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七十一章早已经为你解毒
    男子几乎被噎的谁不出话。

    “休想。”

    “不好意思,你的手印已经按下了。”水月弯晃晃手中的白纸,“看你被伤成这模样,想也知道功夫不怎么样,但是那张脸却是正对我的胃口。”

    苏警想试着抬起手臂,但是却是没有半点功用,那双手似乎是天生就不存在似的,若不是能够明明白白的看到那双手的存在,苏警真是会怀疑这女子是不是直接砍掉了他的手。

    水月弯看着那男子的模样,脑中却是将他与另一名同样是风华绝代的男子相比较起来。

    嗯,没法比,各有各的优点。

    水月弯微曲双腿,将双手撑在膝盖上,好整似暇的弯下身子,微微勾唇,对上那张脸问道:“你叫什么?”

    那男子抿唇不语。

    “说话。”水月弯修长纤细却力道不减的手指倏地掐上男子的肩部,干净圆润的指甲轻轻摩挲,红唇轻扬像是暗中的妖异精灵:“不然我把你的胳膊扯下来。”

    “……苏警。”

    不是苏警没有志气,实在是这女子在问话之时已经将那手指缓缓收紧,扎入过半的金针狠狠的卡在骨骼肌肉之内,更甚至于在她的有意偏移之下,已经将金针弯成了一个微微的弧度,带来深入骨髓的剧痛,而且看着女子眸带寒光的模样,是半点都没有想要停手的意思。

    水月弯手上再度加力,冷眼看着那名男子似乎被唤起了痛觉的模样,清冷绝美的容颜渐渐的失去笑意,随后另一只手也是缓缓的搭上了苏警另一只肩头。

    远远看来,男俊女美,月光凉透,美景怡人,几乎叫人不忍打破。

    水月弯伸指一探,指尖一根金针煜煜闪光,随后在苏警大睁的眸中,刺入喉间!

    顿时苏警就如同被卡住了喉咙似的,就是极痛之下偶尔泄露出唇齿间的嘶声都是被截断了去。

    与其说水月弯精通中医西医,还不如说她是在学会了中医之后,才去涉猎了西医,并且在极短的时间内将之掌握运用,融会贯通。

    与博大精深的中医比起来,西医实在是简单。

    所以金针渡穴对她来说反而是最顺手,修炼的最为纯熟的。

    如今苏警喉间那支金针,由于他的喉头不断上下滚动,上上下下的带动金针不断颤动,直接是让那金针在皮肉间带出隐隐的疼痛,随后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只觉得越来越痛,几乎要将整个喉咙都给掐断了似的。

    这个女子,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

    “感觉如何?”

    水月弯那只手缓缓的爬上了另一边的肩头,随后如法炮制,将另一边的金针也是轻轻带歪,缓缓下压。

    金针柔韧,并不会像刀剑一样使皮肉逸出大滩大滩的血液,但是那等深入骨髓深处的痛酸麻痒之感绝对是令人难以忍受的,真是想让人将手伸进骨头中好好地抓挠抓挠。

    但是双手却被另外两枚金针禁锢的死死的。

    苏警终于是忍不住的低吼道:“你到底想做什么!收起你的心思!”

    水月弯双手都是掐上了苏警的双肩,纤长食指几乎将金针给弯成了一个直角,而拇指则是掐上了近在胸前的一道深刻伤痕,倏地指尖一弯,深深刺入!

    “嘶!”

    “手印都按了。”水月弯眸中化开几分残狞,一拳狠狠的轰在苏警肩上,厉声沉喝:“你还想反悔?”

    噗嗤!

    水月弯狠绝的一拳直接将苏警轰出一口鲜血!

    苏警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女子,见她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块手帕,嫌恶的擦了擦手,本就因失血而有些苍白的面色被气得涨红了几分,看上去却是更加美艳。

    “回头再签个名。”水月弯居高临下的注视着一脸杀气的男子,面无表情道:“我如今要去一个地方,缺护卫缺的紧。”

    “今晚是你运气不好,这么多人家不选,偏偏到了这里。”

    而很不巧的,她又选在今日回来。

    “休想!”苏警狠狠的吐了一口血水,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随后被水月弯一脚又给踹趴下。

    “苏警。”水月弯微微呢喃,随后看向地面上的狼狈却更添一份凄艳的男子,毫不吝啬的夸奖道:“的确是好名字。”

    苏警将头偏向一边,不理不睬的,看起来就像是闹脾气般的模样,倒是叫水月弯眸中的冷淡狠厉退去了些许。

    “只要你签下,我不但给予你千两银子的佣金,更为你去了身上的毒,可好?”

    她说什么?

    她怎么知道自己身上有毒?

    “你身上的毒确有些麻烦。”水月弯不顾苏警震惊的眼神,直接是背负着双手,走到窗边,在银白色的月光沐浴下,就像是要化身而去的神女,只余下那浅浅带些冷意的声音传来。

    “九步凌霄,还有祁连草的毒,混合在一起,还会产生另一种剧毒。”

    “不出三刻,你必死。”

    苏警闻言沉默。

    他又何尝不知,但是这二者混合,他还从没听说过有谁能够解了毒并且活下来的。

    即便是现在自己已经……

    嗯?

    苏警微微的动了动身子,美丽氤氲的眸子微闭,像是感受着什么似的,片刻后同样好看的长睫刷的上扬,震惊之色丝毫不遮掩。

    从方才开始,自己就应该毒发了才是,但是他却明明白白的感受到体内有一丝微薄的内力流动,虽然不强劲,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却是极为稀罕。

    自己此刻明明应该功力尽失了才是。

    有些疑惑的眸光在室内缓缓划过,最后定格在那窗前的美人身上,如同醍醐灌顶一般,苏警双眸大睁,随后又是看向自己身上,双肩与喉部的那三枚金针,目力极好的发现在那金针上不知何时爬上了带着丝丝暗黑的鲜红。

    黑金红三色交织,又有素白月光照射下来,幽光莹莹,显得极为诡异。

    “这是,你……”

    苏警神色有些复杂,而水月弯闻言却是没什么意外之色,清隽的嗓音在室内荡漾而开,不无嘲讽。

    “我还真是不知道自己收的小护卫居然是这般的驽钝,若我下的是毒药,你只怕要等到毒发了才能发觉。”

    苏警面色变幻不定。

    水月弯小手一挥,那三枚金针如同受到召唤似的,齐齐飞来,随后落入她的手中,缓缓收好之后,头都不转又是数枚金针抛甩而出,如同长了眼睛似的,准准刺入苏警周身大穴。

    苏警死死压抑快到了唇边的闷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