺,地段都是一等一的好,一日都是日进斗金,按理说这样的铺子应该是排长队竞价的!</p>

    但是到了她这里,等了好半刻都是没有人前来问价!</p>

    知道最后她实在是要放弃的时候,才晃晃悠悠来了一个人,还报出了一个史无前例的低价!</p>

    五万两银子!一间旺铺!</p>

    申氏几乎要吐血了,但是有什么办法呢!最终也只能是将房契地契都是交了出来,用杀人般的眼刀子不痛不痒的戳那人几下,随后还要继续去卖下一家。</p>

    一路下来,申氏真是身累心也累,心肝脾肺肾都快心疼得淤青了!</p>

    到了最后,直接是没有形象的狂奔回丞相府,在水阑珊即将死去的最后一刻,将药灌了进去。</p>

    看着看着已经渐渐有了起色的女儿,再想想自己现在浑身穷的叮当响的模样,直接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p>

    边哭还边喊:“我的钱啊!我的半辈子的家当啊!全都没了!没了!”</p>

    若是水凌波看到了现在的申氏,只怕是要将她锁进柴房,然后再请个道士来作法了!</p>

    不得不说,实在是大快人心!</p>

    就是水阑珊院中的几名丫鬟的都是不由自主的抿了抿唇,偷偷暗笑。</p>

    可见,这两母女在平日里是有多招人恨了。</p>

    几乎是水阑珊服下药的那一刻,水月弯就已经知道了,而那一堆的房契地契以及银票,也是一分不落的全部到了她的手里,于是,水月弯抽出几张,递给行二。</p>

    “这些给你交给炎破天。”</p>

    行二撕去面上的伪装,又是露出了那清秀的笑模样,此刻也是微微笑着,却是退后了几步:“属下不敢。”</p>

    水月弯不解。</p>

    “为何?”</p>

    人手是问他借的,她还借他的名声狐假虎威了一把,怎么的也得给点表示才对。</p>

    行二面上依然是恭谨的笑,但是心中早已是闹翻了天。</p>

    他敢打赌,自己若是将这东西带回去,自己一定会跟着这些银票变成飞灰的!</p>

    这是无数次经验总结下来的血泪教训!</p>

    所以今天,要么是自己带回去被王爷砍死;要么是自己当机立断的拒绝掉!</p>

    绝没有第二种可能!</p>

    行二面色不变:“这是我家王爷给姑娘的。”</p>

    “不必,你带回去,要么,你自己留着也行。”</p>

    行二泪流满面:“属下不敢!”</p>

    这一再的推诿叫水月弯有些不耐了。</p>

    “给你便拿着!要么自己留下,要么去交给炎破天!”</p>

    行二再度涕泪交加。</p>

    姑娘,这俩全都是死路一条啊!咱能给条活路不?</p>

    行二心中默默哭泣,于是面上也就没有回话,暗暗的抗议。</p>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的一道唤声:</p>

    “小智!你回来啦!”</p>

    水月弯眸光微动,将银票往行二手里一塞,就步出了房门。</p>

    先前小智回了趟家,这段时间都是不在身边倒是忘了,小智这个名字若是被有心人听见,可是还会牵扯出自己的另一个身份的。</p>

    但是若是冠上自己的姓……</p>

    水,水智?</p>

    水蛭?</p>

    水月弯摇摇头就是否定。</p>

    将小智唤进来,索性叫他自己取名。</p>

    小智与初见之时有了很大的变化,合体的袍子,花样不繁复,极为干净,明灵清澈的大眼睛,与水月弯几乎差不多身高,看上去也是个挺拔的少年郎了。</p>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