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八十三章两晕一残
    “你下手太狠了,水阑珊现在都是没爬起来。”水月弯完全无视水凌波的意愿,转头笑意轻盈的对炎破天道。

    炎破天看也没往那边看上一眼,仿佛只是踩死一只小虫子一般的瞟了一眼:“还没死。”

    所以,不算是下手重。

    果然是九王爷!打了当朝一品大员的妻子和掌上明珠,只要没死就成!

    水月弯暗暗赞叹。

    但是……

    “你会打女人?”

    额?

    炎破天凤眸中的笑意一滞,缓缓对上她的:“不行?”

    水月弯摇头。

    这意思是不行?

    炎破天心中一动,再道:“但是你除外。”

    水月弯眸中有些疑惑:“你打谁不打谁,与我有什么关系?”只不过你打的是水阑珊,这一点让她很是开心罢了。

    炎破天又是一滞,居高临下看着她姣美的容颜暗暗咬牙切齿!

    这女人实在是!

    那边,水阑珊忍者浑身上下几乎是抽筋拔骨般的剧痛,慢慢的爬了回来,期间路过晕迷过去的申氏,却是半个眼神都没有投射过去,脏污的面上只有一双恨意满满的眸子还能看得清,死死的盯着水月弯。

    在她眼里,是水月弯勾引了英明神武的的九王爷,不然九王爷怎么可能放着自己不要去要这么一个贱人!

    自己哪里都比她好!

    水阑珊双眼几乎要嫉妒的出血了,只凭着一股意志,让她绝不这么轻易倒下。

    另一边,水月弯眼角瞥着那鹅黄的狼狈身影,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炎破天轻聊。

    炎破天见水月弯说完那句话之后就是沉默着,面色也是不对,心下稍稍有些悔意。

    方才若是不这么暴躁便好了,现在自己在她心里本就不怎么样的印象怕是又记上一状。

    咱们的九王爷正有些纠结的时候,那轻飘飘传来的女子声线瞬间就驱散了他心中的阴云。

    “没什么打女人不打女人的事情,只有该打与不该打。”水月弯淡淡的开口道,面上还是一如往常的平淡。

    炎破天的脸瞬间就多云转晴,更甚至还轻笑了几声,充分表现了他的愉悦,大手又是将她揽入怀中,狠狠的抱了抱,倒是没有太过放肆。

    但是跪着的水凌波早已经吓傻了,那边的水阑珊在水月弯面色如常的窝在九王爷怀里习以为常的模样的时候,一口气生不来直接的就是晕过去了。

    顿时水华居本就不大的院子中不远不近的晕了俩,还有一个正跪在地上,面色诡异也不知道是悲是喜。

    “没看见姨娘和水阑珊晕过去了么?”水月弯没动,就这么乖乖巧巧的窝在炎破天怀似笑非笑的看向申氏带来的一帮人,“还不将人拖出去?”

    那帮婆子丫鬟几乎都缩成了一团在地上只顾着抖,闻言拼命点头,急忙站;起来,当真就是将那申氏与水阑珊当成死猪似的拖出去了,就丢到了门外。

    水月弯漫不经心的再道:“丢远些,别脏了我费心养好的土。”

    “是是是!”

    九王爷正看着这里呢!几个婆子就是有心不想躲开也是不敢。顿时,那两母女就像是垃圾似的,被丢到了水华居不远处的湖边,小风嗖嗖的吹着,烂泥似的一动不动。

    几个婆子回来,又是想要跪下,炎破天却是道:“下去。”

    这帮人正是求之不得!

    天知道九王爷气势有多强大,即便是缩在墙角他们都是无法幸免于难,吓得腿都软了,一张脸真是惨白惨白。

    水月弯从炎破天怀中挣扎出来,见水果儿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了出去,便退后进了房间,将主场交给他。

    方才他说在水华居中抓到苏警了?

    苏警跑到哪里去不好,又回到这里做什么?

    门外,炎破天收起对着水月弯的点点笑意,俊美的容颜上是一派漠然,沉沉气势席卷而出,全数笼罩向地上跪着的水凌波。

    水凌波瞬间就感受到了这强大的压力,额上出了一层细汗,双腿早就已经是没了半点知觉了,但就是死咬着牙不动。

    九王爷心思难测,这时候定然不能做出什么惹他不快的事情,不然远水救不了近火。

    圣上也救不了他!

    现在院中就只有炎破天与水凌波,一跪一站立,水凌波终于是承受不住这越发凌人的气势,颤巍巍的开口道:“九,九王爷,下官不知所犯何罪……”

    说到这里,水凌波又是埋怨上了水月弯。

    连那帮卑贱的婆子丫鬟都是下去了,但是就留下他一个人对着喜怒难辨的九王爷!

    他宁愿被圣上派去治匪!

    炎破天白衣微微被风扬起,凌人的视线落在那一丛翠竹上,软了软,再看看跪在自己脚下显得极为渺小的水凌波,本欲再刁难一番给他的小王妃报个仇,但是思量了几番,最终还是及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若自己的小女人真是……那么积些善缘也好。

    白衣像是要乘风而去,炎破天没再看水凌波一眼,转身随着水月弯进房,只是丢下令水凌波迷茫的一句:

    “错将珍珠当鱼目,当真愚蠢。”

    水凌波呆着脸,傻子似的看着九王爷进门去,低头默默盘算。

    他是一水国的丞相,虽说不能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九王爷相比,但好歹也是有些权势的,丞相府也是富贵之家,他还有善解人意的妻子和美丽的女儿。

    除了水月弯这个孽女经常将他气的不行之外,哪有什么珍珠,什么鱼目的?

    九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水凌波的不解疑惑,但也只是在心中默默的转了几圈,随后就是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庆幸九王爷没有真的发怒要处置他,虽然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里……

    气势汹汹来找茬的人,两个晕了,还有一个拖着半残的腿慢慢挪回去,简直如同残兵败将一般的狼狈。

    门内水月弯已经是捧着一盏茶,秀眉微皱的打量着面前被绑成一只大黑粽子的团子,蒙面布巾要掉不掉的,从那白皙的肌肤和弧度优美的下巴来看,来真是苏警没错。

    门嘎吱一声响,炎破天推门而入,那张风华绝代的面容就是含上了微微的笑意,连个眼角都没施舍给苏警,大步走近,理所当然的坐到水月弯身侧。

    见他没有开口的意思,水月弯只好道:“这人,你打算如何?”

    炎破天不动声色的挑眉:“不问问本王同丞相说了些什么?”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