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六十八章水月弯的异状
    “多谢小公子出手相救。”少年感激道。

    水月弯摇摇头,漠然道:“要不是你被他们当做筹码与我做赌,这个时候你就死了。”

    就算是她医术高超又如何?

    见不到病人,不知道你病了,你还救什么?

    那少年张了张嘴,显然是被这直白的话给吓到了。

    炎破天凤眸瞪着那少年。这少年之前伤的是腿对吧?治伤要脱衣服的对吧?这小丫头将人家全身上下都看遍了对吧!

    只是想想就让人……

    不爽!

    许是炎破天的眼神太过凶戾,水月弯不解的看着那少年似是不适动了动身子随后强撑着虚弱与炎破天对视,居然是半点不惧这位一水国权势遮天的九王爷。

    水月弯没在意两人间的暗潮汹涌:“将手伸出来,我给你把把脉。”

    只可惜手都没放上去就已经被某只大手截胡了,手的主人一脸不耐的道:“不就是点小伤么?要死要活的作甚?”

    水月弯顺着那只手看向炎破天,对上了那双黑沉沉的眼,不满的挣扎:“他的骨头还没长全,若是断裂开来……”

    “哼,二金国这多御医,这么点小伤若是都看不好,岂不是白负了他的身份?”

    二金国?

    这不是一水国的邻国么?

    因为其盛产黄金,所以是名声远扬,富得流油,水月弯也是有所听闻。

    原来,这少年是二金国的人?

    而且听炎破天的口气,这少年在二金国的身份怕也是不低。这就奇怪了,这等前呼后拥的任务,怎么会搞得一身虫子?

    炎破天微微压低了嗓音,在她耳边若有若无的吐字道:

    “前些日子,本王的人发现了些好玩的事儿。”见水月弯不适的缩了缩脖子,这坏心的男人轻轻一笑反而是更加凑近了些,“云雾凶地似乎有人迹出没。”

    “本王派人去看了看,你猜怎么着?”

    水月弯丹凤眸划向那少年,只见他苍白的面上洋溢着微微的笑意,端的是温柔至极,与他在那种情况下都是不想让她触碰的坚决却是十分的相悖。

    炎破天没好气的将她的小脑袋转回来:“人都死了,但是不巧,发现了二金国的皇室令牌。”

    水月弯这才提起了些兴趣:“他们想进入二金国?何必那么麻烦?”

    “二金国盛产黄金,可是众多大国小国想要觊觎的对象,盯着他们的人多了去了。”炎破天淡淡的道。

    黄金,在那些人眼里就是钱,是无论拥有多少都嫌少的东西,要不是二金国本身还有些实力,并且注重军事实力,其余三国早就将它吞了。

    水月弯理解的点头:“所以,这少年是被追杀至此,不小心踩进云雾凶地了。”

    “真聪明。”炎破天赞许道。

    金肖看着这二人就这么大大方方方的在他面前讨论自己的悲惨遭遇,话语中半点都不尴尬的模样,真是叫他又无奈又好笑。

    “日后公子若是有难,便尽管来二金国。”金肖还只是个少年,但是却隐隐有了皇家威仪,礼仪也是做得半分不差,“到时候,便尽管报我的名号。”

    “哦?你很有名?”

    金肖略显稚嫩的脸庞在水月弯的目光下几不可见的红了红:“不敢,但是家中有些闲钱,办了些产业。”

    他这么说,就是在隐晦的说自己有钱自己很有钱的,你有事就来找我,养你还是够的。

    水月弯会这么拒绝送上门来的钱吗?

    很明显,不会。

    所以水月弯小手一伸:“拿来。”

    金肖一怔:“什么?”

    水月弯有些不耐:“信物。”

    他在二金国定然是大人物,若是自己冒冒失失的跑去说要找人,消息能传到他耳中才怪。

    金肖看着毫不扭捏直接问他要信物的小公子,又是一阵的失笑,于是在袖间的暗扣里掏了掏,果然掏出来一颗用红线穿着的金珠。

    也亏得这暗扣做的精致隐蔽,不然在他辗转流落到这里来的过程中早就不知道被谁抢夺去了。

    “这金珠,谁都不能仿制,你尽管放心。”

    水月弯结果,放在手中细细端详。金珠不大,中间打了个孔,红线在穿过这个孔洞的时候居然分成了数不清的一丝又一丝的,融合进了那金珠的内部,水月弯将金珠转了个角度,却惊讶的发现那红线又像是化成了一簇似的,简直不知是错觉还是事实。

    难怪他说无法仿制。

    水月弯不客气的收下,随后道:“你叫什么?”

    “金肖。”

    水月弯红唇微动,似是在记下这个未来有可能是个移动金库的名字:“我记下了。”

    炎破天在一旁早就是一脸黑沉,但是也同样知道这少年的一个承诺可值万金,现在眼见着都说的差不多了,赶忙将水月弯一扯带进怀里,丝毫不顾一旁太师有些诡异的眸光,连个招呼都不打的就要离去。

    太师这回忍不住了,急急唤道:“九,九王爷。”

    可是那道身影没有停滞哪怕一分,在万众瞩目中直接是衣袂飘飘的就离去了。

    太师眼巴巴的看着,却是再也拉不下脸再喊一声了。

    九王爷这分明就是迁怒了。

    这可怎么办?

    别说在家殷殷盼着的爱妻,自己的老父亲那牛脾气可是绝对不好惹的,若是让他知道自己将那小公子惹不快了,就是知道了他的实力……又有什么用?

    死板的太师脸上终于是露出了名为懊悔的神色。

    ……

    炎破天几乎是半托着怀中的人儿行走的,温香软玉在怀,炎破天还能不想点别的?

    别的不好说,但是此刻还真没有。

    因为小丫头的身体与他的手臂比起来,怎么说呢?就好像是一根面条挂在铸铁上,软哒哒的像快要化了似的!

    那纤细的腰肢也像是一根杨柳条似的,炎破天只觉得自己再用力那么一点点就能将它折断!

    像是在睡觉,但是连晃都晃不醒!

    该死!这么久的时间,自己在她身边居然是一点都没发现!

    在自己没来之前,这小丫头都对自己做了什么?

    炎破天脚步越来越快,身后的**只觉得有什么似乎怪怪的,所以也是闷头跟着赶路,直到抱着水月弯急吼吼的冲进王府,将那一堆人都是吓得半死。

    “府医!传府医!”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水月弯安稳的睡在大床上,呼吸平稳,府医在一旁拼命擦汗。

    这时一道身影突然出现。

    “禀王爷,丞相与丞相夫人往姑娘的院落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