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七十九章被蠢无语的水月弯
    申氏恶狠狠的咬牙,瞪着水月弯的那双眼就像是淬毒了一般,阴狠毒辣,一不小心落入了一旁水果儿的眼中,这七岁小人儿刚止住的眼泪又是奔腾而下。

    水月弯又是一句掉冰渣的话语甩出:“闭嘴!”

    小人儿果然是被吓坏了,拿那双肉肉的小手捂着嘴巴,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水月弯,却是真的不哭了。

    “身为男子,动不动就哭,实在是太难看!”水月弯红唇微张,那与水果儿相似的眸子凌厉严肃,一幽深一湿润的双眼,在姐弟俩相遇之后首次对上。

    水月弯那双眼,即便是炎破天都是不得不叹一句直通人心,丹凤眸眼尾上挑,看上去便觉得直直的望进了心中一般,一切都是无所遁形。

    水果儿几乎马上就要脱口而出那姐姐二字,但是身侧另有一道猖狂笑声将水果儿从那奇异的状态惊醒。

    “胡说八道!这与始皇帝的手抄本又有什么关系?拿着鸡毛当令箭,你还真是不要脸!”

    申氏,还当真是学不乖。

    水月弯微微闭眸,片刻后唇角微扬,又是将苗头对准水凌波,铁了心要让他成为自己的助力,将他自己的老婆孩子拖下水。

    “丞相大人,请问律史纪要之中,第五卷第三章第三百六十款第一百三十二条是什么?”

    “隔墙有耳,丞相大人最好不要说什么不知道的话,若是传到了谁的耳中,只怕……”

    水月弯,她居然敢威胁他!

    水凌波有些傲气,但是这傲气却是对错了人,对外,他却是左右逢源、高深得很,所以如今他的注意力都在水月弯半胁迫的语气上,倒是真的没有注意到那一声极为疏离淡漠的丞相大人。

    “你问这个,要做什么?”水凌波双眸紧紧盯着水月弯,微微有些怒气。

    “没什么,想知道罢了。”水月弯漫不经心的道,“丞相大人莫不是背不出来?”

    谁不知道,当初水凌波在殿前听封时,那可是一字不漏一字不差的将这本《律史纪要》给背了出来,当场就是哄得龙心大悦,还赏赐了许多东西嘉奖衷心来着,现在要是说不会背了……

    那可就呵呵了。

    水凌波怎么会不记得,但是他就是不想说!

    这样子背出来,怎么看都像是被自己的女儿逼着背书的样子,自己的面子要往哪里放?

    但是不背,又不行,这可是**裸的藐视圣上!

    “果儿,你来背。”水凌波拍拍水果儿的小肩膀,吩咐道。

    水月弯眸光染上一丝奇异。

    这《律史纪要》,全本可总共有十卷百章六百款八百条之多,条条都是没有重复,又是极为拗口,水果儿若是能背,那可真是……不一般哪!

    水果儿抬头看了眼一脸慈爱的水凌波,又看看不远处也是看着他的水月弯,整整衣服,摇头晃脑,噼里啪啦的当真是将那一小段的全都给背了出来!

    背完还挑衅的看了一眼水月弯,傲娇极了。

    水凌波满意的点点头,转向水月弯:“你可听明白了?”

    水月弯面上还是淡淡的,将目光转向正一脸得意的水阑珊,声线倏地寒了几分:“你可听明白了?”

    “什么?”这话头徒然转向自己,水阑珊有些反应不过来。

    现在父亲可是当众不给水月弯脸面,亏她还以为水月弯将父亲都是收服了,没想到根本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那她自然是在一旁看戏了,这还用想吗?

    水月弯只觉得水阑珊今天没带脑子,实在是蠢得都没话说了,索性就是望着天,将水阑珊忽视个彻底。

    “水月弯你倒是说话啊!”

    “水月弯!我命令你说话!”

    “小贱人!说话!”

    水阑珊跳脚!

    但是有什么用,水月弯依旧是抬头望天,似是那晴好的天空中多了什么花纹似的,十分惬意。

    有人在说话吗?不好意思,不管是人叫还是狗叫,她全都听不见。

    而那边,水阑珊还在叫嚣,殊不知一旁卑微的奴仆中,正有几名胆大的捂嘴偷笑。

    水凌波终于是看不下去了,他一脸不满的转向有些委屈的申氏,斥责道:“看你养的好女儿!”

    简直是蠢的无可救药!

    被自己男人当众这样斥责,自己的好女儿又是在一旁像泼妇一样的谩骂,申氏那张老脸皮也是有些泛红,直接是不顾形象的一把扯过水阑珊,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

    所有人都能见到,最近性情大变的大小姐那张脸,从白皙变成惨白,随后又是像煮熟的虾子一样红彤彤的,变来变去的极为好看。

    看的水月弯本就依稀上扬的唇角又是上扬了几分。

    方才水果儿背的那一段,是些维护高层利益的法文,其实说的也没什么,但是对水月弯来说可就不一样了。

    水月弯是嫡女,名正言顺的嫡女,想要搜查世家身份高贵嫡女的房间,先拿手谕。

    所以只要水月弯活着,想要搜查她的房间,就只能有皇帝的口谕!或者说,她本人同意才行。

    但是显然,水阑珊是没有这个权利的。区区庶女,身份卑微,若不是有水凌波宠着,就是出去,那些贵女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也就只有她自己将自己当回事儿。

    水月弯依旧没有将视线转下来的意思,众人就这么看着她望天,心中再次感叹一句:

    大小姐果然是生的好看!

    这个角度看上去,依旧是有一种惊艳之感,让人不忍将眸光移开。

    “水月弯,这是大事,你快答应吧,让这帮婆子进去搜一搜也就是了!”水凌波微微皱眉,直接是开口命令道。

    水月弯在数这天上有几朵云彩。

    “水月弯,本丞相命令你开门!”

    水月弯看到了一群小鸟从天边飞过。

    “孽女!开门!”水凌波索性吼道。

    水月弯终于是将视线转向了被气的不轻的丞相大人,又是冷冷一笑,刚要再度刁难,但是耳中却突然传入一道极细的内力传音,说的好像是……

    听清楚这道信息量颇大的声音之后,饶是水月弯也是讶异的挑了挑眉,神色有些异样。

    而这抹不同寻常的异样,又是被羞愤难堪的正牢牢盯着她的水阑珊捕获,于是,女高音的尖利嘶吼再次划破苍穹。

    “快冲进去,那男人就在里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