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六十六章站着走出来了
    他这是在叫谁呢?

    难道这里头还有别人?

    众人好奇了,但是碍于有九王爷在场,都是不能问,只能在心里好奇的嘟囔。

    炎破天却不这么想。小丫头将他给的护卫都是屏退在了外面,那么房中再有别人的可能性十分的小,所以就只有……

    炎破天眸光越发惊奇。

    就在水月弯的声音落下不久,内室徒然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哒哒哒的极轻,极慢,但是却极稳,一步又一步的往外走来,众人的心情不自禁地就被提到了嗓子眼,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内室,几乎呆滞。

    不会是他们想的那样吧?

    渐渐地,那脚步声靠近了门帘处,似乎是停了下来,水月弯只听到那一边传来微微急促的喘息声,似乎是那人走累了,正在歇息。

    直到那人掀了门帘出来,众人瞪大眸子,直接是将嘴巴张到鸡蛋那么大。

    微微喘息着扶着门框的少年,面色惨白的几乎没有半点血色,双腿草草的被一堆绷带绑着,这手法简直是粗糙的可以,隐隐间还能看到微微的打着颤,显然是要就这么实实的着地还是有些勉强,但是那双有些通红的眸中却是绝处逢生的喜意以及毫不掩饰的感激之意。

    那人是谁,在场之人恐怕没有不熟悉的!

    不就是那个惨兮兮被郝大夫断言没救了的少年吗?

    真的站起来了!

    这小公子,居然真的做到了!

    一个双腿几乎是千疮百孔的人,居然真的在这两个时辰内被救回来了!

    太师一脸的不敢置信,最后想到自己先前的想法,那张古板的老脸都是羞红了。

    在场不相信的人多的是,但是这人就这么活生生的站在眼前,谁也不能不信,但是有一个自信心爆棚的人例外。

    “不,这不可能!”

    正是那郝大夫,即便是被两名暗卫给踹翻在了地上,还是将那双老眼瞪得铜铃大,疯狂的挣扎着,嘶吼出声。

    “不可能,他的伤我知道,根本就不可能被治好!”

    水月弯丹凤眸美丽如常,但是看着那扭动挣扎的像虫子一样的郝大夫,眸光却是越来越冷,低斥一句:“庸医。”

    郝大夫身子一僵,随后灵光一闪,就像是打通了那个环节似的,忽然嘶吼出声:“一定是你们!是你们串通好的!”

    尖利的叫嚷声在大街上显得尤为刺耳,几乎是瞬间,药房门前就围了一堆好事之人,一个个都是闭嘴看戏。

    “串通?”水月弯唇角勾起一抹笑容,“你是说,他先前的病症都是假的?”

    “没错!”郝大夫继续怒吼道,他现在只想给水月弯扣上一顶帽子,不管是什么都好!凭什么自己那么狼狈,但是这无礼小儿就像是神人一般的俯视着他!

    凭什么!

    “郝大夫,没想到医术不行脑子也是不太好使。”水月弯淡淡的道,“若先前是作假,你个大夫会看不出来更甚至于直接放弃么?”

    “若是作假,这么多人都会看不出来然后被傻傻的蒙骗?”

    “还是你以为,这天下就只有你最聪明?”

    乖乖!

    他可不就是这么想的么!

    狰狞的双眸对上水月弯洞悉一切的明眸,好掌柜只觉得自己被他死死压制,就是说话都是有些没有底气。

    “谁知道你们是用了什么办法蒙骗过去的!”郝大夫索性破罐子破摔。

    水月弯闻言却是没有什么怒气,慢悠悠的自袖间掏出一个小小的透明瓶子,微微的晃了晃,看着其中一动不动的东西,又将莫名的目光看向怔怔的郝大夫。

    “知道这是什么么?”

    郝大夫吞吞口水。

    他怎么会不知道这是什么!

    这不就是那少年腿上的虫子么!

    水月弯轻轻弯腰,将这药瓶放到郝大夫的面前,随后拧开了瓶盖,那其中白色细长的虫子仿佛嗅到了人气,颤颤悠悠的从中探出一个头来,好巧不巧的正将脑袋对着郝大夫的鼻尖,只要那小虫子再一个窜动,直接就能扑到他的脸上去。

    郝大夫双眸瞪得前所未有的大,但是却因为虫子离得太近不敢张嘴大喊,所以只能用一双充血猩红的双眸瞪着水月弯。

    “这小东西,就是从那少年腿中取出来的。”水月弯微微笑着,眉梢一挑,“你不是说这是造假么?”

    “那么定然也是不怕的了。”

    炎破天削薄的唇勾起一抹森凉弧度,眼神一瞥,暗卫心领神会的就按住了郝大夫的肩膀,使得他的脸离的更近了些。

    “唔唔唔!”郝大夫不敢挣扎,因为只要一挣扎就会碰到那虫子,而他是见过少年被虫子啃成的那个样子的!

    如果真的被咬伤了,谁知道最后会繁殖成多少,变成什么样子,而自己一旦碰到这个虫子就是死定了!因为面前这个人绝对不会救他!

    “怕什么,你不是说,这是假的么?”

    暗卫继续压近,而那只虫子似乎是歪了歪脑袋,徒然从瓶中探出一截,顿时,碰上了!

    水月弯微微一笑:“假的,不用怕。”

    众人看着那小公子微笑着将那虫子放在郝大夫面前,一口又一口的强调这是假的,登时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小公子还真是可怕的紧,简直就是恶魔!

    郝大夫只觉得自己面前的那只小虫子像是化成了千条万条,一条又一条的钻到他脑中,啃食他的皮肉,挖掘他的脑髓,再将他的脑子搅得一团乱!

    整个人都是疯狂了!

    他不要变成这个样子!

    他不要!

    郝大夫怕呀,是真的怕呀!他是有自己的骄傲没错,也的确是自负医术高超没错,但是这一切,哪里有命重要!

    不敢张嘴,郝大夫脑袋一歪,重重的撞到了地上,随后半天没有抬起头来。

    水月弯知道他这是示弱了,但是事情哪里有这么容易。

    “郝大夫这是什么意思?要抢地自尽么?”水月弯没有收起那瓶子,任由虫子探出了大半个身子,向身边最近的物体,也就是郝大夫的脑袋爬去。

    炎破天挥手,暗卫将郝大夫放开。

    跪着的郝大夫只觉得自己的尊严收到了践踏,所以即便是感受到身上的桎梏消失了,也是保持着那个姿势,半趴着一动不动。

    所以那虫子,没有半点阻碍的向着郝大夫脑袋边上的那个洞缓缓的进发了。

    脑袋边上的洞?那是啥?

    那是耳朵。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