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六十二章异能强势全开
    没错,就是寄生虫!

    一条一条的盘曲纠结在那少年的腿上,白白的一片,看去细细的约莫有数百条之多!

    也不知是头还是尾,一下一下的蠕动震颤着,将少年的两条腿都是包裹了起来,随后拼命扭动着身子往血肉里钻进去,直到一整个身子都是钻了进去方才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

    你以为就这么结束了?

    水月弯仿若是没看见这令人作呕的一幕似的,明澈的双眸紧紧盯着其中极为粗壮的一条,双眸渐渐地失去焦距,漆黑的瞳孔深处,有幽蓝的光芒若隐若现。

    顿时间,水月弯的神识仿佛侵入了血肉,一寸寸一根根的血肉筋脉在她眼中仿若无物似的,直直的穿透过那少年的腿,看向那骨骼深处。

    这肥虫子此刻正张着一张满是利齿的牙,死死的咬着骨头,随后肥硕的身子一吸一鼓的,贪婪的吮吸这那骨髓。

    随着那肥虫子一鼓一鼓的,那少年极度压抑却依旧是冲口而出的惨叫声终于是在水月弯耳边炸响!

    “啊!好痛!我求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杀了我吧!”

    一连的三个杀了我吧,可见那被活生生吸食骨髓的痛楚到底是多么难以忍受!

    几乎能把人逼疯!

    更何况,那只是其中一条,还有更多更多的,水月弯暂时没看见的,或者是已经转移到身体别处的!

    这么凶恶的虫子,这少年到底是从何处染上的!

    水月弯一个手刀,直接劈晕了那人,下手更是比平常重了三分,但是即便如此,那少年依旧是满脸惨败扭曲,牙冠紧咬的几乎要出血!

    优柔的白衣带起一阵寒厉的风,水月弯也不指望着这药房能派人搭把手,直接是命令那两名暗卫:“将他抬进去!”

    “不可!”是那大夫的声音。

    水月弯眸子阴沉下来:“怎么?”

    “既然是比试,自然没有躲起来偷偷治疗的道理,更何况……”那大夫淡淡的教训道:“明知治不好,就不必去治,否则,只是耽误了别的病人的生命罢了。”

    唔,听着似乎真是有些道理。

    但是,水月弯却道:“荒谬!”

    那小少年,明眸皓齿,雌雄难辨,此刻浑身却是散发着难以言喻的冷气,尊贵,霸道,不容置疑,不容人反驳,就像是天地间至高之人一般,只是冷眸淡淡的一瞥,那大夫却仿佛被什么骇到了一般,脚步不稳的往后退了一步。

    回过神来已经是脸色涨红,十分羞恼。

    但闻那少年语句铿锵道:“万物生灵,从没有会因为救谁而耽误谁的,若说是有,那边是你医术不精,未曾尽力!”

    “医者仁心,尚未尝试,已露败相,你不配为医!”

    这世间,只有想不想为,没有能不能为。

    事在人为四字,也不过是失败者为了安慰自己而找的蹩脚借口罢了。

    “比试开始,两个时辰,本公子言而有信!”

    水月弯最后低斥一声,直接是后脚进了内室,留下屋外一阵寂静,沉默许久,却是没有一个人先行离开。

    “黄口小儿,居然如此,如此污蔑于我!大家听听看!听听看这说的是什么话”

    那大夫只觉得水月弯说的全都是放屁,但是极目望去,众人却都是一阵沉默,那大夫一阵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

    果然不出所料。

    “别废话了,你的病人还在等你救呢。”

    “什么病人,跟那小公子的病比起来,简直是小儿科好吗!”

    “就是说啊,没想到郝大夫是这种人……”

    但是话到最后,也就只剩缪缪几个人还在嘀咕了,但部分人却是好奇起来,那几乎被寄生虫啃掉了一整个下半身的少年,真的有可能被那小公子救活吗?

    还是在这两个时辰之内?

    应该,不可能吧……

    几乎所有人都是这么想。

    内室。

    虽然卖了假药,药坊毕竟是药坊,该有的器具还是有的,水月弯等到暗卫将那人放到床上后,就直接是将人给轰了出去,让他们守着门口。

    水月弯细细听了一会儿,确定没有偷窥者之后方才微微叹了口气,无奈的自怀中取出那套金针飞刀,随后,一股脑儿的全都抛向空中!

    若是慢慢来,那么这病解决起来也不是难事,但是若是在两个时辰之内要做到精细,并且处理干净的话,那么就非要异能出手不可!

    毕竟,她还不知道那大夫所谓的治好,到底达到了那个程度,是将虫子去干净就可以了呢,还是要将那少年的众多腐烂溃脓之处也要一并处理呢,更甚至于,直接让他站起来?

    论那帮人的黑心程度,她不认为没有这个可能。

    而她之所以没问,就是想留一个大惊喜给他们!

    两个时辰,让他站起来!

    望着满空的金针飞刀,水月弯双手笔直探出,随后,浓郁蓝黑色光芒缓缓自嫩白指尖探出,随后如同受到牵引似的分化,飙射而出,准准的缠绕上金针飞刀的尾端,随后双手轻盈一动,那金针就如同长了眼睛似的,在半空中游移着,某一个瞬间,数十枚金针直接刺上那痛苦低吟的少年的双腿!

    “啊!”那少年声嘶力竭的惨叫一声,最终落入眼中的是那模糊的一幕。

    如同烟花般的璀璨光芒,如同最终陨落的流星,给了他的生命最后的辉煌。

    自己怕是要死了吧……

    只是连累了那小公子,接了他这么个治不好的病人。

    意识渐渐沉下,少年白眼一翻,死一般的失去动静。

    水月弯此刻真是感谢那日与炎破天闹的别扭,让她好好地静心修炼了几天的异能,再加上复生以来的几个月,才能支撑她这么庞大的异能消耗。

    素白双手漂亮却纤长有力,如同一曲惊世之舞般在半空中划过玄奥痕迹,带动着金针在那少年干瘪却鲜血淋漓的双腿中,每一针刺下,都是能带起一根长长的虫子,毫不留情的勾扯而出,准稳狠快,但是却没有伤到半点组织血肉,以及那千疮百孔脆弱的骨骼。

    另一边,陨铁飞刀锋利异常,水月弯只需神念一动,那些虫子就被猛虎下山般的十柄飞刀齐齐的砍成了肉沫,半条都是没有落下!

    就如砍瓜切菜般的干脆利落撒娇卖萌打滚,求评论求打赏喽!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