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五十七章整治太子
    “嗯?”那不就是当今皇帝?

    炎龙?

    炎破天眸中不知为何噙着些复杂,定定的看着水月弯道:“父皇也是听说了那一日的事情,恐怕不日就会宣你进宫。”

    水月弯淡淡微笑道:“我不过卑微的江湖游侠,怎值得堂堂天子亲自下昭唤我进宫?”

    炎破天却是道:“那可未必。”

    能够让得死人复生的奇人,未必不能使得活人长生……

    当今陛下已经是中年之龄,身子也是越发不济,恐怕是有些急了。

    若是这小女人真的能有这通天的能耐,恐怕父皇会不择手段将她折断羽翼,困在身边,日夜去研究那长生不老之药了!

    他决不能容许这件事情发生!

    哪怕是有那么一点可能性也不成!

    炎破天凤眸华彩渐渐隐去,沉沉阴翳缓缓缭绕而上,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暴戾而凶悍,气势越发迫人。

    “破天?你怎么了?”

    一道轻轻浅浅的问声传来,炎破天抬头就看到那双清冷的眼眸,正微微带些疑惑与惊异,一瞬不瞬的注视着他;而他满腔戾气也是在这一唤之下全部消散于无形。

    “无碍。”炎破天面上郁气微去,抬手宠溺的揉了揉小女人的脑袋,道:“这里寒冻,你又未曾加衣,快些回去吧。”

    水月弯其实没觉得多冷,但是为了不那么异于常人,她也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应道:“也好。”

    两人留下一些守卫守着这峰底入口,只等着过了几日水月弯会再来一趟,到时候才是真正的救治之时。

    接下来,这事儿算是先缓了缓,十月玩也是开始思考要不要回那乌烟瘴气的丞相府。

    水凌波借着学规矩的名义将她困在水华居不得出来,而申氏想来也是忙着找路子给水阑珊牵线搭桥好见炎破天一面,所以水月弯回不回水华居都是没有所谓。

    在这种情况下,耳旁再加上某位王爷怂恿似的建议以及直截了当的命令下达下,水月弯直接就是带着**住进了九王府。

    炎破天当时有意无意的在她耳边唠叨,原话是这么说的:“这徐景还等着救命,想来也是需要许多金贵的药材,但若是回了丞相府,药材何来?”

    “况且,就算是能得到药材,在水华居熬药也定然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到时候又是一堆麻烦事,还不如……”

    “直接住到本王的府中来,药材你随意取用,还有一帮子下人给你使唤,也比在丞相府方便的多。”

    水月弯了想,果然有理。

    更何况不日又要去双冰峰,到时候还得来找炎破天,跑来跑去的实在麻烦。

    所以就这么水到渠成的,事成定局。

    ……

    这九王府里王爷的邻殿里,住的可是咱王爷新认的贤弟,丞相府的二小姐,女扮男装,更是咱的女主子!

    武艺高强不说,那相貌也是一等一的好!简直与咱王爷是天生的夫妻脸,那表情都是一样一样的!

    但是相比起王爷,这一位更加不能得罪。

    因为你得罪了王爷,就只有王爷一人惩治你;但你若是得罪了姑娘,不但王爷会下死手虐你,而且姑娘也会一把药粉洒下来,不害命,就整你!

    那滋味儿可别提了!

    简直是妙不可言!

    其他人暂且不说,没看见那太子殿下被王爷绑着又被姑娘给折腾成什么样儿了么?

    九王府校场上,暗卫搬了张藤椅,而水月弯就这么大剌剌的坐在椅子上,托着下巴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双手被捆吊在树上的太子殿下。

    当然,在炎破天知晓她的打算之后,就命人给太子穿上了衣物,所以现在的太子殿下看上去倒是没有多少狼狈。

    水月弯美眸含着微微的笑意,男装素净,举手投足透着的都是优雅贵气,玉白的容颜极精致。

    “太子殿下,痒痒粉的滋味可好么?”

    太子被这么绑着已经有两日了,滴水未进,粒米未食,又被水月弯那些稀奇古怪的药物给折腾了一晚上,现在早已是面色发青,气息微弱,明明听得清清楚楚却半点没有要回话的意思。

    “看来太子殿下很满意本公子的招待了。”水月弯摸摸下巴,终于是站起身来,冲着手边的一名抱剑而立的暗卫挥挥手道:“将他放下来。”

    “是。”

    水月弯看着那根指粗的绳子慢慢的吊着太子殿下被放了下来,直到某个点时,却突然喊停。

    暗卫极为机灵的马上住手。

    于是太子殿下就被顿在了某个极为尴尬的点,双脚差一点就可以够到地面,但是无奈的是,这么一点点的距离太子却是死活碰不到。

    比吊的高高的还要难受。

    “你!你快放我下来!”太子殿下面色涨的青紫,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但是还是碰不到那似近实远的一点点距离。

    只那么一点的距离,他却拼死都是达不到,还要在这里被这小子侮辱!

    简直是奇耻大辱!

    “炎破天!还有面前这个小子!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太子心里疯狂咆哮,低垂的脸上,面色越发狰狞。

    “太子,你是堂堂的太子啊……”水月弯跳下校场,居高临下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太子脸上的怨毒与屈辱,“现在这般,是不是非常不甘心?”

    太子依旧是那个姿势,脚尖也是停止了蹬踏,吊在那里就好像死了似的。

    “你不甘心又有什么用呢?”水月弯眼角流泻出一缕嘲讽之色,“你不像炎破天,今日若是换了他被绑在这里,绝不会像你这样,将对我的恨意全都溢于言表。”

    太子霍然抬头,这一回,水月弯可真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他眸中的毒色,涛浪翻滚,几乎想要直接将她拖进去溺死。

    只可惜,再恨,也没用。

    “放心,我不会弄死你,因为弄死你会给炎破天带来麻烦,虽然他并不惧。”

    水月弯说着,却是微微偏头对暗卫道:“去看看你家王爷回来没有。”

    “是。”

    暗卫应声离去。

    水月弯耳朵微动,倏地高声喝道:“你们也都下去。”

    随后太子就一脸惊惧的到四面八方十几道黑影窜出,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了踪影。

    炎破天这个疯子,居然将所有暗卫的布防都是告诉了这个小子!

    水月弯微笑着对上太子惊恐的眼睛,随后一道深沉的几近幽黑的光芒自那双水眸中划过,来的悄无声息。

    太子只觉得面前的少年有些诡异,直到一阵微风吹过,这时间再听不到半点人声这才猛然惊觉,随后一个有些令他毛骨悚然的想法便是冲上了脑际。

    “你,你是故意将他们支走的!”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