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六十章坑人水月弯
    品茗,可不只是附庸风雅,时机对了,也可以杀人无形。

    那柔柔的雾气,都是她的锋利武器。

    水月弯杯盖撩了撩清澈的茶水,美目带着些微微的笑意,瞥着那因为账房两句话而有些骚动的人群。

    “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啊?”

    “你这是在骂我们吗?”

    就如同边疆之地的百姓更加敏感战事将起,国都中的百姓当然也不会是傻的,这么明显的问题都看不出来的话,恐怕也根本没可能在这国都之中生存下来。

    指责声一声比一声响,但是那账房就好像没听见似的,拨着算盘珠子的手指像要飞起来似的,随后又是一声一声癫狂的喊声:“好多钱!好多钱!这帮傻子这么有钱啊!”

    越说越过分了!

    一名人高马大的汉子,似乎是陪着自己的兄弟来看病的,闻言直接是提着沙包大的拳头就冲了上去!

    水月弯小手拄着下巴,静静等着那一拳轰上去。

    轰的一声!

    那账房低垂着的脑袋直接是被这么一拳给轰偏了过去,那惊天动地的响声让水月弯怀疑那人的脑袋是不是直接被打爆了。

    “老子让你他妈放屁!这话听着可真是不舒服!”

    嗯,是个暴脾气的。水月弯淡淡的评价道。

    “这是怎么回事?”

    水月弯抬眸望去,终于是看见了那姗姗来迟的掌柜的,那掌柜的显然是一路跑回来的,此刻头上的汗都来不及擦,直接是有些愕然的看着那即便是被一拳揍翻在地上还是抱着算盘一脸癫狂的账房,再看看这满屋子的人一脸不善,一脸的懵。

    原本他是去找主家的。

    那被九王爷以礼相待的小公子别人不知道是谁难道他还不知道吗?

    他知道二小姐女扮男装的模样,还亲眼见过,,所以是绝对不会认错的!而如今,二小姐发达了,得到了九王爷的庇护。

    那个砒霜,如果真的能把二小姐毒死也就算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死!

    没死就意味着,她或许知道那砒霜的事情,而且也是自己下了药,是迟早都要来找自己算账的!

    掌柜的眼睛到处乱飘,不经意间似乎定在了某一处上,随后那双细小的双眼就是微微眯起,像是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人似的,将那双眼睛是搓了又搓,随后突然睁大。

    水月弯觉得这掌柜的那双眼恐怕这半辈子都没睁这么大过。

    “二……”

    “呵呵,掌柜的,你这账房怕是失心疯了吧。”

    水月弯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直接是提前打断了掌柜的话,指了指直到现在有些抽搐的账房。

    这掌柜的,怕是不能留了。

    那掌柜的一脸谄媚,但是眸中深藏的却是深深的畏惧,但是水月弯却知道,这畏惧不是对着她,而是对那即便是身不在此却依旧又如此威慑力的男人,九王爷,罢了。

    “小,小公子,今日怎么有功夫来小人这药坊……”

    “哦?你这药坊我不能来?”

    “不不不,小公子真会开玩笑。”

    水月弯放下手中的茶盏,站起身来,一身的白衣清隽又俊逸:“我今日来,还真不是同你开玩笑的……”

    “本公子想要你这间药坊,你觉得如何?”

    掌柜的蒙了,随后脸色就是渐渐地难看起来。

    水月弯悠哉的看着那掌柜的渐渐变白的面色:“怎么?你不答应吗?”

    掌柜的面色难看极了,抬头瞅了眼那悄无声息立在水月弯身后的黑衣男子,缩了缩脖子,结结巴巴道:“不,不是这样的……这个,实在是……”

    水月弯摇头,盯着掌柜的,漫不经心的像是随口一说:

    “掌柜的,你有胆子卖假药,怎么就没胆子将这药坊给我呢?”

    水月弯话语淡淡的,但是听到的人却是犹如五雷轰顶一般,一瞬间药坊里沸腾的像是沸油中滴进了冷水一般,那热闹的简直像是菜市场。

    “假药?什么假药!”

    “这药坊里居然卖假药?”

    “这还有没有道德啊!不知道会吃死人的吗?”

    方才那大汉显然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直接是冲着水月弯就吼上了,但是却明显没有了那么暴戾。

    “小公子,你为什么会知道!”

    “唔?我?”水月弯一笑,“很难分辨吗?问问这空气中的味道不就知道了?”

    “味,味道?”

    “是啊,这空气中的味道很奇怪,一点都不正。”

    就凭这一点,就说这药坊卖假药?

    未免也太武断了吧!

    “小公子也会医术?但是想要辨认药材,恐怕不是隔着这么远闻闻就能知道的啊!”

    那大夫自认为自己是这里最有资格说这句话的人,所以说完却是笑的有几分轻蔑的看着水月弯,听上去就像是自恃长辈教训晚辈似的,让人听着就是不爽。

    水月弯还没说啥呢,但是**却是已经暴走了。

    自家小姐说什么都是对的!那个中年老头一脸了不起的样子到底是谁给的自信!

    “那是你医术不到家好吧?你以为我家公子跟你一样不成?”

    “没教养的小子,简直是荒谬。”那大夫像是被踩到逆鳞似的,一甩胡子就直接是骂了出口。

    反正那小公子总不会为了一个小厮大开杀戒吧。

    但是事情哪里有这么容易,水月弯可以不大方,但是绝对不能不护短。

    “**啊,不是每个人都听得懂人话的。”水月弯淡淡的看了眼那听闻这句话脸色更加难看的大夫,“你不是想知道我是怎么辨认出药材的么?”

    “那你可有胆子同我比试一场?”

    那大夫一怔,随后就是故作淡然的一甩袖袍,将那姿态端得高高的,一脸我答应你是给你面子的表情:“为何不呢?”

    “嗯,既然如此,光比有多无聊。”水月弯往前走了几步,玉白容颜在这略显昏暗的室内像是要发光似的,“来点彩头如何?”

    那大夫从鼻尖一哼:“那又有何惧,你且说来,怎么比!”

    水月弯只觉得今日笑的比往常一个月笑的还要多:“彩头的话,想必掌柜的已经知道了吧。众目睽睽之下,就这么定了!”

    那掌柜的,脸色是瞬间想吃了屎一般难看!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