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七十章绝色杀手苏警
    在某种程度上,炎破天的话中肯定有些保留。

    比如昊天水镜的所在,以及那在常人听来十分眼热的长寿之效,无论是哪种,都应该叫人趋之若鹜才对,但是就水月弯所知,各方势力,皆是安安静静的没有半点热闹之像。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区区云雾凶地在一群杀红眼的疯子眼中应当是算不了什么的,并且水月弯也不认为天下间真有那等淡泊之人,会对数百年的寿元增幅不动心。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性了。

    他们压根就不知道有这么个东西,或者说,是炎破天对这等怪异的天材地宝十分关注,也因此,消息极为灵通。

    就像那五千年的雪莲。

    所以在水月弯看来,去云雾凶地的事情昨早提上日程越好。

    水月弯回了丞相府一趟。

    但是一回到水华居就觉出不对劲来了。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虽然微弱,但对于水月弯这等嗅觉及其灵敏的医者来说,却是犹如将一滩血放在她鼻下一样,多与少没有区别。

    潋滟的丹凤眸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仿佛那不知是善是恶的不速之客不存在一般。

    已是深夜,怕是有落难之人在此歇脚吧。

    没有点亮油灯,即便是在黑暗的室内,她却依旧是如同走在白日,顺畅的让人不敢置信。

    “深夜来人,不如出来一叙?”

    一片寂静。

    “罢了。”水月弯微微摇头,自袖间掏出一物放在一旁的桌面上,发出一声清脆的碰声,“此处不是久待之地,壮士还是快些离去的好。”

    话落,脚步轻盈,只是片刻就出了房门。

    暗中之人十分小心,似乎压根就没对那小瓶子产生什么好奇之感,小心的即便是看着那道倩影出了房门依旧是过了许久,方才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动静。

    但是只是那么一点点的动静,就足够水月弯将那人抓出来了。

    体内的异能微弱,所以这个时候且不必派上用场,但是即便如此,水月弯凌厉的身手也是不容小觑的。

    一道剑影闪过,水月弯冷冷一笑,回身,修长的双腿刮起一道劲风,狠狠的将那道剑影给震飞了去,同时听到那人一声闷哼。

    “你身受重伤,不是我的对手。”水月弯看着那人又是隐入暗处,冷冷道,“自己出来,我或许能饶你一命。”

    那人一击即退,极强的隐匿能力使得水月弯也无法准确的探知到他的动静。及有耐性的,水月弯等了许久,索性直接在那榻上躺下了,美目微眯,慵懒的如同一只优雅的猫儿。

    虽然不知他是何时进来的,但是从刚才那近距离的一击之下,水月弯却是知道那人绝对伤的不轻。

    他等不了多久,但是水月弯可以等。

    呼吸清浅,水月弯像是睡着了的模样,一动不动,只等着那人自己出来。

    暗中就好像什么都没有似的,只有一阵一阵的不知是什么虫子在叫,安静的一如往常。

    长剑的凛冽寒光照射着粼粼的月光,反射出森森的光芒,巧巧的投射在水月弯的双眸上,只是一瞬间,那双勾魂夺魄的丹凤眸猛然张开,其中锋芒叫人不敢逼视!

    那人似是一愣。

    双指点出,水月弯指尖夹着金针,以迅雷之势狠狠点上那人双肩,顿时长剑落地,只是一瞬间,榻上就是一名女子压着一名黑衣之人,看颀长的身量,明显就是一名男子。

    “放开!”

    嗓音低沉,却是极为好听,而且,年龄不大,极为年轻。

    水月弯毫不客气,就欺负那人如今双手被制,直接是将那遮脸的黑布给掀了下来!

    顿时,暴露出来一张绝致的容颜!

    双眸美丽却冷厉,鼻梁高挺,红唇削薄,瓜子脸极为标准,就像是被人用斧凿刀劈出来似的,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就连那面上的肌肤都是在这微弱的月光下散发出莹润的光芒来。

    她双眸不由自主的往他胸前看。

    确定了他是个男人,精致的完美无缺的男人。

    “闭上你的眼睛!”那咬紧了牙,直接是不顾着手臂几乎要折断的疼痛,狠狠一个拧身就要反扑。

    水月弯顺势退开。

    嗯,是个美丽又厉害,并且还浑身都是刺的杀手。

    “你现在怕是不好受吧。”水月弯懒懒的依靠在床边,看着那男子的面上渐渐惨白,随后化成了诡异的绛红色,额间也是渗出了星星点点的汗迹。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没什么,一点点的助兴之药罢了。”水月弯眸子淡淡的,但是看在苏警眼中,就像是恶魔一般的可恶与凶恶,自然,一同妖精一般的美艳绝伦。

    有时候看一个美人被折腾的浑身无力的模样,还真是一种享受。

    水月弯的药,即便是加了一点点,那药性也是极强的,也亏得那男子能忍,那双眸子都像沁了一层水汽,却是将那冷厉化去了一些,使得他有些柔弱的美感。

    “想要解药吗?”

    苏警咬牙不语。

    水月弯只觉得今日心情很好,知晓了昊天水镜的位置,又做好了决定,现在,说不定又是能多一名武艺高强的护卫。

    苏警此刻绝不好受,那处早已经是亢奋到了极点,只凭着坚韧的意志咬牙扛着方才没有丢脸。而那女子一身素白的女装,绝美容颜有些清淡却又是十分诱惑,身上悠悠的香气不可抑制的传来,像是勾魂的使者,要将他引诱向修罗炼狱。

    又像妖精,又像仙子,还有矛盾的冷意。

    “不要?”水月弯觉得自己今晚话真多,“那我便扔了。”

    “给我!”

    “求我。”

    “求你。”苏警极为干脆。

    那勾在手间晃荡的药瓶下一秒被水月弯毫不怜惜美人的直直塞进了他口中,药液灌下差点没把他呛死。

    水月弯轻笑,转身来到书桌前,执笔落墨,刷刷刷几下,白纸黑字被她拍到男子面前,扯过他的断手,耳中听入他一声痛苦闷哼,微笑着拍了拍他身上巨大的伤口,沾了血液,啪嗒一声,盖在了那张纸上。

    “你在干什么!”那男子低吼,服了药,身上几乎要将人烤熟的热度也是降了些许。

    “我在逼你卖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