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六十九章昊天水镜
    暗卫虽然是小心翼翼的,嗓音压得有些低,但是架不住屋中除了九王爷就是一个晕倒的水月弯。

    晕倒的那个听不见。

    而醒着的那个,听见了当做听不见。

    炎破天双眸眨都不眨的盯着床榻上的小女人,那毫无生机、面色惨白的模样实在是让他揪心不已。

    但是炎破天不打算理会,不代表着这件事就结束了啊,暗卫只能在硬着头皮开口:“王爷,丞相水凌波与……”

    “无碍。”

    炎破天终于是开口了,让暗卫狠狠的松了口气。

    即便是发现了她不在,有自己护着,水凌波那老匹夫还能将她怎么样不成?

    暗卫领命离开。

    九王府的府医,就是医术也比常人高上三分,经过府医的一通忙活,水月弯渐渐的有了意识,缓缓睁开眸子,一派清明。

    见她睁眼,而且并无什么异状,炎破天这才放下心来,随后就是一脸肃然,直截了当的道:“丞相府就先别回了,在本王这里多待几日。”

    水月弯敏感的捕捉到炎破天眸中的一丝猩红,虽然不想再与他争执,但是还是摸摸鼻子,摊手道:“抱歉,我虽然晕了,但是还是听到你们说话了。”

    这话外音,炎破天听得懂。

    炎破天凤眸一沉,压抑着狂暴的怒气:“身子这般虚弱,还回那个糟心的地方做什么?”

    她这般,就使不愿意外人知道他们的关系是吗?

    自己就这么见不得人?

    还是说,即便自己以义兄的身份接近她,她还是觉得排斥?

    只要这么一想,炎破天就觉得战场上拼杀出来的沉稳冷酷全都给喂了狗了,死死的咬着牙狠狠的瞪着正要掀被下床的女人。

    “不许回去。”

    水月弯一头雾水,丹凤黑眸有些迷惑:“可是我不回去,药坊的地契和转让权我就拿不到。”

    现在掌柜的被炎破天强势控制起来,申氏那里应当还没接到消息,所以不趁着这个时候将药坊搞过来,等申氏回过神岂不是又要多费周折?

    炎破天一怔,继而就是摸了摸她的脑袋,哭笑不得的看着她不满的拍开:“你拖着这虚弱的身子也要回去,就是为了那劳什子的药坊?”

    那药坊是个什么东西?值得她这般大费周章?

    “现在先将身子养好,药坊那边,本王派人去。”

    “当真?”水月弯有些迷惑,炎破天三天两头的不在国都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那可真是个大忙人,会有空来管她这么一件小事?

    炎破天只要一看她那双眸子就知道这丫头又在想些什么,无奈的道:“只要本王一声令下。”

    只要本王一声令下,区区一个药坊还不是有人抢着送上门来?

    水月弯勾唇一笑:“我只要那一间。”

    炎破天点头,眸光一瞟,终于问起了那在一旁站了许久眼巴巴的府医。

    “说。”

    府医一个激灵,收起了那略微好奇的眸光,在那二人一威迫一清冽的眸光下,背上缓缓的出了一层冷汗,头垂的愈发低了。

    “小公子的身子无碍。”

    炎破天剑眉微蹙。

    无碍,无碍会是那个样子?说晕倒就晕倒的,醒来还有时间关心药坊的事,倒是险些将他给吓着了!

    瞥了眼那一脸漫不经心的女人,炎破天挥手,让那府医下去了。

    掰过她的身子,炎破天盯着水月弯美丽的眸子,第一次那么认真的看着她,凤目中有略微的担忧,还有一丝丝难以捕捉的探究。

    “本王听闻这世间,有一物名为昊天水镜,若将它附在身上,可调养身子。”

    嗯?

    水月弯不动声色。

    “此物是一个胡商带来的,而那胡商,据说凭此活了百多年。”炎破天缓缓道,凤目不放过她的一丝异样,“更有人传闻,昊天水镜有奇异的能力,数百年来,一直在等一个主人。”

    “果然神奇。”水月弯青葱长指绕着一缕发丝,似是毫不在意。

    炎破天微微垂眸,声线喑哑:“数百年前的东西了,本王也不知到底到了何处。”

    水月弯把玩着秀发的手指一顿,清浅的眸子幽幽的看向炎破天,在他抬起头来之前将目光移开。

    “我不喜欢别人试探。”

    炎破天不是那种说话说一半又收回去的人,既然提到了这昊天水镜,就定然有什么别的原因,绝不会拿根本找不到的东西来唬人。

    但是,他果然已经知道自己的非常人之处了,只是不确定,依旧需要一些力证。

    炎破天呼吸一重,暗暗的叹息了一声:“抱歉。”

    水月弯又是一阵纳罕。

    这好像是他第二次同她说抱歉了,水月弯眸子略微一缓。

    “那东西,在云雾凶地。”

    水月弯正打算下床,炎破天的的声音却是缓缓响起,性感低沉的声线带着些无奈与淡淡的宠溺,随后水月弯头上又传来一阵熟悉的温柔触感。

    “打算何时去?”

    炎破天就是这样,洞察力敏锐到惊人,她压根就没做出什么举动,他已经洞悉了自己的打算。

    “不知道。”

    “去就去吧,本王陪你去。”

    炎破天落下这句话,在水月弯之前出了大殿,日光将他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却不知为何,水月弯只觉得比之以往更加挺拔。

    水月弯穿好了鞋,默默坐在床边,双眸微闭。

    昊天水镜,是她当初开启异能的锁钥。

    是她异能的最佳修炼机器,可以说有了昊天水镜,她的异能将会恢复的极快,哪怕是用一日千里来形容都不为过,所以她是一定要将那东西取回来的。

    但是,炎破天为什么会知道这东西?还在她面前说出?

    “若真的只是为了那小小的润养之因,依他的性子,不会这样心事重重啊。”水月弯笃定,炎破天定然知道些什么,但是就是不知道到底知道多少,到了什么程度。

    两人未说出来的话处在敏感边缘,水月弯明智的保持了沉默。

    ……

    果然如炎破天所说,那药坊的转让十分顺利,听说,那丞相夫人原本还不乐意的,但是一听说那背后之人的身份,屁颠屁颠的直接就将房契地契给取了出来,更甚至还叫出来一名女子,说什么感谢九王爷看得起,让那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去九王府道个谢。

    最后被人冷冰冰的回绝,那脸色可真是好看极了。

    这些都与水月弯无关,只想着若是那两母女知晓那房契地契到了自己手里,会是怎么一副好笑模样。

    还有就是昊天水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