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七十七章水果儿
    “哈哈,水月弯,你以为你整日关在这水华居就没人知道你做的那些腌臜事情了么!”水阑珊哈哈大笑,没有牵着水果儿的那只手嚣张的指着水月弯,冷笑声根本听不下来,“你在水华居私会男人,真以为能瞒过所有人吗!”

    门外水月弯,门内炎破天。

    闻言,门外的那个一派淡定,而门内的那个,悠悠闲闲撑着额迹的手直接是倏地紧握了起来,凤目之中杀气森森!

    他九王爷用名誉做赌,这暗中进入水华居还不小心被人发现的家伙定然是那个自家小王妃招惹回来的男人!

    叫什么来着?

    忘了。

    但是眼看着那黑金色大袖中紧握的拳头以及那森寒的杀意,只怕可以预见苏警日后会是个什么悲惨境状了。

    水月弯不知道门内之人的多重心思,她只是冷淡的一挑眉,斥道:“荒唐。”

    “呵呵,荒不荒唐,这可不是妹妹你说了算的。”水月弯眉宇间傲气更重,骄傲的几乎将眼睛飘到天上去,学着水月弯的模样一挑眉,“你可敢让我进去搜上一搜?”

    水月弯这几天绝对没有出门,所以那男人一定还在水华居中!

    到时候找到了人,看水月弯这小贱人还拿什么跟她争抢!

    若是水月弯知晓水阑珊心中所想怕是会极度无语,或许还会不耐的骂一句蠢货。

    “让你搜?我为什么要让你搜?”水月弯眼角余光没有赏过去半分,“有皇帝的手谕么?”

    水阑珊闻言再度是哈哈大笑,早就没了之前那温柔如水的模样,活脱脱就是一个急于报复的泼妇:“陛下的手谕?你以为你是谁?你过就是搜查一个下贱之人的院子罢了,你还想要什么手谕?真是笑死人了!”

    门内空气微微涌动,隐隐的压迫力传荡而出。

    水月弯眼眸一动,退了几步,背在身后的小手在门扉上轻轻叩了两下,声音不大,但是足够传递到门内那人的耳中。

    又是过了一会儿,那道气息才缓缓的湮灭下去,而殊不知自己刚才捡回一条命的水阑珊,依旧不怕死的叫嚣。

    反正她们两人不和在这丞相府中早就不是秘密了,那么她还有什么可以遮掩的呢?

    “对父亲母亲不孝不敬也就罢了,现在都将野男人带到家里来了!真是不知廉耻!”

    刚说完这句话,另有一道声音就是从门外而来,随着暴怒的吼声一同震荡着数月玩的耳膜。

    “什么!珊儿,你说的是真的?”来人正是水凌波,申氏也是在一旁,雍容大方,一脸忧色。

    “不错,女儿所说句句属实,若是有不对的地方,珊儿任凭父亲发落!”水阑珊一脸严肃的开口道,顺便将手里的水果儿也是推了出来,微微用力的掐着他的小肩膀,温柔道:“果儿也是看到了,对吧果儿?”

    “快说话啊!”

    水果儿只是个七岁的孩子,平日里有都在申氏的教养之下,不但骄纵,性子更是有些暴虐,再加上水凌波毫无节制的宠爱,申氏有意的歪教,直接是将这小正太变成了那纨绔的官二代!

    若是再不矫正,只怕就真是那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害人精了!

    而这,正是水月弯最无法容忍的!

    “对,本公子可是亲眼看到了!”水果儿稚嫩的小脸精致可爱,乍一看就像是无害的邻家小弟弟,但是这小嘴中说出来的话,以及那话语中若有若无的不屑以及暴虐之气,无一不是实实在在的映入水月弯心中。

    “水果儿。过来。”水月弯丹凤眸微眯,有些刺眼的阳光让她眸中不知为何有些湿意。

    “哼!你叫谁呢!本公子是你能叫的吗?”水果儿抬头看着那自从几年前就再也没见过的所谓姐姐,高抬着下巴,索性就是不认了。

    “你倒是可以叫我。”水月弯微微扬唇,“我是你姐姐。”

    “哈哈,笑话!本公子只有一个珊姐姐,你又是哪棵葱?”

    水月弯冷眸倏地横了过去,眸光森寒,水果儿显然是被吓到了,嘴巴一瘪就要哭出来。

    见状,一旁的申氏却是一口一个心肝宝贝肉的喊上了,急忙忙的冲过来讲水果儿拉进怀中,一脸慈母的拍着他的背,一边还不忘斥责道:“二小姐你都这么大了!作甚还要跟一个小孩子过不去呢?”

    话落又是一脸心疼的抱着哄,当然,若是能够忽视那张水粉胭脂的脸上布满着的水果儿看不到的地方的扭曲与快意就好了。

    看到没小贱人,你现在是众叛亲离了!谁叫你平常这么贱,不将人放在眼中,这就是一个小小的警告!

    “你想把水果儿掐死吗?”水月弯凉凉的道。

    申氏一惊,终于是从内心的剧场中出了来,假意的抚了抚在她快意之时不受控制加重力道将水果儿掐的青紫一片的地方,拼命的挤出了两滴眼泪。

    水月弯冷眼看着那两母女做戏,没有错过水果儿眼中那微微的感激之色。

    愚蠢,冲动,不明善恶,盲目自大,懦弱,动不动就哭……

    若不是体内的血脉作祟,她绝不承认这是她水月弯的亲弟弟。

    完完全全被养歪的小屁孩一个,回头还有的折腾。

    水凌波满脸欣慰的看着面前这一幕母慈子孝,满意的点了点头:“前些日子果儿被老师带去出游,到是好久不见了,你倒是有心,居然还记得归期。”

    话是对水阑珊说的。

    水阑珊一脸的羞赧,似是极不好意思的模样,但是嘴上却是半点没有谦虚,直言道:“二妹不记得,还有我这个姐姐,总不能叫水果儿受委屈了。对的吧,果儿?”

    看看,这一句一句的询问果儿,是非要将自己的功劳全都谈清楚看明白,日后水果儿继承了丞相府,才能记着她们的好!

    顺带还黑了水月弯一把。

    水月弯低低嗤笑一声,那三人同时将目光转向她,亦是同时开口斥责道:

    “二妹妹,你也该收收心了,莫要放纵。”

    “二小姐笑什么?”

    “果真是屡教不改,看来这么多日幽闭半点没有长进。”

    水月弯微微侧目,直接是将这三人给忽视了过去,水眸直直的盯着水果儿,厉声喝道:“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