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五十三章我要是能把他救活呢
    炎破天这一回却是没有说话了,因为怀中的小女人似乎终于是忍不住想要说些什么,那小手将她腰侧都给拧痛了。

    水月弯好不容易从他怀中挣脱出来,狠狠的瞪了那明显还有些留恋软玉温香的炎破天,随后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物,正式出现在了太师府一行人以及太子面前。

    顿时这一群人包括太子都是一阵恍惚。

    “不知太子又是从何处听来是本公子杀了太师府的小公子?”

    冰冷的嗓音如同冰珠敲击杯中,悠悠荡荡的传入在场之人耳中,众人不自觉的就开始思考起他那个问题。

    是啊,太子怎么那么肯定?

    “本宫看到了。”太子有些阴沉的眸光长久停留在水月弯脸上,流连忘返。

    顿时,某人又打破了醋坛子,两指成剪,半点不手软的直取太子双目而去!

    “炎破天!”水月弯急急抱住他的手,险险的把他拦了下来,此刻炎破天长指距离太子那双眼睛不过寸许!

    只差一点,这位一水国的储君就要变成瞎子了!

    “哼!一双眼睛,该看的不看,不该看的到是看的勤!”炎破天阴森森的道,凌厉的双眸带着些未褪去的残狞之色,不屑的道。

    这一语双关大家可都是听懂了。

    但是这个不怪人家太子才对啊,要怪就怪你家贤弟那容貌,就是男人也想多看两眼啊!

    太子额角流下一滴冷汗,气急败坏道:“九皇弟!你在做什么!”

    “不知道?那再来一次?”

    话音刚落,没被水月弯抱住的那只手又是缓缓抬起,太子条件反射的一躲,引来炎破天嗤笑一声。

    太子脸都绿了。

    水月弯有些嗔怪的看着炎破天,不期然的对上那双凤目中的笑意,不自然的别过头,看向那正恶狠狠盯着炎破天的太子,突然间,也是一指就过去了!

    只是还没到达双眼就停下了,但是太子依旧是被吓了一大跳,差点没尖叫出声。

    “太子还记不记得,凤凰楼中,本公子是见过你的。”

    太子全副心神都在面前这两根玉葱指上,就怕它徒然一下子就杵了进来!

    要知道,他可是不会武功啊!

    又不像炎破天一样从小就在战场上翻滚,那武艺好得很!

    “本,本宫不记得!”

    “可是我记得,那个时候,你好像还想请我上去聊天。”

    这话一出口,水月弯觉得自己抱着的那只胳膊又蠢蠢欲动了,只能暗中微微用力的掐了他一把,这才又安静了下来。

    “不错,本宫当时觉得小公子身手甚好,只是没想到你居然这般……”

    这话一出口,太子没说完……脸色又是青了青。

    这刚说没见过,现在又说自己当初想要请人家上去凤凰楼?

    尊贵的太子殿下,请问您到底是咋地?

    “……这般骄傲,居然拒绝了本宫的邀请。”

    太子急中生智,就这么给圆了回来。

    这话听出来没?你拒绝了,所以咱俩没见过,所以本宫是在暗处看着你杀人的,别想抵赖

    “哦,原来太子看到我杀人了啊?”

    “是又如何?”

    水月弯微微一笑:“只是,当初你明明能有机会救那小公子,你为何不救?然而追着我跑?”

    “难道徐景的命,还不如一个江湖游客来的金贵?”

    这江湖游客,指的自然就是她自己了,正好与当初那将**从申氏那里救出来的身份对上。

    太子一顿。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身后太师府一行人的愤恨目光,心下又是一阵呕。

    怎么方才不敢瞪着炎破天,现在居然敢瞪着他这个太子看!到底谁才是太子!

    “就算是被长刀穿胸而入,徐景当初也是活着的,只要在一息之内将断刀取出,在止住出血,区区的穿透之伤,不至于会闹到出人命。”

    所以太子,徐景的死,你自己也别想摘的干净,就凭这见死不救的罪名,炎破天不惧,你却是有一壶好喝的!

    太子只觉得这小公子说话全都是放屁!

    他太子府的配备他自己知道,那么长的刀捅进身体里,从来就没有能活下来的!

    难道他以为自己是国手在世?不对,就算是国手,这么重的伤,也绝对救不回来!

    “就算是如此,本宫当时只想着将这穷凶极恶之徒抓捕,那你呢?你当初也在凤凰楼,你也看到了,为什么不救?”

    “当时太子派了人要杀我不是么?本公子当初是想救人的,但是自己的命都快没了,那里还顾得上别人?”

    “荒唐!满口胡言!本宫当初是在你逃出去之后才派人追上去的!”

    “太子你是不是傻?”水月弯唇角露出一抹讽刺的笑意,“我都知道有个大人物在凤凰楼待着,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一届小平民可是害怕的很,能不跑么?你还派人追杀我,要不是碰上九王爷,此刻我早就被你弄死了!”

    双方都是有所保留。

    水月弯隐瞒了自己与那侍卫的争斗,而太子也是决计不敢暴露出那侍卫的存在,即便是那人已经被他处置了,但是依旧是不行。

    因为当初请他去宴会的那些公子都知道,那侍卫是他太子府的人,当时他警告过,但是他知道,他的一切警告,到了炎破天这里全都没用。

    这男人战场上训练出来的手段,绝对会把那帮孙子整的哭爹叫娘,到了那个时候,自己才是百口莫辩,纵凶杀人的罪名一旦坐实了,境况绝对比现在的见死不救来的恶劣。

    太子这么做,是好理解的;但是水月弯这么做,就有些难以理解了。

    但是炎破天只要看她的眼就知道这小女人的想法。

    不过是看着这老太师,有了些恻隐之心罢了。

    若是真的对上太子,那他为了脱罪可是什么肮脏手段都使得出来的,那么太师府,不日必亡!

    太子哑然。

    水月弯果然如炎破天想的那般,丹凤眸缓缓落在那已是风烛残年的老者身上,目光在他通红的老眼上停了停,轻轻浅浅的话音就这么传出,但是说出来的话,即便是镇定如炎破天也是愕然一惊。

    “此时与我并无太大干系,但是此番连累了九王爷也是趟了浑水,我只怕不能再袖手旁观。”

    “若是,我能救回太师府的小公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