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七十二章听屋顶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警都有些麻木了,直到水月弯来到他身边一根一根的拔下金针。

    “你可以走了,剩下的些许余毒就是寻常的大夫也能解。”水月弯将手中的纸张丢给他,“就当做是我的一场游戏,别在意。”

    话落,当真是就这么离开了。

    苏警撑着桌角站起身来,当真是发现身子都轻松了一些,看着手中的白纸黑字。

    她希望自己保护她去云雾凶地?

    ……

    水月弯回来只是有些在意当日的境况,就是不知道炎破天是如何处置的,所以自己前来打听一番。

    毕竟,炎破天绝对是水凌波急于想要巴结的对象,而事情若是暴露了,绝对会惹来丞相府的天翻地覆,还有那太师公子以及不知是什么想法的当今皇帝。

    她不得不防。

    丞相府一如既往的安静,但是在出去时,意外的拐到了申氏的住处,却正巧听到了一些事情。

    水月弯轻盈的落在屋顶上,掀开一片砖瓦,丹凤眸微眯,身子微微俯下,屋中正点着烛火,细细碎碎的说话声传来。

    “母亲,听说九王爷近日认了个贤弟,也不知到底是何方神圣,听说九王爷很是喜欢他。”

    水阑珊那一日几乎被水月弯伤了命,好容易才救回来,对水月弯的恨意几乎是摆到了明面上,连遮掩都不遮掩了,倒是那一身嫩黄华服,丝毫不见任何狰狞之态,温温柔柔的,此刻正坐在申氏旁边,两母女均是一脸凝重。

    “我也是听说了这件事,只是不知那小公子是什么底细。”申氏眉头皱起,“若是个好拿捏的,到时候珊儿你只需讨好了他,想来也是能够接近九王爷。”

    闻言,水阑珊似乎就想起了那令人惊艳的男子,直接是拿着香帕遮面,羞赧的不行。

    申氏见女儿这副模样,十分骄傲:“我的女儿,也就只有九王爷才能配得上,届时你成了九王妃,我就是九王爷的丈母娘,这国都之中,还有谁的地位能与我母女二人比肩?”

    “母亲!”水阑珊娇嗔。

    而申氏仿佛已经看到了众多贵妇向自己恭敬施礼的模样,一口一句的讨好巴结,不由自主的媚笑出声。

    屋顶之上的水月弯唇角微撇,底下的人继续说话,这一次倒是关于她的了。

    “只是,也不知水月弯整日都在水华居中做些什么,前几日我派了连翘去打探一番,结果却是十分奇怪。”

    申氏道:“怎么?”

    “水华居中每日烛火都是按时熄灭,但是就是探查不到水月弯的动静。”也不知为何,水阑珊只要一想起水月弯,那一身的柔软气质就会自动的消失于无形,此刻眸光有些阴鹜,又是显出几分狰狞来,满口细牙都是紧紧咬起,扭曲不已。

    “这小贱人,是越来越难以对付了!”申氏也是恨得牙痒痒,“当初为什么没有直接将她弄死!”

    搞得现在这么多事。

    水阑珊眼中杀意涌动,一脸严肃的看向申氏:“母亲,水月弯绝对不能再留。”

    申氏一怔,最后就是一脸的沉思之色,有些犹豫道:“可是,你父亲他……”

    水阑珊一怔:“父亲怎么了?”

    “其实也没什么。”申氏有些不自在的道,“就是你父亲说不准动她。”

    “怎么可能!”

    水阑珊徒然厉吼出声。

    父亲怎么会想要保下水月弯?那样一个贱人,凭什么会得到父亲的宠爱!

    居然还能哄得父亲来警告母亲?她眼里还有没有自己这个姐姐!

    “父亲到底是什么意思!母亲!”水蓝啥无法接受,绝对无法接受水月弯在这家中的地位上升,那会让她觉得恶心!

    “你父亲自有自己的主意,但是这水月弯,我们如今还真是动不得。”申氏也是咬牙切齿,可以说,她恨水月弯绝对不比水阑珊少,但是失去水凌波的宠爱与弄死水月弯那个小贱人比起来,那个最重要,申氏却是分的清清楚楚。

    只有自己依旧是受尽宠爱的丞相夫人,自己才有扳倒水月弯的能力,才能在这个丞相府说上话。

    虽然不知道水凌波的具体打算,但是申氏却知道,水凌波绝对是另有目的。

    说什么终于良心发现想要对这个女儿做什么补偿的话,打死她都不信。

    既然都是要让水月弯不好受的话,那么为什么还要她出手呢,平白的惹了一身腥。

    “但是我不甘心!不甘心!”水阑珊低吼道。

    申氏揉揉眉心:“珊儿,听话。”你父亲绝对不会让她好过的。

    面对着只是一味的叫她放弃的申氏,水阑珊却是突然感受到一阵无力。

    现在就连母亲都是不将自己放在心上了。

    水阑珊完全误会了申氏的意愿,压根就没有多问,已经钻入死胡同的她几乎是目眦欲裂,盯着地面几乎魔怔了一般。

    “珊儿?”申氏有些惴惴,此时的珊儿太不对劲了。

    水阑珊微微抬头,唇角又是扬起那柔柔的笑容,看着申氏那有些担忧的眸光,笑了笑:“那便听父亲的吧,珊儿不在意。”

    申氏欣慰的点点头,端起茶盏抿了口茶水,压下心中莫名的不安。

    在申氏眼角垂下的那一刻,水阑珊微微抬头看向房顶,眸光中是愈演愈烈的剧毒柔光。

    房顶。

    水月弯险险的盖上瓦片,一直等到水阑珊离开后才跃下房顶,只是下一瞬间,柔韧双腿已经是狠厉的横踢而出!

    “是谁!滚出来!”

    女子刻意压低的嗓音看向某一处,手间一翻,飞刀已经蓄势待发,只等着下一刻就疾飞而出。

    暗处那人看不清相貌,过了许久,只听到一道同样压低的回话声传来。

    “我是苏警。”

    只是已经来不及了,水月弯的飞刀已经脱手而出,噗嗤一声又是扎入了毫不设防的苏警体内!

    水月弯红润唇口微张,看着缓缓软倒的男人,几乎觉得无语。

    她的飞刀上是涂了药的啊……

    “快来,就是这里!”

    “快,保护夫人!”

    “大胆小贼,居然敢来丞相府作乱!”

    这里的动静已经惊动了丞相府的护卫!

    水月弯低咒一声,拖过浑身无力的苏警直接窜进一旁的草丛中,丞相府瞬间灯火通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