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五十四章救一个死了九天的人
    “若是本公子能让徐景复活,又会如何?”

    什么?

    救人?

    救一个已经死了好几天的人?

    这看上去非常人的小公子莫不是个傻子吧?

    现在这天气,小公子还没有火化,保不齐都已经烂掉了!

    这样救人?就算是国师大人都不敢如此夸下海口吧?

    众人几乎是一脸见鬼的表情,盯着那大大方方方站在正堂中,半点没有玩笑之色的小公子,随后动作齐齐一致的转向那脸色晦暗不明的九王爷,皆是在心中暗叹一声。

    看来这小公子是将九王爷当成那天神了,能够起死回生不成?这下子,九王府可是丢了大脸了,今日这排场有多大,那么时候人们提起时就会有多么不屑。

    当真是年少轻狂,看九王爷黑漆漆的面色。

    炎破天是很惊讶,但是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出口否决她,因为他知道水月弯只要说出口,就绝对不会是无稽之谈。

    这是他这么久以来对她的了解,最起码的。

    弄不好,这小女人还真的……

    炎破天选择沉默,放她自己去应对面前这震惊的太师府。

    “这根本不可能!”

    现任太师是第一个开口反对的,一张冷冰冰的脸死死的板着,一丝不苟的样子就知道这人绝对是个不知变通的顽固,若是不知这人的身份是真的,她会很怀疑那死掉的是不是他的亲生儿子。

    “太师不愿一试?”

    太师这几日明显也是沧桑了些许,微红的眼眸含着几不可见的悲痛,反问道:“难道本官该尝试这荒唐之事?”

    太师府这几天几乎把全国都的大夫都给请来了,就连皇帝陛下他都去打扰了一番,借了数个太医,但是结果却都是毫无反驳余地的四个字。

    节哀顺变!

    那些都是白须飘飘的的老者,要么就是皇帝陛下都赞誉有加的国手,再跟面前这个明显只有二八之龄的小少年比起来,更应该相信哪个,太师认为完全不需要推敲。

    太师夫人终于是不在压抑着哭声,她用一双通红的眸子瞪着水月弯,几乎是咆哮着出声道:“我儿被你杀了不说,就是死了你也不让他好过是吗?你到底去景儿有什么仇啊!居然要这样折辱他!”

    折辱?

    是水月弯蹙眉,盯着那太师夫人道:“什么是折辱?人已经死了约莫九日,你们却没有让他立马下葬,二十在这时间继续呗腐浊之气侵蚀;今日是九王府少哟偶的热闹日子,你却扛着尸体来找阳人晦气,你也不怕你儿子在地府被煞气灼了眼?”

    “最后一条,你口口声声说我杀人,方才的话你是一句都没听进去是吗?如今人在你眼里已经死了,但是有救你却不救,这与亲手杀了他有什么分别?”

    “你住口!别以为本夫人不知道!你原本想傍上景儿,但是景儿拒绝了你便杀了他!转头又傍上了九王爷,你一个男人,也真是好手段!只可怜了我的景儿,现在白发人送黑发人,也不知道他在地下害不害怕。”

    话落,毫无形象的痛哭出声。

    水月弯几乎要被气笑了,讽刺道:“本公子一个男人,能有什么手段去傍上堂堂的九王爷?太师夫人你倒是教教我啊?”

    “谁知道你用什么龌龊难堪的手段!下贱坯子!自甘堕落!”

    “太师夫人家教还真是好,想必做过不少这事情吧?怎么?如今儿子死了,你就忍不住了?蠢妇!”

    太师夫人大睁着红肿的眼眸,怒吼着扑了上去,尖啸道:“小贱种,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你有什么资格这样骂我!就是你杀了我儿,就是你!你个小贱种!皮肉生意的男娼妓!”

    “放肆!”

    炎破天俊脸漆黑,一挥袖袍,那太师夫人就被一道强大内力给掀飞了出去,砸塌了一张圆桌,饭菜酒水洒了一地,人也是一口气没上来,就这么晕了过去。

    太师急忙忙的跑上去把自己老婆给扶了起来,随后中实施带着些怒气的看向了炎破天,咬牙切齿道:“九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炎破天低斥一声,盯着那已经晕死过去的太师夫人,声线隐着磅礴的怒气:“本王的贤弟不计你们诬陷之仇相帮你们救人,你们不知感恩也就罢了,还拒不相信口出恶言?”

    “当真将本王当做不存在的?嗯?”

    最后一个尾音上扬,十足的危险感密密麻麻的透体而出,众人简直就能看到那遍地的尸山血海,炼狱蒸煮!

    太师咬了咬牙,看了眼一身杀气的九王爷,再看看怀中晕过去的爱妻,却是只能不甘的住了嘴。

    水月弯拉拉炎破天的衣摆,顿时那让全场之人都有些窒息的严厉顷刻间散去,众人只觉得浑身的冷汗是流了又干,心脏都快不堪负荷了。

    “其实,也没有想象的那么麻烦。”水月弯乘着众人被炎破天震慑住的时候,似笑非笑的开口道:“反正人都死了,再差又能差到哪里去?”

    “直接烧了下葬,或者是从阎王爷那里将人拉回来,你们自己选。”

    在场众人同时感到一阵晕眩。

    即便是到了这个地步,这小公子居然还是不放弃救太师公子?

    但是……这怎么可能!

    “呵呵,贤弟到是好自信,本宫也想好好看看呢。”太子在边上看了许久的戏,此刻终于是开口道,一声贤弟险些叫水月弯吐了出来。

    炎破天要是这还能忍,就不是炎破天了,当场就是怼了回去,丝毫不顾及太子之尊:

    “太子脸可真大,本王的贤弟,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了?”

    “呵呵,既然贤弟先事徐景,又投了九皇弟,那么,下一个未尝不是本宫啊……”

    话还没落,太子就被人一把拎小鸡崽儿似的给拎了起来,对上的就是炎破天那双残酷的双眸,其中所含的深寒戾气使他毫不怀疑,下一秒这个疯子就会不顾及兄弟之情将他撕碎喂狗!

    “行一。”

    行一应声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与炎破天一般的满脸的都是冷漠之色。

    “太子最近嘴巴太脏,你将他倒挂起来,晒个三天三夜,不准给水,不准给饭,哦对了,那身衣服也扒了吧。”

    其实炎破天更想将这太子直接给丢进小倌馆里去!

    别以为他听不出来这两人话语里的意思!

    居然敢这般折辱他的女人!不好好惩治一番,还当真以为他好脾气不成?

    顿时几名暗卫不顾脸色豁然大变淡淡太子殿下,直接将人打晕了扛走就连太子身边带着的侍卫都是被一道捆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顿时室内一阵阵倒抽气声响起,苍老的声音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响起来的。

    “小公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