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七十五章这是一场凌虐
    “你给我回来!”

    夹杂着暴怒的冷声在身后紧紧追赶,而且还有越来越近的趋势,**那个怕呀,脚下的步伐更快了,终于是在最后一刻躲开了行一的大手,碰的一声关上房门。

    水月弯正捧着一杯茶水,香气满溢,方方抿了一口就看见**这丫头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眸光有些莫名。

    **狠狠大喘气,将耳朵贴到门上仔细的听,直到听不到那男人的声音才放心了,转头就对上水月弯淡淡的双眸。

    “大老远就听到你们的吵嚷声了。”水月弯红唇微启,幽幽的眸光淡淡一瞥,“你又招惹行一了?”

    **顿时双颊爆红。

    “什,什么叫我招惹他!明明是他蛮不讲理!”**气愤道。

    本来就是嘛。这事情跟他有什么关系?

    像头暴龙似的,真不愧是九王爷的心腹!

    脾气都是一样的不好!

    水月弯看着**气的涨红的小脸,微微一笑:“还有其他事吗?”

    **闻言咬着指甲,却是少见的有些扭捏。

    水月弯越发稀奇。

    这小妮子,跟着她将脸皮修炼的堪比城墙,此刻居然是红了脸?

    也不知为何,脑中突然闪过苏警那张精致绝伦的脸,再看看面前的**分明是一脸少女怀春的模样,黑眸微眯。

    看样子,这小妮子似乎是见过苏警了。

    水月弯起身,心中已然知晓**前来所谓何事。

    “好了,你也无须与我撒娇。”水月弯挥手,口气却是微微严厉了几分,“当初我欲将苏警收为护卫,但是他拒绝了,所以你求我也没用。”

    再说,那张契约都已经毁了,话也已经说出口,她又如何能够食言?

    **一脸的失望,小心翼翼的道:“可是,他好像想见小姐。”

    水月弯看向**,眸光有些疑惑。

    “我不是叫他走了吗?”

    “但是……”

    此刻只听门外行一的声音传来,冰冰冷冷的,还有些隐藏的极深的不满。

    “姑娘,主子有请。”

    炎破天?

    “知道了。”

    **鼓着腮帮子拉开门,跟在水月弯身后,由行一带路往前而去。

    路越走越是不对。

    水月弯正有些疑惑间,已经被面前的一幕给吸去了眸光,而身后**探出头来,也是一声惊呼。

    因为苏警此刻,正被一圈暗卫围着,而中央,某王爷吊打!

    没错,就是吊着打!

    苏警约莫一百八十二公分,但是水月弯估计炎破天这厮约莫有一百八十九公分,一身的武艺出神入化,她至今都没有摸清他的底;但是苏警,就昨晚的那一场坑来看,武艺却是绝对不如炎破天这从战场上下来的男人的,更何况重伤未愈,还不是被完虐的份!

    也不知道苏警这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惹谁不好去惹他!

    炎破天自然已经知道水月弯来了,但是他却不打算停手,依旧是一拳又一拳的往苏警脸上招呼,眸中狠厉之色不但未减,反而是越加浓重了几分,大手再度紧握,,另一手拎着苏警的后领,再度是一拳轰了上去!

    苏警吐出一口血水,耷拉着脑袋,面上是近乎透明的苍白之色,气若游丝,美艳的双眸紧闭,痛苦的直抽搐。

    **见苏警的惨样都快哭出声来了,水月弯也是急急的的出声喝道:“破天!快住手!”

    炎破天恍若未闻,甚至因着水月弯这一声阻拦,凤眸更加猩红了些,出拳的力道速又是上了个台阶!

    “小姐,你快让王爷停手啊!”**小丫头已经快哭出声来了,抓着水月弯的手臂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水月弯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蚊子:“你们还不上去拉开!”

    众暗卫一脸苦色,更有甚至已经是隐隐发青。

    让他们去拉住盛怒之下的王爷?

    他们不敢啊姑娘!

    水月弯眼看着苏警吐出的鲜血越来越多,这人几乎就快没救了,**又是在一旁哭的惨兮兮的,就差自己冲上去了,无奈之下,索性自己上!

    她没有内力,仗着的就是身法快捷,近身格斗出类拔萃,但是她相信,只要炎破天有一点收不住力道,就是刮擦到一点都有她好受。

    “姑娘!”

    “小心!”

    水月弯直接是莽撞的冲了进去,硬生生的打断了这单方面的凌虐,炎破天看了眼自己被她死死抱住的胳膊,另一手一松,苏警瘫软在地,而那只因为提着他后领而没有粘上血迹的双手则改成勾住她纤软偏瘦的腰肢,一脚发力,直接是将苏警给踹了出去。

    水月弯有些目瞪口呆。

    这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都将人揍废了,临了还要再踹一脚?

    这想着想着,看着苏警的时间就长了些,小脑袋被人又给掰了回去,炎破天微微粗喘着在她耳边呢喃,咬牙切齿:“听说这人是你弄回来的?”

    水月弯觉得肩窝有些痒痒,迟疑着点了点头。

    他是跟着她回来的,这算不算是她带回来的?

    炎破天面色黑的不能看,狂风暴雨即将在酝酿中:“好啊,身在九王府都能给本王招惹回来一个!”

    到了最后,炎破天削薄的唇贴上水月弯微凉的颈部肌肤,似是磨了磨牙,然后一口啃了上去!

    水月弯一声闷哼!

    因着炎破天打人的那只手沾满了苏警身上的血液,所以此刻连同着袖袍自然垂落,只用一只手,依旧时候让水月弯动弹不得。

    敏感的颈部肌肤除了她自己,哪里还有人胆大包天的触碰过?就是看一眼都不曾有过,但是在今天在大庭广众之下,身边一圈的暗卫,还有**,一个揍的半死的苏警,这男人身上还是一身的血腥!

    居然被人这般给用牙咬了!

    水月弯那个怒啊!

    一辈子都没这么生气过!

    炎破天这个角度看不见水月弯的双眼,此刻那双眼中,是怒到极致,也蓝到极致的深邃光芒,分明那时为了治疗金肖,异能已经十分微弱了,但是这般若是再爆发出来,水月弯怕是要再度晕过去一次!

    另一边,苏警迷离的眸子看见这郎情妾意的一幕,心头一痛,终于是彻底的昏死了过去。

    唇上的肌肤触感美好,炎破天还想再啃几口,但是若是再这么下去怕是要踩到这丫头的底线了,所以理智与**交缠之下,炎破天缓缓松口,倏地力道微大的将人拉离自己。

    顿时凤眼眼角刮过一道绚丽的蓝色光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