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八十一章敢打本王的王妃
    若是炎破天知晓这女人心中在想些什么,怕是要将她给拖出去打上几百板子再说!

    “一水国的律法说的明明白白,我已经说了不同意,但是你却执意逼迫,到底是不将陛下放在眼中呢,还是觉得丞相府已经有能力可以篡改律法了?”

    水月弯可是不怕这什么诛九族的罪名,因为真有一日丞相府犯了这等大罪她也有办法带着果儿逃出生天,真要说起来,看不起这一水国所谓律法的是她自己。

    但是水阑珊可不这么想,水月弯在他们看来不过就是嘴巴利了一些,其余的,实在是算不上什么,说起这等话,水阑珊只是刚开始时惊慌了一下,随后就是强自镇定下来,反唇相讥:“你说这话可是要负起责任的!若是丞相府因为你招致了祸患,我倒是要看看你要怎么办!”

    水月弯看着水阑珊面上那洋洋得意之色,颇为不齿的扯了扯唇,不屑道:“那你倒是试试。”

    “你!”水阑珊气结。

    说这话不过是为了堵水月弯罢了,若是丞相府真的一朝倾覆,那么她怕是也要死在那牢狱之中了!

    但是总有那么一种人,急欲作死。

    “二小姐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了,怎么就预言着丞相府将倾?”申氏讽刺一句,又将谄媚的眸光投向水凌波,使劲讨好:“有老爷在,这丞相府怎么会倒呢?”

    水凌波闻言,确实被这谄媚之言哄得有些开心,当下看着申氏的眸光就柔软了几分。

    “只怕不能吧?”一旁却有一道不合时宜的凉凉声线传来,将水凌波从自我陶醉中给打了出来,一脸的不满。

    “水月弯你这是何意?”

    水月弯小指微动,道:“没什么意思。”

    水阑珊插上一刀:“父亲,水月弯分明是觉得您没有这个实力保护好丞相府!”

    “荒唐!”

    水凌波大怒,扬起巴掌,冲上前来就要抽下去,面上隐隐的扭曲快慰之色让水月弯眸中是越来越冷。

    水果儿惊叫出声,两母女睁大眸子心中疯狂呐喊,而水月弯纹丝不动。

    既然他说要出来,那便给他这个机会。

    就在那巴掌距离水月弯的脸只有半寸距离时,水华居的大门轰然被一道气流破开,强劲的气流即便是出了门口依旧是冲势不减,狂风四起,将水凌波掀得险些摔了一个大跟头!

    还没看清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子已经是涨红着脸一脸屈辱的神色怒吼出声:“那个混账!好大的胆子!”

    飘飘然扬起的烟尘还未完全落下,但是已经可以看出那朦胧中的伟岸身影,那绝对是个男人!

    水阑珊兴奋啊!激动啊!

    这男人,谁都看到是从水月弯的房中闯出来的!仙子她还有什么话说?还有什么话说!

    水阑珊几乎兴奋到癫狂,双眸都是几乎瞪脱眶了,布满血丝极为骇人:“大家的哦偶看到了吧!这贱人的姘头就在里面!大家都看到的事情谁都是不能否认!水月弯,你还不将这男人绑了随父亲去见官……”

    更难听的话还没有骂出,只听到水凌波一声惊骇的倒抽气声!随后就是两股战战,几乎是要直接跪下身子去了,

    水阑珊没有看向水月弯那边,只觉得父亲的表现十分怪异,也只当做是被水月弯藏男人这个事实给吓住了,跑上前去想搀住自家老爹的手,再做一次二十四孝女儿,口中再次抓紧一切机会诋毁水月弯:

    “父亲,二妹妹肯定不是故意的,就算是有些饥渴定然也不会做出这般让丞相府蒙羞的事情,父亲你可千万别生气千万别生气……”

    水阑珊正叨叨着,双眸又是高傲的往水月弯那边一瞟,刚要收回目光就是一怔,随后话也是说不出来了,涂着鲜红蔻丹的指头指着那已经可以隐隐看出的人影,喉间发出不敢置信的呃呃声,双眸瞪得比之前还大!

    水月弯想着,就算是水家的老祖宗活过来,水阑珊的眼睛都不会瞪到那么大!

    呵呵,看来是吓着了。

    水月弯美眸轻瞟身侧站定的白衣男人,轻笑着摇了摇头。

    炎破天宽袖一挥,磅礴内力如同龙卷风过境一般刮过小小的院中,那隐隐残留的粉尘顿时消失无踪。

    炎破天此刻的心情算不上好。当着他的面,居然有人敢打他的小王妃,当然是一巴掌扇飞!还用得着想吗?

    一生气,浑身的气势就狂飙。

    水凌波满头的冷汗,真是将那大夏天的汗水在这一会儿流了个全,擦都擦不干净!

    “九,九,九王爷!”水凌波张着嘴半天,终于是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拉下那边还是一脸傻逼的两母女,双膝没有犹豫的扑通一声就跪到地上去了,冲着炎破天道:“九王爷大驾光临,怎么没有通知下官……”

    水凌波的意思是,通知一下您老要来我们可以准备一下,看现在,啥都没有还被您看到这一幕后宅之事实在是尴尬啊尴尬!

    但是炎破天瞟了水凌波一眼,薄唇掀起一抹弧度,不甚在意的道:“本王出行,要同你报备?”

    “不不不,下官不是这个意思!”水凌波慌忙摇头否认。

    炎破天黑眸似是真的含了些疑惑之意,高颀的身量比水月弯高出了半多个头,只要轻轻一抱,就能将身旁的小女人揽入怀中。

    手心痒痒的。

    不管心中在想些什么,那张如神君一般光华的面上还是一副漠然:“那你是什么意思?”

    说的好了,本王就放过你;说的不好了,本王可就要罚你了。

    水凌波额上再度落下几滴冷汗,双眸盯着地面,脑子糊涂的就像乱滚的线头,怎么理也是找不到方向,只能将到处乱转的眸光看向面前一大一小一黑金一素白的两双鞋上,徒然心中一动,脑中顿时像是开天辟地一般的清明。

    这九王爷莫不是正好经过看见丞相府这么大的阵仗,一时间被吸引进来,然后多管了闲事吧?

    这么一想,这念头就好像在心中扎根了似的,越想越是这么回事儿,大着胆子抬头想要将事实真相告诉九王爷的时候,正巧看到九王爷正用他看不懂的眸光看着水月弯,当下就是脑子一抽,冲着水月弯吼道:

    “孽女!九王爷在此!还不跪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