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五十八章砸场子
    水月弯不置可否。

    “你到底想干什么!本宫可是……”只是一句话尚未说完,就被手刀劈晕。

    “都说了不会伤你性命,真是个胆小的太子。”

    水月弯轻笑一声,缓缓抬手,眸中幽蓝光芒徒然大涨,明灵璀璨的光芒渐渐占据了整个眼眶,就好像在眼中镶了一块蓝宝石,诡异又妖丽。

    纤长白皙的食指抬起太子的下巴,另一手指尖轻动,空气透出水波一般的无形波动,太子的双眼就这么毫无预兆的睁开了,与此同时,水月弯眸中几乎要满溢出来的灿烂蓝光在那瞬间飙射而出!

    太子的眼神毫无神采,木讷的就好像一个提线木偶一样的死气沉沉,随着这一道光芒的注入,太子双眸爆睁,即便是在这昏迷中面色都是控制不住的扭曲了起来,喉间也是发出阵阵痛苦低吟。

    “你原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可惜,你的运气不好遇上了我。”

    “从今以后,你的主人,名叫水月弯。”

    ……

    那名去寻炎破天的暗卫回来了,回来后看到的一幕叫他有些疑惑。

    太子已经被放下来了,但是却抱着头痛呼,紧闭双眸,冷汗涔涔的,口中也是不清不楚的说着些胡话,而这始作俑者,毫无疑问就是那校场上淡定优雅抿着茶水的小公子了。

    小公子果然惹不得。

    “回禀公子,王爷尚未回转。”

    水月弯摆摆手。她原本就没什么事情要找炎破天,那一言只是随口胡说的罢了。

    指着地上那坨弓的跟个虾子似的太子:“将他送回去。”

    “是。”

    “对了,**呢?”

    “**姑娘在为小公子熬制鸡汤,说是要大补。”

    这时候,喝什么鸡汤?

    “去把她叫过来。”

    **很快就来了。

    水月弯看了她一眼:“今日,你家小姐到你出去玩可好?”

    **兴奋:“好啊小姐。”

    “好,咱们去药坊砸场子。”

    有九王府一屋子的强力打手,不用白不用。

    因为这国都中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位精致的小公子住进了九王府,所以,当水月弯带着**,还有两名暗卫出府去的时候,那冷冰冰生人勿进的模样硬是震慑的那明里暗里的探子不敢过分。

    水月弯说的药坊不是别的,就是那个往药里掺砒霜试图毒死她的药坊,申氏名下的。

    让那掌柜的又为申氏捞了这么久的钱,自己还真是太心慈手软。

    国都中药坊众多,但是这一家却是相对便宜的,虽然说只是便宜了那么几文钱,但是对于一些平头老百姓来说,这么几文钱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所以申氏的这一家药坊,生意很是不错。

    暗卫如同利刃一般直直插入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巧力推开一个个或是买药或是排队的老百姓,温和却强势,在一片骂声中开出了一条路来。

    凶神恶煞的暗卫冷着脸,眸光犀利的打量周围,顿时那些不满的谩骂的都是悻悻的闭上了嘴,安静之中,水月弯毫无阻碍的悠悠然缓步而来。

    水月弯眸光一瞟,立刻就是看到了当初那个药童,那药童也是一眼就看到了水月弯并且马上就是想起了这少年的身份。

    可不就是那被掌柜的坑了一把的那人么?他居然没死?

    其实很不巧,这小药童前几天刚去探亲了,今天才回来,压根就不知道国都中传的沸沸扬扬的事情,只知道这小公子是绝对来找他的麻烦的,所以是掉头就跑。

    不用水月弯说话,那药童没迈出第二步就已经是被一名暗卫抓住了并且一把给甩到了地上,顿时就是哎呦哎呦的痛呼。

    已经有人看不下去了,碍着那两名暗卫很不好惹的模样,只是轻声的嘀咕道:

    “好过分。”

    “就是说啊,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哥。”

    “还让不让人卖药了啊。”

    一时间,嘀嘀咕咕声却是汇成了一片,听上去像是几千几万只蚊蝇一般的吵嚷,虽然每个人的声音小,却是架不住人多。

    水月弯微微笑了,眸光一扫,发现一名老人家。

    但是这名老人家很奇怪,看他的面色,蜡黄枯瘦的腐朽模样,分明是黄疸,急症后被人粗略治了治,这会儿都有些压不住身体里的剧痛了,手脚都是抽搐着,口吐白沫。

    都开始治了,为什么只治一半?

    再看看那坐堂大夫面前的病人,眼下阴影,双目无神……

    分明只是一个失眠之症。

    放着这急诊病人不去治,却是照顾着这需要长期用药才能见效的失眠?

    一个弄不好是要人命的,另外一个,说到底也就是睡不好罢了。

    轻重缓急,这大夫分不清的么?

    在水月弯沉思期间,那老人家已经是控制不住的抓挠起身上的脓包之处,一处又一处的脓包被抓破,流出腥黄恶臭的脓液,众人都是不受控制的捂住了鼻子,水月弯余光瞟到,就是那坐堂大夫都是一脸厌恶的别过头去,装作没看见的样子,一脸伪善。

    “好臭啊!还不快点把这个老家伙丢出去!”

    “就是说啊!”

    “还不快点,这老东西可是病了好久了都不见好,小公子你也躲得远一些才好。”

    水月弯冷冷抬眸看了眼那最后说话的一人,倏地一声冷笑:“在说别人得了不治之症的时候,你最好看看自己是不是活不长久了!”

    那人是一名大汉,满脸横肉,脸上还有一道狰狞的疤痕几乎把他上下两张脸脸都是隔开了,像是从中间将脑袋劈开了似的。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水月弯没搭理,瞬息间金针出手,嗖嗖的扎入那老人家的穴道,针尾轻轻一拧,那金针就如同带了生命似的,自行颤动起来,而那老人却是渐渐地停下了抽搐,安静下来。

    瞥了那双眸大睁的大汉一眼,水月弯冷笑道:“字面上的意思。”

    **也是听不惯那大汉说话,直接是道:“我家公子,是让你尽快准备后事了!”

    “你他妈放屁!”那汉子显然是个脾气暴躁的,闻言直接是一句粗鲁的谩骂,随后扑了上来,然后不用水月弯出手,那人甚至根本就进不了水月弯的身,暗卫已经齐齐一脚踹出!

    “放肆!”

    那大汉身高八尺,浑身肥膘,却被暗卫一脚飞出,半天爬不起来,一看就知道那暗卫下手时多么狠辣!

    王爷说了,遇到敢欺负姑娘的,下死手!

    踹完,缩回角落,又是变成那毫无存在感的黑衣影子。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