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五十五章九王爷立下军令状
    终于,太师府的大家长开口了,徐烨老眼一瞬不瞬的看着水月弯,深深吸了口气,压下心中极大的悲痛以及愤怒,却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缓缓的升起了一丝荒唐的可能性。

    万一……万一真的能救呢?

    可是这人都已经死了九天了!将奄奄一息到处找人救命的时间算上去,足足有九天半!

    现在人都已经硬了!都有些尸斑了!

    这种情况下,直接是让那老人家眼中燃起的微弱希望之火瞬间湮灭,颓败的将死之态即便是世界上最铁石心肠人都是有些唏嘘。

    水月弯微微叹了口气,丹凤眸微眯,袖袍之下,纤手轻弹,随后淡淡的轻声道:

    “就算是徐景小公子自己,也定然是不愿意放弃这唯一的复生机会吧。”

    柔声回荡在空气中,众人只觉得这句话说不出来的怪异,但是敏感如炎破天,几乎是在下一秒就凤眸微微一眯,随后豁然转头!

    看向九王府正堂那半空中……

    悬浮的一道人影!

    透明而又闪烁着七彩炫光!

    炎破天几乎是瞬间就感觉到一股寒气遍布全身,即便他是从尸体堆里活下来的人,居然也在这晴天白日中感受到了一种毛骨耸立的诡异感!

    是这小家伙弄出来的?

    同时,作为场中的焦点,炎破天的举动在瞬间就得到了所有人的注意,虽有一样是抬头看去,只是一眼,吓瘫了十数人!

    看那隐隐约约的面貌,不是那太师府传说已死的小公子又是谁?

    众人不受控制的瞪着放置在场中极为显眼的棺材,那人影就在这棺材之上三寸之处静静悬浮!

    鬼!

    此起彼伏的尖叫!心志不坚的,再度晕了数十个。

    炎破天惊叹着将视线落在水月弯的头顶,见她面色如常,心中已经确定,这幻影定然就是这小家伙弄出来的。

    为什么说是幻影?

    不好意思,九王爷大人杀过的人太多,若是相信那鬼神一说,早就自己吓自己给吓死了。

    老太师怔怔的看着阳光透过那人影的身体,看着那熟悉的脸庞,瞬间就是热泪盈眶。

    “景儿啊……”

    这世上,最难以让人接受的,恐怕就是生命的逝去,让白发人送黑发人。

    水月弯怎么说呢?应该说是良知尚存,不然,她绝不会拼着暴露异能的危险,也要救回这小公子。

    或者说,当时若死的是别人,水月弯是绝对不会费这么多事的。

    “景儿……”这时太师夫人悠悠的醒了过来,隐隐约约的看到自己爱儿的身影,迷迷糊糊的一个激灵就跳了起来,眼睛瞪得铜铃大,早已经是强弩之末的身躯朝着棺材就扑了过去,撞得轰隆一声响都似乎没感觉到似的,两手拼命的往外抓。

    随着棺材一阵震动,那幻影在众目睽睽之下渐渐消失。

    太师夫人仿佛魔怔了似的,只顾着双手拼命的在坚硬的棺材上抓挠,直到双手血肉模糊都是不曾停下,终是在某一刻双眸死寂下来,崩溃大哭!

    “景儿啊!我的景儿啊!你那么乖,那么努力,怎么会这么年轻就死了,到底是谁杀了你!到底是谁这么见不得我母子二人好!”

    “老天为什么不要了我的命去,却要这般对待我的儿子,有什么惩罚,为什么不冲我来?”

    不管水月弯对这名妇人有多少偏见,但是此刻她觉得,身为母亲她是没话说的,更何况因为她方才的一通震动,导致空气中的水汽有些不稳,幻影就此消失。

    从某一个层面上说,这女人亲手毁掉了儿子最后的幻影。

    也是可怜。

    “小,小公子,你能救老夫的孙儿对不对?求求你,救救老夫的孙儿!这是老夫三代以下唯一的男丁啊!”

    徐老太师说着就要跪下了。

    水月弯瞬间避开。

    炎破天顺手搀起徐老太师,又将水月弯也是挡在身后。

    这小丫头的辈分实在太低,若是真的受了这徐太师一礼,只怕明日就会传出许多不好的传言了。

    “救是可以,本公子也是愿意一试,但是有一个条件。”水月弯道。

    徐老太师颤颤巍巍的站直身子,殷切的看着水月弯,眼中空茫的死寂逐渐被绝处逢生的希望占满,让人心生不忍。

    “在救人期间,你们绝对不能触碰小公子,就是见面也不行。”

    徐烨一愣,随后就是咬着牙一口应下,倒是一旁的太师多问了一句:“那若是远远的看一眼,可以吗?”

    “不可以。”水月弯唇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若是想小公子再死一次,那么就尽管见。”

    “徐太师,你且回府,小公子的身体,就先放在我这里。”

    “好。”现在太师府几乎是把水月弯当成是救命的毫毛,就怕不小心又惹的她不快,到时候那再一次的丧子之痛,他这把老骨头是再也承受不起了!

    有求必应。

    等太师夫人反应过来后,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

    太师夫人小心翼翼的问:“景儿,真的能活过来?”

    水月弯冷笑:“假的。”

    可是听她这么没好气的,太师夫人却是再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一个又一个的头就这么叩在了坚硬的檀木地板上,噗通噗通一声又一声如同撞击的鼓点,然后逐渐与心脏同步。

    “求求你,救救我家景儿,我,我给你当牛做马,哪怕是卖身给你当女婢我也愿意……”

    “本王介意!”炎破天黑着脸吼了一句,随后看向忧心忡忡的老太师,道:“贤弟的本事,本王信,那么,本王给你们立下军令状如何?”

    “炎破天!不可!”

    直到现在,众人才发现这小公子居然是一口一口的唤着炎破天的大名!

    “若是小公子救不回来,本王保你太师府。”

    徐烨闻言脸上忧色少了些许。有了九王爷的承诺,就算那帮小人打着太师府没有后人的噱头对太师府下手,那也要掂量掂量。

    如此,也就是最后的一关,就看景儿有没有这个福分从阎王殿回来了。

    那小兄弟说得对,已经是最差的情况了,再差还能差到哪里去?

    最不济就是现在,人死了,但是此番之后,还能得九王爷庇佑!

    这得失,就连他这个老成了精的都是难以计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