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七十八章这本书啊
    “我不!”

    “二妹妹你做什么吼弟弟?”

    “弟弟?你当真将他当做亲弟弟?”

    水阑珊毫不犹豫道:“自然,果儿从一开始就是我的亲弟弟,一直都是!”

    “果然是好不要脸面,水阑珊,你的脸皮是比国都城墙还要厚上三分!”

    水阑珊自以为压了水月弯一头,此刻已经是满脸得意之色,尾巴都快要翘到天上去了,咬牙道:“论起这,还有谁能与二妹妹相比?你堵在这门口,就是为了给时间让你那奸夫逃跑吧!”

    “我偏偏不让你如愿!”

    水阑珊一句话落下,直接是命令那一群人冲上去,水凌波在一旁微微皱了皱眉,最终还是没有什么作为。

    水果儿倒是小嘴微张,但是想起先前水月弯凶狠的吼自己的模样,又是一个转头,看向别处去了。

    小小的心灵似乎还不知道若是一名女子真的被这般污蔑,那会是怎样的下场!

    水月弯将他的反映收入眼中,心中又是加上一条:心胸狭隘。

    果然是申氏养出来的,与她一样。

    “不就是想进来搜吗?简单,拿出当今皇帝的令喻!否则,谁也别想进!”水月弯青衣一甩,尖削的下巴微扬,冰冷的眸光像是一瞬间将人丢入九尺寒天,令水果儿直直的打了个哆嗦。

    为什么他会觉的水月弯好可怕!

    以前她不都是唯唯诺诺的模样吗,实在是太可怕了。

    “水果儿!”

    水果儿微微的往后缩了缩,水月弯却是忽而一声沉喝,其中的强势不容反抗直接就是让水果儿不受控制的一步跨出,大声应道:“果儿在!”

    稚嫩的嗓音方才落下,小脸就已经是一片通红。

    “你且听好,你面前的这几个人,全都是杀你亲母,害你嫡姐的凶手!你尚且年幼,不分黑白,姐姐不怪你,但是你若是继续与他们为伍,那么自然也可!”

    “只是此后,你再也没有我这个姐姐,我也没有你这个弟弟!”

    “你且想清楚了!”

    那两母女跳脚!急急忙忙的扯过水果儿,压根就不没注意到水果儿脸上有些迷茫的神色,尖利的指甲刺入肌肤,令他不由自主的痛呼出声。

    “果儿,千万别信她!你的二姐姐这里不好使,有些问题,经常会说出这样的话,你不要怕哦!”

    “疼,好疼!”

    “就是啊水果儿,现在抱着你的是谁?那个女人只是想利用你,然后好抢夺属于你的丞相府罢了,是这个世界上最坏的女人了!”

    “大姐姐,我好痛!”

    水阑珊充耳未闻,十指指甲越发嵌入水果儿的双肩,拼命摇晃,见水果儿只是呼痛却半句都都不说,终于是怒吼出声:“你倒是说句话啊!臭小子!”

    顿时另一边传来鼓掌声。

    水月弯凉凉的嘲讽:“水阑珊手劲真大,果儿都被你掐出血了呢。”

    是啊,水月弯看见了,她就是看着那与她一样的鲜红血液流出来的,但是那又如何?

    水果儿如今已经不分亲疏,不辨黑白,只有让他知道痛,知道人心,才能将他之前的一切错误认知全都打乱、敲碎,在重新灌输!

    说什么循循善诱,慢慢教导。不好意思,这只是一个最基础的门槛罢了,若是她水月弯的弟弟如此木讷愚笨,实在是不要也罢。

    这个世界孩子早熟,七岁,不少公子人家都已经安排了通房丫头了。

    “水月弯,你好狠的心!果儿这般你居然还幸灾乐祸!”水阑珊再一次恼恨自己这么快就被水月弯激起了怒气,想要拉回水果儿,但是这小畜生已经跑到父亲那里去了,真是见风使舵的一把好手!

    “父亲,果儿好疼!”

    水凌波对这唯一的男丁还是极为疼爱的,当下就是将他小小的身子给抱了起来,又是哄又是骂。

    哄水果儿,骂水月弯。

    水月弯几乎被气笑了。

    不过,知道寻求保护伞,表明这弟弟不是太蠢。

    水阑珊咬咬牙,不甘心就这么让水月弯扳回一城,又是老话重提道:“来人,二小姐府中藏了男人,给我搜!”

    “放肆!”

    水月弯厉眸一扫,众婆子脚步急停,有些迷茫的转头看向水阑珊。

    水阑珊直接是破口大骂:“一群蠢货,她说停你们就停吗!还不快上!”

    “水阑珊,你的年纪不大吧,怎的耳朵就聋了?”水月弯此刻是极度不耐,毕竟一句话说上三遍是个人都会烦。

    “你,你说了什么?”

    水月弯额角细细的青筋有些爆出,极好的耳力听到门内那一声低低的笑声后更是满脑袋黑线。

    终于旁边一位奴仆试探着开口说道:“好像是说,要陛下的手谕……”

    水阑珊面子有些挂不住了,一个巴掌及时抽了过去,同时口中不停的谩骂道:“贱婢本小姐还能不知道吗?要你提醒?”

    那奴仆捂着脸敢怒不敢言。

    水月弯几乎要被水阑珊蠢笑了。她先前还拿话讽刺过自己,现在就忘了?

    她到底是多想闯进自己院子找男人啊?

    “我想起来了。”打完人后,水阑珊嫌弃的拿香帕将手里里外外擦了个干净,作的简直无下限,“就你,还配拿到圣喻?做梦呢吧?”

    水月弯微微一笑,突然看向水凌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丞相府里应该有一本《律史纪要》。”

    申氏看着水月弯那丝诡异的笑容,不知为何却是心下一凉,直接是抢在水凌波之前道:“什么律史纪要,相府中没有!”。

    “哦?当真没有?”

    申氏斩钉截铁:“自然。”

    “蠢妇,住嘴!”水凌波第一次觉得申氏这女人居然有这么蠢!

    “老爷,你为什么骂我?”申氏不解。

    水月弯呵呵冷笑:“姨娘果真是好胆,这律史纪要是一水国开国始皇帝亲手撰写的律法祭文,不论是谁,只要是在朝堂之上,就要人人家中手抄一本加以收藏,以示忠诚与敬意。”

    “姨娘,你说丞相府中没有这本书,可是想要——谋反?”

    那最后两个字,水月弯吐出极轻,但是又好像是极重的像是鼓槌一般的在耳边擂动,轰隆轰隆的震撼不休。

    谋反啊!那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啊!祸及上下三代!斩草除根!

    水凌波一个巴掌就抽了过去:“贱妇!这话也是能乱说的!”

    申氏真的是懵了。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朝堂之上的东西,她只是一个后堂之妇,又去哪里知晓?

    那水月弯是怎么知道的?

    她在翻九王府的藏书阁的时候,偶尔翻到的,那书破破烂烂的,甚是奇怪,于是她就多问了一句,知道了那久远的规矩。

    倒是没想到居然在这时候用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