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六十四章发怒的波波
    “啊!”

    “啊!”

    “啊!”

    内室的惨叫声几乎可以用惨绝人寰来形容,即便是事先极为嚣张的那名大汉也是微微的抖了抖身子,嘟囔道:“这里头到底在干啥,咋听着像杀猪似的!”

    可不是么?

    众人皆是在心中默默赞同道。

    **头一仰,十分骄傲道:“我家公子的医治手段,又岂是你这等凡夫俗子可以知晓的!”

    小姐在她心里,就是天神!

    总有一日,这帮讽刺过小姐的人鬼跪下来求小姐去救赎他们!到时候,看他们回事怎样的一副嘴脸!

    **却是没想到,就这么愤愤的一个念头,却是成为了未来的现实。

    只是在哪个时候,她却……

    内室。

    水月弯耳边自然也是那惨叫声,但是却是无动于衷,异能锻体的剧痛哪怕是她当初都险些承受不下来,如今就是喊破了嗓子,总比被疼成一个傻子要好。

    人在极痛之下,身体会自己寻找到方法避开,这也算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吧。

    水月弯再度调动起体内所剩不多的异能,结成一股绳,重点照顾着少年的双腿,毕竟那里被蚕食的最严重。

    只要用异能将千疮百孔的骨骼修补好,让他暂时的站一会儿不是问题,但是她在意的是,时间可能不够。

    她为了尽可能的缩减时间,所以才会在先前直接用了这么简单粗暴的方法取出虫子,但是修补骨骼可不是这么简单就能完成的,骨骼的密度、硬度、骨髓,都需要异能去慢慢修补,或者说,重新生成。

    这个过程需要的时间是取虫子这一步的几倍,或许还更不止。

    时间短了,骨骼没有恢复完全,少年只要一站起来,脆弱的骨骼就会支撑不住的断裂开来,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也就说明,她没有完全治好他,那双腿还是废的。

    所以,时间,她需要时间,两个时辰,取出那大团大团的虫子花去了半个时辰,现在只剩下一个半时辰。

    水月弯查看了下伤口的情况,在感受了下自己体内所剩不多的异能,掐指算了算,无奈的发现似乎只差那么一点点……

    只希望炎破天的那两名暗卫靠谱一些,防着他们动一些小手段才好。

    门外郝大夫早已经是治好了自己那名病人,此刻正老神在在的等着水月弯出来,还时不时的叹息几声,那欠揍的模样让**恨不得上去咬死他!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而那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就这么延续了两个时辰,由先前的尖利到沙哑,时不时还会有一声声再度高亢的尖叫声传出,每一次都好像是要将自己的生命全数吼出来似的,谁都能知道少年如今的的剧痛与绝望。

    渐渐地,时间只剩下了一个时辰。

    “真是可惜,只有一个时辰了。”郝大夫与掌柜的对视一眼,又看一眼内室,摇摇头,随后就是高声喊道,“小公子,时间不多了,是在不行的话,就出来吧,让他这般受折磨,却不是我等学医之人的风范啊!”

    **骂了好几个时辰,此刻早已是口舌冒烟了,闻言又是想要怼人,却被徒然从门外传来的男子怒声打断:“风范?你想要什么风范?”

    那是一道中年男子的浑厚嗓音,众人皆是抬眼望去,其中也不乏认得来人的,直接是低低的出声道:“是当朝太师!”

    不错,来人正是那个死了儿子的太师徐使。

    太师一张古板的老脸带着隐隐的怒气。他收到消息,说那小公子出现在这里,,而且还与人做赌医治病人,原本就有些怀疑的他直接就来了这里,想要亲眼看看他的手段才放心,但是一来就听见有人讽刺他?

    这可不行!

    毕竟若是这小公子生气不干了,自己还怎么知道他的实力。

    当朝太师啊!可不是他们这些市井小民惹得起的。

    郝大夫连忙作揖,惶恐道:“太师息怒,只是有一名少年公子不服在下的医术,硬是要与在下比试一番,在下也是没有办法……”

    “比你就比,废话这么多作甚?”太师在官场这么多年,什么人没见过,自然能看透郝大夫的心思,“那少年本官认得,绝对不是你嘴里的那轻狂之辈,出口不实,满是谎言,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大夫的!”

    原来太师与那小公子认识啊!

    怪不得,看来是来撑腰的。

    众人的不自觉的就偏向了小公子,当官的都这么说了,想来也是不会有错的吧。

    太师说完话就是直直的盯着那传出惨叫声的方向,心下喟叹。

    希望你真的有些本事吧,不然,本太师这一趟可真是白来了。

    一个时辰的时间,说快不快,说短不短,眨眼便过。

    郝大夫和掌柜的几乎是掐着时间的,一等到那香灰的最后一簇落地了,心下狂喜,表情出现了一刹那的扭曲随后就是一脸的遗憾。

    “看来,那少年是救不活了。”

    掌柜的附和道:“若不是那小公子偏要逞强,想来那人是可以活的更久一些的。”

    “听啊!惨叫声消失了!”人群中不知是谁突然道。

    郝大夫闻言却是快活的不得了:“可惜啊可惜,但是既然事已至此,就由老夫出钱,将这少年葬了吧。”

    话落,就要上去推开竹门。

    **一个健步就冲了上去,双臂大张的形成了第二道屏障,小智紧随其后,稚嫩的小脸上是与**如出一辙的勇气与坚定。

    “我家公子还在治疗,若是因为你的原因害死了人,这个责任你负吗?”

    与此同时,那两名暗卫也是齐齐往上一步,高大的身躯直接将他们给挡在了身后。

    太师瞳孔一缩。

    这,这是九王府的暗卫!

    九王爷是真的宠那小公子啊!

    明面上有两名,那么暗处呢?又会有多少?

    太师心下暗叹:自己这一趟,怕是白来了。

    郝大夫练得慢慢难看了起来:“时间已经到了,难道你们想赖账?”

    “赖账?你将那么诡异病症的病人交给我家公子诊治,自己却去治那么容易的病症,这场比试本来就是不公平的,那么延长时间又能如何?

    “我家公子是秉着医者仁心,即便是知道被你们坑害了也是没有怨言的去救人,你们呢?”

    “口口声声惭愧惭愧,可若是真的遇到那病人,还不是束手无策!半点没有我家公子的风骨与能耐!”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