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六十五章炎破天来了
    “风骨?能耐?”郝大夫与**吵了这么久,早已经是不耐烦了,终于是露出了真面目,盯着**,面容丑恶:“老夫承认,那小公子的确是天下少有的绝俊之人,但是这能耐么……老夫还真使没有看出来。”

    “哼!那你便睁眼好好看着!小心亮瞎了你的眼!”

    **半点没有示弱,可以说对着对水月弯有敌意的人,她全都会当成敌人。

    “好,那老夫便看着。”郝大夫老眼中一丝郁气闪过,咬着腮帮子道:“只是可惜,他怕是没有办法显示他的能耐,时间已经到了!”

    话落,直接就是冲身后嚷道:“时间已经到了,那小公子已经输了,现在咱们要做的是将那个少年带出来,然后……”

    太师不耐烦的打断:“人还没出来。”

    郝大夫一怔:“但是时间已经到了。”

    “本官说没到就是没到。”徐太师也是直接不讲道理的给打断了,“本官与那个小公子是旧识,本官相信他。”

    徐太师虽然古板不知变通,但是正是这样的人,一旦护短起来就是完全的不讲理,与炎破天那霸道的强势维护不同,徐太师在意的是水月弯的医术以及自己儿子的性命。

    所以,他绝对不能让治疗过程被打断,就算是人死了,他也要亲耳听到小公子开口说。

    毕竟自己的儿子可是死得透透的,而这小公子却说要将一个死人救回来;是不是也就说明,里面那个疑难杂症,在他眼里也是小菜一碟?

    或许那惨叫声,真的只是小公子特殊的治疗手段。

    太师心里惴惴的,所以也就没有发现一旁郝大夫与掌柜的眼神交流,掌柜的悄悄退出人群,溜到后院叫来一个小厮,让他赶快去找主家。

    没办法,人家是太师,都说民不与官斗,那么他就找一个能压住太师的人来,那么当朝的丞相夫人,即便是太师你也要给几分面子吧?

    只是鬼鬼祟祟转身的掌柜的没有发现自己派出去的小厮,刚出后门就被人给劈晕了。

    而大堂内的郝大夫以为去搬救兵的人已经在路上了,索性就是气的吹胡子瞪眼的,直接不说话了,瞪着那低垂的门帘,好像这样就能将在其中的水月弯揪出来似的。

    时间渐渐的继续过去,但是门帘内的人还是半点动静都没有,众人终于是有些相信了郝大夫先前的说辞,就是太师也是疑惑不解。

    “唉,冤孽啊,冤孽,那小公子怕是翻窗逃走了,也不知道卷走了多少珍贵药材。”郝大夫摇摇头,吹着胡子没好气的道,“现在好了,人死了,到时候还是要老夫来收尸。”

    话刚说完,郝大夫就恭敬的冲着太师作揖:“还请太师下令,打开门帘,不然怕是难以服众。”

    太师犹豫了。

    在这么等下去似乎也没有什么意义。

    若是那小公子真的跑了,有九王爷的庇护自己也是拿他没有办法,还不如直接在现在将他抓起来。

    想到这里,太师刚要出口,却直接是内门外传来的一道男子声音打断,低沉喑哑,带着几分属于其主人的凌人气势,沉沉的气息威势随着他的进入在这狭小的空间波荡开来,顿时不用他做什么,他的周围哗啦啦的散开了一群人,太师僵着身子转身,看到九王爷正似笑非笑的盯着他,眸中分明没有什么情绪,但是他却能感觉到王爷的十分怒气,身子不争气的抖了抖。

    暗卫眸带狂热,单膝跪地:“恭迎王爷。”

    炎破天淡淡的瞥了一眼内室,挥挥手,暗卫起身,再度如同雕塑一般的护在门前。

    炎破天似乎是刚从什么地方回来,为什么这么说呢,虽然他身姿依旧高大挺拔,不见疲态,但是眸中却可以隐隐的看见一丝猩红,显然是长久赶路没有合眼才导致的。

    但看在外人眼中,还是那百年难得一见的神秘九王爷,清华尊贵,战神无双。

    只要他站在这里,就没有人再敢提有悖于他意愿的事。

    但是这个世上不缺乏没脑子的。

    郝大夫见炎破天那自带光环的模样,一进门一句话都不用说就能将所有人的视线全都吸引过去,居然在害怕的同时硬生生的产生了些许变态的嫉妒。

    只靠着这么一副皮囊,就能得到这么多的追捧,真是……太肤浅了!这九王爷,除了这张脸还有什么!

    显然,这位活了半辈子却被九王爷保护了大半辈子的郝大夫是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以及自己的能耐了。

    可以说,自信心是膨胀的快要炸开了,现在只要有人上来戳一戳,这人立马就能破了飞走。

    于是不怕死的开口:“九王爷,时间已经到……”

    发生了什么炎破天自然知道,但是知道不意味着他就要跟这么一个欺负自己王妃的人说话,所以,咱们听得的九王爷就十分高冷的,直接挥了挥手。

    结果就是不知从哪里窜过来几名暗卫,不顾他的惨叫直接将人给叉了出去,像个垃圾似的直接给丢到了大街上。

    炎破天修长手指捏了捏眉心,俊美的脸上是显而易见的不耐,半点不给别人面子:“还有谁,一并丢出去。”

    随后就是掌柜的,同样是被嗖了一声,那重重砸到地上的声音真是听得**十分解气。

    她可没忘记,当初在药中下砒霜的,就是这个老匹夫。

    眼珠子贼溜溜的转了转,**扯扯小智,嘀嘀咕咕了几句。

    小智则是一脸乖巧的听着,听到最后小脸也是涨的通红,于是登登登的跑到其中一名暗卫面前,这样那样,那样又这样,坚决执行**姐姐交代的事情。

    那暗卫也是一惊,最后上前几步,低声对自家王爷道:“那掌柜,曾对姑娘下毒,这孩子所言属实。”

    “哦?”炎破天凤眸缓缓锐利,“带回去,还有那个大夫。”

    “遵命。”

    正在此时,水月弯终于是掀帘出来,一入眼的就是炎破天含笑的凤眸,微微一怔,唤道:“破天。”

    炎破天双眸微眯,像只餍足的猫儿似的,摸了摸他的头。

    “事情处理的如何了?”

    水月弯轻轻一笑,转头冲着身后,像是在叫谁似的:

    “你出来吧。”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