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六十七章全部带走
    耳朵直连关窍,可以说进了耳朵,咬破鼓膜,接下来就是那看似坚硬却又十分脆弱的脑壳了。

    所以当郝大夫发现了那长长垂下来的虫子离他那前所未有的超近距离时,郝大夫一声尖叫冲破云霄,刷的站起身来又叫又跳,简直是快要奔溃了!

    这虫子又细又长,看起来就好像面条一样的没有杀伤力。

    但是别忘了,那虫子是直接将少年的双腿骨骼都给啃了个对穿的!

    脑壳有没有腿骨硬郝大夫不知道,但是只要想到这长长的丝虫要跑进他的脑袋啃他的脑髓,更甚至觉得美味势不可挡在他脑袋里安家落户,住下了怎么办?

    死也就死了,这么难看的死法郝大夫表示接受不了。

    “啊!!!快下去,别爬上来!”

    耳边都是郝大夫惨绝人寰的叫声,还有大佛九王爷镇着,掌柜的索性就把他当只鸵鸟,什么也看不见听不到,充耳不闻,半点没有上去帮一把的意思。

    “本公子本来与你没什么仇怨。”水月弯不知何时将那瓶子握在了手中,大拇指轻轻地堵住了瓶口,“是你自己要跳出来的,怨不得我。”

    也不知道郝大夫听到了水月弯的话没有,只顾着在那边疯狂的跳喊,一只手拢在耳旁想扯又不敢扯,眼见着那虫子身子一扭一扭的已经爬进去了半个身子了。

    “啊!”

    “啊!”

    “啊!”

    水月弯微微无奈的耸肩,手中的的力道放松了些,离她最近的炎破天鼻尖微动,第一个闻到那特别的气味,歪头看向她,伸指掩鼻。

    这什么气味,如此怪异。

    气味扩散的味道极快,不一会儿,大街上的人们都闻到了这股味道,闻着说是不适却也不知哪里不适,但是这味道,绝对让人不想再闻第二遍。

    一直是焦点的郝大夫此刻却是僵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因为那让他避之不及的虫子,此刻正慢慢的从他耳朵里退出来,随后沿着他的身子,一拱一拱的往下爬,爬的速度极慢,但是郝大夫此刻的感官就好像放大了千倍百倍似的,虫子的每一步都好像在他肉上、心上歘歘的砍刀,让他浑身都想扭动起来逃开这种感觉。

    但是他不敢啊!

    现在他只希望这虫子赶紧下去,然后快点逃开这个恶魔一样的小公子。

    他胜了比赛,又有九王爷撑腰,还斗什么?

    现在没死就是万幸!

    那条虫子爬呀爬,郝大夫只觉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似的,知道那虫子连头连尾的爬到地上去了,郝大夫终于是像脱力一般,直接瘫软在了地上,像条死狗一般的大喘气。

    水月弯将瓶子放在地上,随后众人就这么默默的盯着虫子像是回家了似的,全须全尾的爬回了那澄清的液体中,将自己盘成一团,再没了动静。

    这么一来,谁来看不出来?

    这小公子手里的东西,是让这虫子安静下来的原因,但是结合先前来看,这东西分明是在内室医治病人的时候,顺手研制出来的吧!

    简直可怕!

    “这虫子倒是有趣。”

    水月弯瞥了身边的男人一眼:“你不怕?”

    这虫子看似娇弱,但是繁殖能力和破坏力却是一流,又难以处理干净,他为什么不怕。

    “本王有何好怕。”炎破天唇角含笑,黑衣如墨,面容俊美,“不是有贤弟在么。”

    “倒也是。”水月弯摸摸鼻子,接下了自家九哥对自己的夸赞。

    炎破天默默摇头。

    这小妮子是完全没有理解自己的真意。

    郝大夫只是被吓到了,水月弯仁慈的没有真让虫子爬进他的脑袋。

    但是,水月弯会就这么算了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只是水月弯还没发声,炎破天已经是淡淡开口:

    “将他带回去。”

    看着那瞬间就被五花大绑一脸反应不过来的郝大夫,水月弯有些好奇了:“你怎么知道我想把他带回去?”

    炎破天冷冷一哼,凤目微垂的看着她:“原本也没打算放过他。”

    水月弯愕然。

    炎破天就是这么不讲理的直接把人绑了运回九王府,但是众人却一句话都不曾多说,一个屁都不敢放。

    不要命了?九王府的事情也敢管?

    更何况……众人的视线若有若无的飘向地上还瘫软着的一个人,掌柜的。

    掌柜的自从太师来了后就没敢再说话,更何况如今九王爷都是来了,更加是噤若寒蝉。

    但是这老货之前可是给她下过毒的,别人会忘,水月弯可忘不了。

    水月弯只是这么冷冷的看着掌柜的,还未说话,就已经有人冲了上去将他给按住了。

    “将房契地契交出来,另外,签一份转让书。”水月弯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一息时间,否则,我就烧了这里。”

    只要能膈应膈应申氏,她就爽快。

    掌柜的闻言却是一怔:“你不是说只要小智吗?”

    “小智要。”水月弯美目幽幽的瞟了一眼他,“药坊也要。”

    掌柜的睁大眼:“可是你当初……”

    “你记错了。”水月弯淡淡的道,潋滟的眸中一丝嘲讽快速掠过。

    掌柜的险些没吐血,刚打算着鱼死网破直接喊出这二小姐的身份时,暗卫已经眼疾手快的扭断了他的胳膊,还没出口的叫嚣之语就化成刺耳的痛叫,接着,下颌也是被人给卸了下来。

    事已成定局。

    一旁的太师默默的看了许久,看的可是真真的,那小公子的手段心性都是不一般,自然,也知道自己的儿子是有救了,但是先前自己非但没有出手相助反而想落井下石,现在想想这张老脸都是红了。

    见二人走来,那张僵硬的老脸上扯出了一抹僵硬的笑,颇有些悻悻的站在原地。

    炎破天面带寒霜,水月弯似笑非笑。

    无颜见水月弯,但是对着九王爷套近乎吧……

    被一袖袍甩出去的可能性还比较大。

    顿时,空气突然安静,难言的尴尬在这三人身边环绕

    水月弯把玩着手中的小瓶子,十分有兴趣的模样;炎破天只顾看着自己身边的小丫头,鸟都没鸟那一脸尴尬症的太师。

    “恩,恩人。”

    是那名少年。

    刚塑造好的骨骼就像是婴儿一般脆弱,站一会儿可以,但是站久了可不行,所以现在那少年拖了张椅子坐在门内,扒着门框弱弱的呼喊。

    也亏得这一喊,倒是让水月弯想起来还有这么个人。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